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5aa.com 加入收藏夹!



前言
  在原本的设想里面,《花劫》是一篇和《黄祸》同样篇幅的长篇,后来因为种种原因,造成《花劫》篇幅的缩短,大量的内容转移到《黄祸》中,《花劫》中的人物和事件,都变成了《黄祸》的铺垫,现在就把《花劫》看成是《黄祸》的前传吧。
  《花劫》从初版(当时叫《武林花劫》)到现在的版本,其中经过了三次大的修改,目前的版本算是笔者自己比较满意的一个了,敝帚自珍,希望喜爱本文的读者收藏时能以这个版本为准。
  特此声明:本书作者为----金银妖瞳
  2003。06。21修改重发于:情色海岸线、羔羊
  引子 凡人的时代
  大勤朝钱龙年间,朝廷以威恩兼治天下,一方面历经本朝数代的辛苦经营,民众休养生息、边境四海宾服,尚称得上国泰民安;而另一方面,为了巩固本朝的统治,朝廷也使用文字狱高压对付天下士子,使得众士子对政局不敢多言半字,考据之分大盛。是以虽然表面上四海生平,但朝廷、江湖上却均波涛暗涌,天下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太平。
  生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对于“英雄”们来说无疑是场悲剧!为文不能直舒胸臆畅所欲言,学武无法开疆拓土天下布武,只能在考证古籍、拍马逢迎中度过本不应平凡的一生!
  这本应是个平静的时代。
  可是,却有一个出身平凡的人,在这个平凡的时代里,做出了一番绝不平凡的事来。令到今后的整个天下,都蒙上了一层血色的阴影。
  第一章 出墙的红杏
  天色渐暗。京城外十里的青云山脚,一个青年男子倚马正在等待着什么,只见他相貌清秀,虽非什么出色的美男子,但若不以太严格的标准来衡量,倒也可算得“英俊”之列,不过现在的他神色略现慌张,显然,他在等待的事物并不寻常。
  此时官道上一骑悄然而来,马上之人身材曼妙,是个一身劲装的女子,却以黑纱蒙面,左顾右盼,好似也在害怕着什么……
  青年男子悄然走到道上,确定马上之人已经见到他的身影后,便转身向旁边的山道走去。此时马上之人也跃下马来,将马绑在道旁树上,便也紧随那青年后步上山道。
  不消片刻,二人已到了山腰一座小庄园,这座庄园背山而建,大门紧闭,青年人在门前提气一纵,飘然越过庄墙。这时他后面的女子也从外面跃起,在墙上轻轻一点,再飘向院内。
  不等她身形落地,男子飞身跃起,一把抱住她的娇躯:“师娘!小心哦。”然后他的嘴已经急速的找到她的香唇,深深的给了她一个销魂之吻。
  师娘?他抱着的女子,竟然是他的师娘?
  “小吉,想死我了!”怀中的“师娘”似乎比那男子更急不可待,纤手已经伸到他的裆口,用力抚摸他那已经稍微有点发硬的肉棒。青年男子知道那女子等这个机会已经至少有三个月之久,一时得偿所愿,欲火当然是一发而不可收,这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先好好的满足一番。
  这个年轻人名叫王吉,是京城“幻剑门”弟子,跟他的名字一样,其人也只是一个平凡的武夫,在“幻剑门”里他排行十四。“幻剑门”在江湖上名头不小,掌门人,也就是青年的师父,“幽燕一剑”君浩然,更是号称黄河以北的第一高手,师娘“白衣素剑”南宫晖本是南宫世家的三小姐,与君浩然夫妇联剑江湖15年,也是一名闻名的女侠。
  至于“幻剑门”中的年轻一代,大师兄毕超然,二师兄周华倜,六师兄张笛和九师兄白云都已在江湖闯下名头,人称幻剑四少,再加上师父的义女,师姐君燕和比王吉还小的师妹赵萌萌。幻剑门“四少双艳”在京城一代可谓是妇孺皆知。
  比起各位师兄弟,王吉的武功可谓是门中最不值一提的一个,他的父亲本是御史,在朝中素以直言敢谏闻名,后出任广东巡抚,远行之前便将他交托给他的好友,也就是王吉的师父君浩然。
  因为这层关系,君浩然对王吉自是青眼有加,但可惜王吉从小喜文不喜武,生性又非勤奋之人,入门数载,武功却无多大长进。师父见他如此,也不好大加鞭策,反正门中人才济济,就让他以读文为主,练武倒成了可有可无之事。
  可是师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个不长进的十四弟子,居然和他的妻子有了苟且之事!
  一切开始于去年的那个中秋……
  八月初六,师父带同大弟子毕超然,二弟子周华倜和九弟子白云赶赴嵩山,参加五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六弟子张笛此时正在河北帮助京城第一名捕铁面抓拿武林败类采花贼梁蜂。因此一时“幻剑门”中冷清了不少。
  中秋这天,师娘南宫晖在院中摆下筵席,召集门中弟子赏月,当晚师娘心情颇佳,便叫王吉弹奏一曲。王吉欣然从命,他的琴技虽不甚高,但在门中众师兄弟面前弹奏却还是绰绰有余。一曲“花好月圆”奏完,众人纷纷叫好。
  王吉起身行礼,“各位兄弟,王吉献丑了。”说完回到座上,旁边的师姐君燕嫣然一笑,道声:“师弟,你的琴艺又进步了。”说着斟了一杯酒,递到他的面前。
  王吉受宠若惊,君燕是君浩然义女,在众弟子中入门最早,因此人人称其师姐,但论起实际年岁,她却比王吉还要小上一岁。君燕聪慧贤淑,对人又是亲切宽厚,门中弟子个个对她深怀好感。王吉更是对她情根深种,只是自知武功和她相差太远,门中比自己优秀的弟子又比比皆是,因此从来就不敢表白心迹。
  这时南宫晖开口道,“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大家都回房好好歇息吧。”说着起身先行离去。众人也就纷纷回房。
  王吉回房后稍坐片刻,拿起手中之物,正是方才君燕斟酒给他的酒杯,王吉深知,师姐心思缜密,对众师兄弟的喜好都细细记在心中,方才对自己的赞许,只是和平日她对他人一般无二。想起自己一片痴心,可是终究美梦难圆,心情便更加难以平复。于是便走出房来,走到院中凉亭,对月自行小斟几杯。
  可是此时却发生了一件改变他人生的事。
  在凉亭中的王吉刚刚将手里的酒喝完,心情烦躁,随手便将酒瓶扔进旁边的花丛之中,却不料从花丛中突然惊飞出一条人影来!
  王吉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拔出剑来,那条人影轻功极高,霎时间已经跃上高墙,可是轻功也正是王吉的拿手绝技,因为练好了轻功身形轻逸飘扬,甚合他的口味,所以在轻功上倒是下过苦工。单以轻功而论,“幻剑门”众弟子中除了君燕,便就是数他最高了。
  王吉提气急追,那条身影向后院掠去,王吉如影随形,跟着也追到后院。可是当他在后院中定住身形,却发现那条身影已不知所踪!
  此时王吉心想那可能只是梁上君子,便不以为意,打算回房休息了。但这时他发现前面师娘的房中还有灯光,心想师娘这么晚还没睡,不知她发现刚才的毛贼没有?莫要让那毛贼惊扰到师娘才好,于是王吉便走到师娘房前,准备提醒她一声。
  临近师娘房前,王吉居然听见从房中传来一阵醉人的呻吟声!声音很轻,听在王吉耳里却无异于晴空霹雳,他悄悄来到窗前,透过窗帘的细缝一看,只见师娘身着一袭白色的素装,半躺在床头,她用左手拉着自己的裙脚,白色内裤已经褪到膝盖处,露出她那并不浓密的阴毛,只有淡淡的长了一小撮在阴户之上。而她的阴唇非常红润,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三十三岁的女人所应该拥有的,配合师娘洁白的皮肤,看起来更是无比的淫靡┅┅
  师娘先用手爱抚她的阴户,阴户已经湿淋淋的了。这时候的师娘的脸呈现出一片绯红,她的呼吸也变得非常急促,嘴角尚带着一丝笑意,而咽喉深处慢慢发出的是声声快乐的证据。
  看到原本高贵端庄的师娘在自己眼前把她最羞耻的一面表现出来,被对师姐的相思所苦的王吉几乎要失去理智,冲动地想要就这么扑上去,把他的肉棒狠狠的插进师娘的小淫穴里。
  其实在门中弟子们的心目中,师娘并不像师父那样可敬,师娘可能是出身名门的缘故,生性有点娇纵,在她心情好时对众弟子固然是和蔼可亲,但如果有时心情不顺时就会无端地责骂弟子,当然由于王吉父亲的关系,师娘从来没有责骂过他,但王吉对她也一向是敬而远之。
  这时王吉的心里正是天人交战的紧要关头,他虽熟读圣贤书,但向来就不相信孔孟之说,他的人生信条向来是及时行乐,从不肯亏待自己。因此虽对君燕钟情,但他却也常去外面找些女子厮混。因此对于眼前的艳妇,王吉是决然没有伦理之忧的,他害怕的是这样做的后果。师娘的武功十倍于己,如果她不肯就范,自己绝不是她的对手,就算能够逃出,今后他也将成为“幻剑门”乃至整个武林正道的公敌,到时天下虽大,恐怕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5aa.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