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79dd.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33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两只黑色的漆皮过膝高跟靴本来就十分性感,现在又染上了两人的鲜血——血淋淋的黑色漆皮靴筒在昏暗的地下室灯光下变幻着的光泽,显得无比妖艳。
  李雅低头欣赏着自己脚上美丽无比的染血高跟靴,心中得意极了。她又瞟了一眼在高跟靴下不停呕血的胡佑川,嗜虐欲望更加高涨。她娇笑一声:「呵呵呵,看你的样子一定很爽吧?呵呵,别急,接下来还有呢!」

  李雅说着右脚立在芷兰的肚子上,左脚高高抬起。

  这样李雅的全部体重就全部压迫在了芷兰柔弱的肚子上,坚硬的皮靴在肚皮里陷得更深了。芷兰痛苦地扭动着身体,虚弱地呻吟起来。

  李雅轻蔑道:「这就受不了了?小贱人就是不禁踩。好好看看你的男人吧!」
  高抬的左脚重重剁下,美丽的黑色漆皮过膝靴再一次残酷地踏在胡佑川的肚子上。

  随着一声重物砸在破麻袋上的闷声,胡佑川又是一小口血吐出来,然后嘶哑地惨叫起来。

  「啊——」

  「声音不错。再来看看这边。」

  李雅换成左脚立在胡佑川肚子上,右脚高提起来。

  看到那性感的高跟靴高悬在芷兰腹部上方,胡佑川双手握住踩在自己肚子上的李雅的左脚,虚弱的哀求道:「不、不要……求你、求你不要踩芷兰……」
  李雅冷笑一声。

  「本小姐偏要!」

  李雅右脚闪电般剁下去,黑色过膝靴正正踩在芷兰的肚脐附近。芷兰的身体比胡佑川弱得多,这一下被踩得上半身再次弹了起来,然后又是一口血喷在了李雅的美腿高跟皮靴上。

  「啊……啊啊……」

  芷兰的惨叫非常虚弱,李雅听了满意地点了点头。

  「小贱人哀嚎得倒是挺好听——那我们继续。」

  李雅一边说,一边在两人的身体上开始了血腥的踩踏舞蹈。

  她傲慢地矗立住胡佑川和芷兰的身体上,两只性感的黑色漆皮过膝高跟靴踩在两人的肚子上,两条修长的美脚一左一右交替用力,两只高跟靴轮流抬起又剁下。

  沉重的防水台一次次无情地踏击在两人柔弱的躯干上,把两人踩得死去活来。在雨点般的疯狂踩踏下,两人毫无抵抗之力,肋骨一根接一根被生生踩折,内脏也破裂好几个。严重的内出血使得两人一次又一次狂吐鲜血,惨叫声一浪接着一浪,整个地下审讯室中都回荡着两人的惨叫声。

  疯狂的踩踏让李雅变得十分兴奋,内心的嗜血欲望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她一边俯视欣赏胡佑川和芷兰的惨象一边得意地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啊?和心上人一起在本小姐的靴下挣扎的感觉如何啊?来,再让你们尝尝本小姐这金属靴跟的滋味……」

  李雅美足脚尖稍稍抬高,向两人亮出了两支寒光闪闪的十五厘米金属高跟。
  芷兰绝望地哀求道:「不、不、不要啊……」

  李雅狞笑一声,高跟猛地往下一剁。

  可怜胡佑川和芷兰血肉之躯,哪里挡得住女军统过膝靴下两支如同刑具一般锋利的恐怖高跟?两人凄惨地尖叫,眼睁睁看着那细长得令人战栗的锋利高跟一次又一次扎进自己的身体,一直到整整十五厘米长的高跟整个儿都没入肚皮下。
  在凄惨的尖叫声中,两人腹部很快就布满了恐怖的血洞,每一个都在汨汨地往外涌血。芷兰原本浅蓝色的民国式女生校服被血染红了一大片,连地上都是一片血泊。一开始,胡佑川还试图用颤抖的手去挡,可这哪里挡得住?高跟几次剁下来,胡佑川的一只手掌便被生生剁得残了。

  李雅笑得越发得意了。

  「啊哈哈哈哈,舒不舒服啊?哼哼,上海滩多少贱男人跪着想舔本小姐的靴跟呢,这下全便宜你们两个狗男女了……喂,这可是本小姐的赏赐,要好好享受啊。」

  「啊啊……啊……」

  「呜呜、啊——」

  「呵呵呵,叫得真是好听啊……来,继续叫啊,让本小姐再开心一点,哈哈哈哈……」

  疯狂的血腥舞蹈持续着,踩踏处刑给李雅带来了巨大快感,让她感到无比享受。胡佑川二人痛苦挣扎时发出的撕心裂肺惨叫声,更是让李雅得意万分。高涨的欲望和极度的兴奋让李雅一改平时的冷艳形象,放声大笑起来。

  阴森恐怖的地下刑讯室里,非人的惨叫声和快乐的大笑声此起彼伏,汇成了一曲施虐与被虐、快乐与痛苦的交响曲。

  地狱般的踩踏酷刑持续了足足半个小时。疯狂踩踏带来的巨大快感让李雅无比享受,紧身的黑色军装皮裙下蜜水直流,黑色蕾丝内裤和黑丝过膝长袜湿了一大片。

  而在她的靴底下,一对小情侣奄奄一息,已经被踩得像血人一样了。

  胡佑川身体比较强壮,还能不时呻吟两声,身子较弱的芷兰已经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要不是胸部还有一点微微起伏,小姑娘就跟死人没什么两样了。
  李雅这才恋恋不舍停住了美腿的动作。

  她将皮靴踩在胡佑川血肉模糊的胸口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傲慢地问道:「怎么样,现在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吧?」

  胡佑川咳了一口血,虚弱地说道:「住、住手……别、别再……」

  李雅得意地将皮靴狠狠一旋转,痛得胡佑川全身又是一阵颤抖。

  「呵呵,想舒服一点?那就求本小姐啊?」

  「我、我……」胡佑川嚅嗫了几下,最终还是将哀求之词大声说了出来:「我求求您、别、别再……别再踩了……我、我受不了了……」

  说着胡佑川眼泪就流下来了。曾几何时,他坚信凭着自己对革命的忠贞和坚定的意志,无论受到怎么样的折磨都不会屈服的,但现在,他最终还是屈服在这个美丽狠毒的女军统的脚下。被踩在性感的过膝高跟靴下,像奴隶哀求主人一样向虐杀了无数革命同志的李雅求饶,这对自认为是坚定革命者的胡佑川来说是莫大的屈辱。

  「哦呵呵呵……」李雅得意地戏谑道:「早知如此,何必白受了这么多罪啊?不过,这样也不错,让本小姐开心了这么久,呵呵呵……」

  胡佑川在高跟靴下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出于对革命事业的忠诚,他拼命咬牙坚持,在高跟酷刑中苦苦煎熬,可到最后,这一切换来的,竟然只是李雅的快乐。
  李雅得意地笑了一阵,神色一凛,厉声问道:「下个星期你们党代会的具体开会时间和地点,快老实交代!」

  「开会时间是下周五晚上,地点就在、就在……」

  胡佑川话说得一半,突然又犹豫了。

  作为一个地下工作者,胡佑川非常清楚这份情报泄露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一旦他供出党代会的时间地点,那就等于是将同志们的性命送到李雅的手掌心中。而胡佑川深深知道,落入李雅魔爪中的猎物,是没有任何逃脱机会的。届时,聚集了大批地下党人的会场必将成为李雅肆意屠杀的修罗场。胡佑川不敢想象,到时候会有多少革命同志痛苦惨死在李雅无情的美腿长靴之下。

  而且,胡佑川听说这次开会的人员中还有不少地下革命党的高层领导同志。这些同志掌握着整个长江地区地下革命党的组织情报,所有重要潜伏者的名单和联络方法都在这几个同志的脑子里。虽然按道理来说这些同志都是极度忠贞的优秀地下工作者,是宁可牺牲性命也不肯出卖组织的忠诚战士,但是,胡佑川已经亲眼见识过李雅的残酷手段了。他心里清楚,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人能够熬过李雅的酷刑折磨的。只要到了李雅的审讯室,用不了多久,那些高层的领导同志也会一个个跪倒在李雅的靴下,抱着她的高跟靴痛哭求饶,同时把自己知道的一切情报统统招供出来。

  这也就是说,一旦他胡佑川招供了,那就意味着不仅仅是南京城内的同志将会遭到李雅的屠杀,就连整个长江地区的地下革命组织,也将在女军统美腿高跟靴的践踏下灰飞烟灭。

  对于李雅来说,这毫无疑问将是一场极为惬意的血腥盛宴,但对党的革命事业而言,却将是一次十分致命的沉重打击。

  这种成为党的历史罪人、将被永远钉上耻辱柱的事情,你叫胡佑川如何下定的了决心?

  见到胡佑川犹豫,李雅轻蔑地冷笑一声。她抬起美腿,将性感的过膝长靴移到胡佑川脸部上方。

  寒光闪闪的十四厘米金属高跟悬在胡佑川眉心上方不到2厘米的地方,锋利的高跟尖儿就对准了他的眼睛。

  胡佑川瞳孔中倒映着高跟的寒光,牙齿不住咯咯打战。

  他知道,只要李雅美腿稍稍往下一沉,锋利的高跟轻易就能扎进他的眼睛里。
  以金属高跟那十四厘米的恐怖长度,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他的头颅扎个通透,让他当场横死靴下。

  但是,李雅却没有踏下去。她像是在戏弄胡佑川一样,将高跟靴在胡佑川两眼之间来回移动,时不时用金属高跟触碰一下他的眼睫毛,不断将恐惧施加给心理防线已经崩坏的胡佑川。

  胡佑川牙齿战战,恐惧得脸都变形了。

  李雅居高临下地欣赏着胡佑川的恐惧表情,傲慢地问道:「怎么,决定好了吗?」

  胡佑川终于彻底崩溃了,他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大声说道:「在极勒菲尔路的大天地游乐场!党代会的地点就是那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79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