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96aa.com 加入收藏夹!


作者:潛龍
字數:5919

  才上班幾天的文侖,工作明顯地越來越多,便如今天,文侖忙得連吃午餐的
時間都沒有,只好叫女職員為他在飯堂帶回一個便當,草草了事,直到接近下班
時間,志賢才來到他的房間,看見文侖仍是趴在辦公桌上,不由問道:「甚麼?
還在忙嗎?」
  文侖看也不看他一眼,繼續埋頭苦幹,嘴裡說道:「不要說了,今日池袋分
店給一名客人投訴,弄得人人風聲鶴唳,桑田便把這件事交由我處理,一會兒我
還要到那裡走一趟呢。」
  志賢一笑:「現在都快六點了,你還不動身。」
  文侖嚇了一跳,連忙抬起頭:「是麼……已經六點鐘!」看一看腕表,立即
彈起身子:「我要馬上去了,你要來嗎?」一邊說一邊收拾桌上的文件。
  「也好,便一起去罷,我也想看看你的工作能力。」
                □□□
  池袋分店位於池袋車站東口的繁華街,當你走出車站時,迎接你的卻是一包
包免費的宣傳紙巾,還未走完一條街,紙巾已多到雙手拿不下。
  這裡還有一個特點,無論走在東池袋或西池袋,總會見到街上一群群穿著橙
色長大褸的男孩,或是染了一頭金髮,穿著超短迷你裙的女孩,迎著寒風,不停
向途人派發的士高宣傳單。若給你碰上一個熱情的小妞,她更會半推半拉,拖著
你進去狂歡.
  「SWEET」是東丸其中一個連鎖食店的商標,全日本有近百間分店,店
內全以粉紅色作裝飾,並且以士多啤梨為商標形象,無論餐具、桌巾、甚至是椅
子,都有一顆紅身黑點的士多啤梨,極具時代氣色,而光顧的客人,大多以年輕
人為主。
  文侖二人才踏進池袋分店,便有女侍應上前招呼,文侖從口袋掏出職員証,
並道:「我是總社業務一課的部長,他是業務二課的李部長,我是為了有關客人
投訴一事而來,想見這裡的中田店長. 」
  女待應先是一愕,她確沒想到眼前這對年輕人,竟然會是總社的部長. 只見
那名女待應連忙躬身,說道:「中田店長正在辦公室,請兩位部長跟我來。」
  中田店長是個高高瘦瘦的中年人,當知道二人是總社派來的部長,禮貌地招
呼二人坐下,並說出今日發生的事情。
  事件是出在一名男顧客身上,原來他要了一杯雪糕咖啡,但送來的只是一般
咖啡,便要求一名女侍應為他更換,女侍應無奈,只好為他從新換過,但她才一
轉身,便和身旁另一個侍應說,這位客人明明是說要咖啡的,但她這句說話,剛
巧被那個客人 見,便即大罵起來。最後由店長親自出馬道歉,才把事件平息,
但那名客人還不死心,直接向總社投訴,要求嚴懲那名女職員.
  文侖 後,向中田店長問道:「這名女職員過往在工作方面如何?」
  中田店長點頭道:「還算不錯,但今天的事實在……」
  「我明白。」文侖接著道:「那名女職員現在在這裡麼?」
  「還在,我馬上叫她進來。」不多久,中田店長帶著一個身材胖胖的女職員
走進來。
  文侖打量著她,問道:「妳就是三島杏子?」
  「是。」她微微點頭,似乎有點害怕的樣子。
  「剛才中田店長已經把事情說了,但妳要記住,為了我們公司的聲譽,在任
何情況下,絕對不能開罪顧客,連背後說顧客的不是,都是不應該的行為。在妳
的個人資料顯示,妳已經在這裡工作了四年,對不對?」
  那名女職員 他這樣間,還以為凶多吉少,不禁訥然起來:「是,是……」
  文侖點了點頭:「中田店長說妳過往很少出錯,況且妳又是首次犯錯,既然
這樣,我就不再追究下去,但可不能再犯,妳明白嗎?」
  那名女職員放下心頭大石,不住口說「是」,不用被嚴懲或開除,自然是值
得開心的了。
  二人離開了池袋分店,已經是晚上七點多,文侖向志賢提出,想在這裡用了
晚飯才回家。
  志賢沒有意見,便在東池袋的橫街轉來轉去找食店,卻發現一間名叫「小次
郎」的店子,看見店前竟然聚了十多人,敢情都是等候位子的客人。
  文侖上前一看,原來是一間帶有中國口味的日式店子,價錢很是大眾化,便
向身旁的志賢道:「咱們也等等吧,看來很不錯的樣子。」
  約莫三十分鐘後,終於有坐位了。二人進內坐下,看見牆壁上貼滿食品的照
片,並附上價目。文侖用廣東話指著牆上的菜色,開始言三語四的找尋食物。突
然,一張純正廣東口音在旁響起:「兩位不妨試試咱們的煎餃子,這是本店的招
牌貨。」
  二人微感愕然,同時抬頭望向那人,見是一名身穿雪白廚房服的年輕侍應,
光憑那人剛才的口音,日本人是絕對說不出這個水準,知道大家都是中國人,文
侖好奇起來,笑問道:「你也是來自香港?」
  「不,我是大陸來的僑生,從廣州來日本念書,這店子裡除了一名大廚外,
其他職員都是和我一樣,全是中國來日本念書的學生。」
  文侖笑道:「確實很少見呢,滿店員工都是中國人,而且還是廣州人。」
  那侍應笑道:「沒法子啦,日本人都不願意開夜班,只剩下我們這些中國僑
生肯做,人工又便宜,又賣力。」
  文侖道:「這個確是事實,身處異地,不賣力點又如何活下去。」
  兩人點了東西,正在閑聊間,忽然又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旁響起:「兩位部
長也來這裡吃飯,真是很巧哦。」
  二人抬頭一看,竟然是洋平,志賢笑道:「原來你也來了,一個人嗎?」
  「不是,還有紫薇,我們就坐在那邊。」洋平用手一指。
  循著方向望去,果然看見紫薇坐在那裡,還禮貌地向二人點了點頭.
  洋平道:「既然這麼巧,相請不如偶遇,兩位部長就過來一起坐,好麼?」
  文侖連忙搶先道:「不用了,咱們還在等朋友,下一次吧。」
  「這樣,我就不打擾了。」話後回到自己的坐位。
  志賢奇怪起來,向文侖問道:「我們還有朋友來嗎,是哪一個?」
  「你這個人怎會如此不通氣,他們一對兒出來玩,咱們怎能作電燈泡。」說
著仰起頭,喝了一口日本啤酒。
  文侖看見二人在一起,心裡雖然有點不舒服,但他又能夠怎樣!直到今天,
文侖終於可以斷定,他們確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了,亦同時讓他接受另一件事實,
便是他和紫薇已經肯定無緣。
                □□□
  幾日後,文侖接到一個內線電話,竟然是茵茵,約會他下班後在街角的咖啡
室見面。
  文侖剛走進咖啡室,遠遠看見茵茵已經在坐,文侖坐下後,要了一杯咖啡,
笑著道:「剛才接到妳的電話,真是有點意外。」
  茵茵小嘴一翹:「若不是有事要找你,我才沒功夫給你電話。」
  文侖 後有點不解:「到底是甚麼事?」
  「我先問你一個私人問題,你必須要老實告訴我,我才會和你說. 」
  「是私人問題?」文侖更感疑惑:「妳且說說看,若然我可以和妳說,當然
沒問題. 」
  茵茵牢牢盯著他,樣子極為認真,問道:「你現在有沒有女朋友?」
  「原來妳是問這個。」文侖立即坐直身軀,鬆了一口大氣,笑問道:「難道
妳想做我的女朋友不成?」
  「我是說正經話,並不是和你說笑,快點回答我。」茵茵瞪了他一眼。
  文侖微微一笑:「既然妳想知道,我亦不妨坦白說,普通女朋友,我多到數
都數不清,若說到親密女朋友,以前確實有過,但現在沒有。」
  茵茵皺緊眉頭,似乎有點懷疑:「我不相信,以你這個條件,怎會沒有女朋
友!」
  文侖肯定道:「我說是真的,妳不相信我也沒辦法,但妳問這個作甚麼?」
  茵茵沒有回答他,依然瞬也不瞬看著他,像要深思他的說話真假。就在這時,
侍應送上咖啡,文侖開始加糖,一邊問道:「我已經說了,妳為何又不說話,到
底是什麼一回事?」
  「還記得嗎,你曾經說過會約我和紫薇出來吃頓飯,我叫你直接和她說,你
有說嗎?」
  文侖不由一怔,搖頭道:「我……我剛來到東丸,近日工作實在有點忙,打
算遲些日子才約會妳們。」
  「我看這不是你的真心話吧,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是因為紫薇已經有了男朋
友,不方便約會她,所以才遲遲不敢對她說,對不對?」
  文侖無法否認,點了點頭:「這只是其中之一,主要是我不想讓洋平有所誤
會,傷害了他們二人的感情。」
  說到這裡,茵茵的臉上終於露出一點笑容:「這一次我再認真地問你,必須
老老實實回答我,不能說半句假話。」
  文侖越來越感覺奇怪,更不明白茵茵為何像似審犯人一樣,而且不停地發問。
當下微微一笑,問道:「妳又想知道甚麼?」
  「我想問你,你是不是對紫薇有意思,很想追求她?」
  「我……」文侖確沒料到她會有此一問,一時間實不知如何回答她,最後仍
是鼓足?氣:「我也不想說假話,這確是事實,但我當時不知她已有了男朋友,
所以……」
  茵茵沒待他說完,已截住他的話頭:「要是她沒有男朋友呢?」
  文侖笑道:「這個我當然高興,但妳不要說笑了,事實已擺在眼前,妳不要
和我說洋平不是她的男朋友,這個我可不相信!」
  「沒錯,洋平本來確是她的男朋友。唉!現在我該怎麼說好呢!總之紫薇一
直以來,並不是很喜歡他,從今天起,他們的關係已經劃清了界線,你明白我說
什麼嗎?」
  文侖實在難以相信:「這……這怎會有可能,我幾天前明明……明明看見他
們出雙入對,這還會是假。」
  茵茵盯著他道:「你是說那天在池袋碰見他們,是這樣吧!但據我所知,那
天是紫薇主動約他見面,是要向他表白自己的心意,還說要和他分手,洋平雖然
多番懇求,但紫薇心意已決,全不理會他是否應承,這幾天下來,洋平的電話她
一概不接。」
  文侖有點錯愕:「是這樣麼,他們發生了甚麼事?」
  「這方面我不便告訴你,因為這是他們二人的事,但紫薇的心事,我是最清
楚不過,她是我的表姐,大家從小玩到大,而且我們還住在一塊,甚麼事情都會
談,相信最了解她的人,非我莫屬。」
  文侖的眼睛綻出一綹莫明的疑惑,問道:「妳今天約我出來是……」
  茵茵嘆道:「有一件事,我也不妨對你說. 紫薇這幾日來,總是悶悶不樂,
連我看見都為她擔心起來!我問她為了什麼,她就是不肯說. 直到昨天晚上,我
實在不忍再看見她這副模樣,就纏了她一夜,才知道全是因為你。」
  「因為我!」文侖大感驚訝:「因為我什麼,難道我有什麼地方開罪她?」
  「你不用緊張,我並沒有說你得罪她。」茵茵看見他這副坐立不安的模樣,
不禁有點好笑:「其實我表姐是因為你一直不睬她,連多望她一眼都沒有,所以
才會悒悒不歡. 你可知道,我早就發現表姐近日有點不妥,自從那日她在新宿遇
見你之後,她每晚都是抱著Q太郎睡覺,起先我還以為她喜歡這個毛娃娃,才會
抱著它睡覺,但後來我發現並非這樣,每當我和她在閑聊間一提起你,紫薇就會
一反常態,立即精神起來!那時,我就知道她對你有意思了。」
  文侖越 越高興,心頭忍不住「噗噗」亂跳。
  茵茵接著道:「只因為我表姐素來內向,人又容易害羞,不敢向外人開聲表
白而已。但我知道,雖然她並不很喜歡洋平,但洋平畢竟是她男朋友,紫薇為了
此事,不時暗自地發愁,那種痛苦的心情,諒你也不會明白!」
  文侖 到這裡,突然一拍大腿,罵道:「我這個人真蠢,真是該打!現在紫
薇在哪裡,就算洋平現在仍是她的男朋友,這又如何,只要他們還沒結婚,我都
有追求紫薇的權利。她是在家嗎,告訴我她的電話號碼,我現在要打電話給她。」
  茵茵不知好氣還是好笑,說道:「看你,突然又會急成這個樣子。」
  文侖發急道:「妳行行好,我今晚有很多說話要和她說,妳就告訴我吧。」
  茵茵伸出手掌:「手提電話借給我。」
  文侖連忙取出電話交給她,茵茵快速地按了號碼,不一會,電話已有人回應:
「是紫薇嗎?我是借沈部長的電話打給妳,妳若想和他說話,就打這個電話找他,
現在他在我身邊,正在等妳的電話。」她一口氣說完。
  文侖在旁叫道:「喂!給我和紫薇通話……」茵茵卻沒有理會他,手指一按,
便斷線了。
  茵茵道:「她如果想和你說話,自然會來電話,若不然,你就沒希望了。」
隨即將電話遞回給他。
  文侖接過電話,將電話放在桌面上,張大眼睛,目不交睫的盯著。
  時間不住地流走,五分鐘,十分鐘,電話還沒有響起來,文侖開始如芒在背,
身子猶如鏊盤上的螞蟻,向茵茵問道:「她會不會打來,我給她電話好嗎?」
  「你急個甚麼,要來自然會來,急也沒有用。」茵茵顯得泰然自若。
  文侖心裡好像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落!這時,電話突然響起,文侖急不
可待搶過電話:「喂,喂,妳是紫薇嗎?」
  電話裡沉默一片,全無半點聲息,這下可急壞文侖了:「妳是紫薇嗎?我是
文侖呀,求求妳和我說句話好嗎?」
  接著電話傳來一張溫柔清脆的聲音:「我是紫薇,茵茵在嗎?我想和她說話。」
  「她在,但……但我想先和妳說. 」文侖定一定神:「紫薇,我想見一見妳,
我有很多說話要和你說,妳可以出來嗎?」
  「我……」靜默一會,紫薇終於道:「好吧,你現在哪裡?」
  「妳在家是不是,我來找你?」文侖氣急敗壞道:「我會叫茵茵帶路,妳等
我,我很快便會到。」
  「你對茵茵說,半小時後,我會在家裡附近的愛詩咖啡室。」
  「好,我馬上來,愛詩咖啡室,對嗎?」
  「嗯!我要收線了,一會見。」接著全然靜止,紫薇顯然是收線聲。
  茵茵笑著問道:「紫薇在愛詩咖啡室等你?」
  「嗯,今次很多謝妳,咱們現在就去。」文侖連忙拿起桌上的賬單,而他的
心思,早就飛到愛詩咖啡室去了。
                □□□
  由青山明治大街轉左,進入一條幽靜的橫街不遠,便看見愛詩咖啡室的一個
小小木招牌。二人走出計程車,文侖快步向咖啡室門口走去,茵茵突然在後叫住
他:「我不去了,你自己進去吧。」
  文侖立即打住腳步,回頭問道:「為甚麼,一起進去好嗎?」
  「對不起,今晚我要看電視劇集,此劇我正在煲得半生半熟,還有三集就大
結局,怎能不看。對不起,我要回家了,拜拜……」一揮手,轉身便走。
  文侖大急起來,連忙走上前去一把拉住她,雙手合拾道:「拜託,拜託,請
妳不要走,我素知妳是大好人,送佛送到西嘛。」
  茵茵抬起頭來,皺著眉頭看著他,說道:「你這個人好不纏人,你們見面又
關我什麼事,我可不想作電燈泡,在你們旁邊礙手礙腳!」
  文侖懇求道:「求求妳幫個忙,沒有妳在場,紫薇一定會感到很尷尬。」
  茵茵略一沉吟,點頭道:「也有幾分道理,念著你這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本
小姐就破例一次,就陪你倆坐一會,走吧。」
  文侖心中大喜,二人匆匆推門而入,站在咖啡店門口四下張望,發現紫薇正
單獨坐在靠牆的位子上,正好張望過來。茵茵向她揚揚手,二人連忙走上前去,
茵茵笑道:「妳來得挺早喔,是不是很心急想看看我們的沈部長呢?」
  「不要亂說嘛,我也是剛剛到。」紫薇臉上一紅,輕聲說著。
  二人點了飲品,氣氛突然變得侷促起來,文侖和紫薇雖然面對面坐著,但一
時間,竟然說不出半句說話來,只見紫薇螓首低垂,看著眼前的飲品,臉上映著
微紅,更顯她清麗迷人。
  茵茵在旁看見,不停地搖著頭:「唉,我真不知怎樣說才好!看看你們二人,
一個終日想著對方,朝夕悶悶不樂;一個接了電話,便心急如焚,惟恐坐火箭也
嫌慢!好了,現在大家見面了,卻又一聲不響,真不知你們弄甚麼!」
  文侖呆楞片刻,終於開口道:「對……對不起,茵茵已經和我說清楚了。」
  紫薇 見,把頭垂得更低,不敢和文侖的目光相接。
  「唉!」茵茵實在看不過眼,搖頭嘆道:「你呀,這句說話不是很多餘嗎!
既然我和你一起來,紫薇再蠢也知道我和你說清楚了,你為何不乾脆利落說,我
好喜歡妳呀,自從那天遇見妳之後,日夜都想著妳。這不是更直截了當。」
  紫薇 得臉上更紅,斜睨她一眼。
  茵茵的一番說話,令文侖更覺難以開聲!這確實是個很尷尬的場面,他活了
這麼大年紀,何曾在女孩子面前說過這等肉麻的說話。
  「我,我……」平時言語流利的文侖,現在看著眼前的紫薇,竟然結結巴巴
起來:「我不知該怎樣說才是……」
  「你不知怎樣說,就由我來替你說好嗎?」茵茵瞪了他一眼,便靠到紫薇的
耳邊來:「這個混人呀,原來也是和妳一樣,竟然同樣在玩一見鐘情這檔子事,
若不是我告訴他妳和洋平已經一刀兩段,恐怕他永遠都不敢和妳說半句話。好了,
我要說的都已經說了,瞧來我還是回家看劇集好了。」潜龙的新版《天使》比起旧版确实更加的引人入胜,撩人心扉!怎么直接从10章开始了,前边的有没有》,这书看着真是经典!现在太短了,没太大意思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96aa.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