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24ee.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41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露本性金莲渐被疏远
 
  自打入了西门府,金莲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深得西门大官人宠爱的她 一时间风头无两,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可是俗话说的好啊,花无百日红,人无 千日好。在一起的时间长了难免会磕磕碰碰,这不,这日午后金莲又因琐事和西 门帅哥吵了起来,偏巧我们的西门大官人早上和另一大户谈生意谈得很不愉快, 一怒之下舍了金莲拂袖而去。
 
  金莲一愣,随即又大发脾气,把茶壶茶碗的丢了一地。大官人走出去不久想 到自己刚才的做法有些不妥,折返回来想给金莲陪个不是,哪知道推开房门就看 到一地狼藉的景象。西门庆气的一指金莲,想说什么却最终没说出口,一摔房门, 头也不回的去了。
 
  金莲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想想近日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少时候都是无理取 闹,但是西门庆一直都没和自己计较,而自己并没有将他的宽容当回事,愈发的 得寸进尺起来。瞧得今日大官人离去的模样,该是真的动了怒,这下可如何是好。 会不会从这以后他就不理我了,他不理我了我可怎么办?
 
  整个下午金莲都傻坐着胡思乱想,越想越伤心,越想越难过。想去给自己的 夫君陪个不是又放不下身段儿来,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金莲终于坐不住了,就 打算去找西门庆服个软。但是金莲来到书房却扑了个空,问过下人得知老爷去了 别的女人房里,一时间金莲如遭雷劈,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失魂落魄的金莲回到房里呜咽起来,哭罢多时,金莲命下人取来烧酒想要来 个一醉解千愁,金莲一杯接一杯,不多时就喝高了,借着酒劲又骂起西门庆来, 三骂两不骂的,竟然鬼使神差的将武大的事情给说了出来。碰巧被府中让王员外 收买的眼线赵老六给听了去。赵老六心中一乐,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 夫。
 
  转头就将此事通报了王员外,王听后大乐,赏了赵老六不少银子,并委托他 向金莲传达自己的意思,这之后就有了金莲和王员外的一段故事。和金莲闹了不 愉快后,西门大官人来找过金莲数次,但巧合的是每次来都扑了个空,一来二去 我们的西门帅哥也起了疑,这金莲隔三差五的就往外面跑,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这一日和王员外云雨后回府的金莲刚到房门外就和推门而出的西门庆来了个大眼 瞪小眼。
 
  「娘子,这些日子为夫来找过你数次,均未得见,敢问娘子近日在忙些什么?」 西门庆有些不悦的问道。猛地撞见西门庆的金莲先是一阵慌乱,随即很快的镇定 下来,「官人,前些日子惹你生气是我不对,想于你道歉却羞于启齿,无奈下只 得跑去寺庙向菩萨悔过。」
 
  西门庆摇了摇头,将金莲抱在怀里。「哎,娘子啊,夫妻都是床头打架床尾 合,为夫这段时间不见你心中其实也是十分想念,前日之事为夫也有不当之处, 还望娘子海涵啊。」听到这儿,金莲知道西门庆原谅了自己,满心的欢喜,趁热 打铁道:「官人你知道吗,奴家这几次去庙里不光是悔过,还求菩萨能赐给官人 一个大胖小子呢!」
 
  闻听此言西门庆心中大乐,连日来的不悦之情一扫而光。「哎呀,娘子有心 了,庆在此谢过娘子了。」言毕西门庆大笑着抱起金莲进了屋,随即男女欢好的 声音传了出来……其实西门庆家大业大,生意上一路顺风顺水,少有磕绊,还娶 得一屋的美娇娘与自己相伴,唯一的遗憾就是一直没有子嗣。金莲今天的话可是 说到西门庆心里去了,让他如何不乐?几番云雨后金莲浑身软绵绵动弹不得,西 门庆也觉得通体舒泰。兴头上的西门帅哥忽的一骨碌身站了起来,说是要去给金 莲买个礼物,然后就乐呵呵的出去了。
 
  见到大官人回心转意的金莲内心自然也是十分的欢喜,却猛然间想起了王员 外这冤魂缠腿的家伙来。「姓王的,近日来已经让你占了老娘不少便宜了,马上 老娘就要叫你连本带利的全吐出来!」金莲恨恨的想着……(写到这里,总算把 王员外这一段交待完了,倒叙写法果然有难度啊!)
 
  「五娘,五娘,到了,该下船了!」春梅轻轻的呼唤。原来金莲刚才想事情 想的出了神,竟是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奥,已经到了啊,那便回府吧,回了府 我们还有一件事情要做呢。」说到这儿,主仆二人神秘兮兮的一笑,看来,今天 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天啊。
 
  此时,在西门府金莲的房内,被捆的像粽子一样的赵老六刚刚醒了过来。发 现自己手脚被缚,嘴巴被堵,给人塞在了床底下。回想起来记得是金莲说有事要 自己转告给王员外,哪知道自己刚进门脑袋后面就挨了重重的一下,瘫倒在地的 自己仿佛看到金莲和春梅不怀好意的笑脸,然后,就啥也不知道了。
 
  现在想来金莲这番行事想必是要对自己不利,听了听房内没有什么动静,他 知道金莲主仆二人不在。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想坐以待毙的赵老六玩命的挣 扎起来。
 
  竟是成功的从床底下钻了出来,喘了喘气,背靠着床柱慢慢站起身子,接着 赵老六一下一下的往门口蹦去,心道:只要蹦到门口合身撞开房门,就能叫其他 人发现自己,自己就得救啦!心中欢喜的他光顾着盯着门了,没注意脚底下,被 一条突出的凳子腿儿绊了一下,向前栽倒,要换了平时倒也无妨,伸出两手撑一 下,顶多破点儿皮,但现在赵老六被人捆成了粽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地板在自 己眼前放大,我日~ 赵老六心中一片凄凉,随后脑门儿「嘭」的一声和地板来了 个亲密接触,当下就不动弹了……
 
  心中有事的金莲主仆二人上了岸后没有耽搁,直接就回府了。推开房门就见 到赵老六脸朝下栽倒在地一动不动,吓得两个美人儿花容失色,赶忙闭了房门, 也不知道这赵老六是怎么的就从床底下跑到了门口来,看样子如果不是发生了什 么意外导致他晕在这里,后果将不堪设想。金莲春梅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 里看出后怕来,随即一股无名火从两个美人儿的心头冒了出来,看了看地上的男 人,二人过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下手之重,竟然将晕过去的赵老六给生生的打 的醒了过来。
 
  「呜呜呜呜呜」醒过来的赵老六见到金莲主仆二人,吓得魂不附体,当即跪 直了身子,频频叩首,想让金莲放自己一马。刚刚发泄完的两位美人儿站在一边 呼呼娇喘,看着赵老六的窘态竟是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这位赵老六今天也是倒 霉,被金莲叫至房中被春梅一记闷棍放倒,醒了以后又自己一头栽晕过去。 
  现下脑后一个大包,头前一个大包,看上去就像是大脑袋上长出两个小脑袋 来一样,端的是滑稽可笑。
 
  看到两位美人儿笑了起来,不明就里的赵老六以为自己的救了,赶忙接着给 两位姑奶奶磕头,却被金莲上前一步抓住脑袋顺势往地上一甩。地面再一次在赵 老六眼前放大,然后「嘭」的一声,倒霉的家伙再一次华丽的扑街了。
 
  「狗奴才,本来想给你一个痛快的,不想你竟生出这么多是非来,不让你多 遭点儿罪,难消我心头之恨!」金莲恨恨的说着,回头望向春梅,「春梅,你说 说怎么处置他为好?」
 
  「五娘,春梅不知道,一切都听五娘的。」春梅吐吐舌头道。「呵呵,小机 灵鬼儿,还有你不知道的事儿啊,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讨人喜欢的样子。」金莲 眼珠转了转,趴在春梅耳边小声的嘀咕,言罢春梅点点头:「一切就依五娘的。」 两个女人阴阴的笑着,赵老六,这回你可要悲剧啦~
 
  一日之内连续晕到三次的倒霉蛋赵老六又一次醒了过来(这哥们儿打不死的 小强啊,不过打不死的小强这回悬了~ ),眼前一片漆黑,身体依然给绑的结结 实实,而且好像身处的空间十分的狭小,甚至连翻个身都很困难,赵老六心中害 怕,又呜呜的叫着挣扎起来。忽的眼前一亮,金莲和春梅两颗漂亮的脑袋凑到了 自己上方,看着自己呵呵的笑,笑的赵老六心里毛毛的。四面一打量,发现自己 给撂在了一个长条的木盒子里,也不知道两个毒妇要怎么对待自己,心中暗道要 坏。
 
  「哈哈,想不到这厮这么快就醒了,既然醒了,那我们就开始吧。」但见金 莲褪下亵裤撩起衣裙蹲在赵老六脸上,对着春梅一点头,春梅会意拿过一张草纸 来盖在男人的口鼻上,金莲下身一松,一串金黄的液体喷洒在草纸上,草纸吸了 水迅速变软,贴在了赵的脸上,赵老六眼瞅着金莲尿在自己脸上却无计可施,满 心悲愤的他只闻见一阵的腥臊,然后就感觉到自己的鼻子给封住了,为了活命赵 使劲儿的一吸一喷,竟是将草纸喷出一个洞来,快速的喘息着。
 
  「哟,狗奴才挺行的嘛,这方法你都能想得到,今天就要看看是你厉害还是 我厉害。」金莲坏笑,将美臀晃了晃调整了下姿势,让自己蹲得舒服一点。 
  随后春梅又盖上一张草纸,金莲继续尿,赵老六继续喷……话说这赵老六也 真是厉害,金莲一泡尿都尿完了,脸上也盖了不下四五张草纸,但是都一一的被 他弄破了。「得救了。」赵老六贪婪的呼吸着带着浓浓女人尿骚味儿的空气,也 不知道是个啥心态,竟然露出陶醉的表情来。
 
  「哎呀,真讨厌,居然还活着,我不行了,春梅,换你来!」金莲起身穿弄 好衣裙对春梅道。「是,五娘。」春梅乖巧的一点头,和金莲换了位置,继续金 莲未完成的事业~ 原以为得救的赵老六不想金莲刚走春梅就来了,紧接着被一张 草纸盖住口鼻,春梅见机立即放尿将草纸打湿封住赵的呼吸。连续喷破四五张纸 的赵这会儿本就有些力不从心了,现在换上春梅这个生力军,当下就落了下风。 
  而且春梅尿的又快又急,打湿一张草纸就立马示意金莲再来一张,赵老六一 张纸还没弄破第二张就来了,紧接着就是第三张,第四张。被连续多张草纸闷住 口鼻赵使尽浑身解数也不能摆脱困境,周围充斥的尿骚味更是让他雪上加霜,更 要命的是春梅这丫头也不知喝了多少水,尿这么足,都接连打湿四张草纸了还势 头依旧,示意金莲继续,金莲娇笑着点点头继续将草纸往上加,又加了两张后, 春梅尿尽。
 
  主仆二人一起俯下身子看着无法呼吸的赵老六,但见赵脸上盖了厚厚的一层 草纸,摇头晃脑的徒劳的挣扎着,胸口剧烈的起伏,身体玩命的扭动,但是草纸 依然牢牢的贴附在他的口鼻上,完全的封死着他的呼吸。眼瞅着赵的脸由黄变红, 由红变紫,渐渐的变成乌紫色,身体的挣扎扭动和痛苦的呜咽声也慢慢减弱,最 终脑袋一歪,给儿屁着凉了。
 
  两个女人注视着失去生命的男人尸体,突出的双眼和青筋暴起的额头及脖颈 诉说着他死的是多么的痛苦,但恰恰是这痛苦给两个施暴者带来了难以名状的快 感,两个美人儿下身一阵酥麻,竟是同时泄了身子。倘若赵老六看到这一幕不知 他作何感想。办完了事儿,金莲和春梅将盒子盖上盖子封好,到后半夜趁着没人 在后花园刨个坑给埋了。
 
  赵老六就这样失踪了,人们只当他是偷了主人家的东西跑路了,没人想到其 实他是给金莲弄死埋在了后花园里,花园中的牡丹开的依旧美丽,并不因为它们 见到了肮脏的一幕而影响它们怒放的心情,只是没人知道,西门府后花园的牡丹 花丛下,真的有一个倒霉的风流鬼。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2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