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82aa.com 加入收藏夹!


作者:绿之友(apple68)
字数:8109
              第三章收小弟
  从从办公室出来的叶无道躺在草地上饱饱的睡了一觉后,刚好到了吃午饭的
时候,叶无道歎了一口气朝学校食堂走去,在食堂吃饭时叶无道没有收下吴暖月
的贵重手錶,导致吴暖月一个人跑到教学楼的天台偷偷的哭起来,追赶在后面的
叶无道看着蹲在那里伤心哭泣的女孩子,有一种浓重的负罪感,走过去蹲下去,
抬起她的下巴,向她扬了扬手腕,「虽然不怎么好看,但我很喜欢,因为那是一
个叫吴暖月的女孩子送的!」
  吴暖月看见自己买的手錶已经被戴在手上,加上叶无道还跑来找自己,破涕
一笑道「以后每天都要戴哦!」
  叶无道心神一荡,一把抱住哭的眼睛红肿的人儿,吴暖月娇呼一声,只觉得
自己浑身无力瘫软在叶无道怀里.
  叶无道舌头舔着她晶莹粉嫩的小耳垂,将包扔到地上,转而搂住不盈一握的
小蛮腰,发现吴暖月果然比慕容雪痕要丰腴几分,摸起来很有肉感,滑而不腻,
腴而不胖,堪称增之一分则太胖,减之一分则太瘦!虽然现在的胸部和经过自己
多时「开发」的慕容雪痕差不多,但叶无道绝对有信心将吴暖月的胸部开发的完
美诱人。
  叶无道在顺水推舟成功的夺去吴暖月的初吻后,「这是第三十几个了?第三
十六?还是三十七?」
  吴暖月虽然没有经验吻的很青涩,但是嘴里的醉人味道还是让叶无道很满意。
  盘算着以后是不是可以上课的时候和吴暖月一起给同学上点「课外知识」。
  当然不知道叶无道龌龊思想的吴暖月沉醉在叶无道的温柔里,叶无道突然在
她屁股上用力打了一下,痛得吴暖月再次哭起来,哀怨的望着这个无端打人的坏
蛋。
  「看你以后敢不敢在老公面前摔东西!」
  叶无道恶狠狠道,「以后做错事我都要惩罚. 」
  「知道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吴暖月紧紧搂住叶无道哭道,之所以向叶无道妥协一来是经过叶无道多时的
淫威压迫已经养成屈服的习惯,二来叶无道也狡猾地给她揉屁股,最后叶无道还
向她说明自己是她的老公。
  老公打老婆天经地义,这样一来吴暖月就只能讨好叶无道了。
  宠坏一个女人对於男人来说就是一个灾难,但只要你一开始就能够採取主动,
让女人在一个限度和范围里享受你的温柔,那就是一个男人的成功之处了。
  养一个女人其实就是养一只宠物,太好了会爬到你头上,让你失去身为主人
的权利,只有恩威并济才能奴兽(人)有方。
  吴暖月开开心心的拎起包和嘴角暗笑的叶无道正准备一同走下天台出口,这
时远远看到六七个人拉着一个看上去只有小学模样的学生要来天台,叶无道赶紧
带着吴暖月躲起来,只见那些人来到天台后,那个可怜的傢伙被一下子扔出去好
几米远,在地上滚了几圈后像没有事般站起来,两个人上去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每一下都是实打实的打在那人身上,那人抱着头硬是等他们两个打的累了后露出
一个乾涩的笑容。
  看到这一幕的叶无道不禁有点佩服那个这么耐打的傢伙,只有一米五的身高
让他看上去很像一个侏儒,但是这个人却能在一阵密集打击下保持强盛的生命力,
这让叶无道有点好奇,产生了想要收这傢伙做小弟的冲动。
  便在吴暖月耳边对她说了这个想法。
  吴暖月想要证明自己不只是个美丽的花瓶:
  「无道,你别出来,就让我来帮你吧!」
  看着信心满满的吴暖月,叶无道不忍拒绝.
  「好吧,不过你要是没办法解决他们的话,就叫我的名字,我出来帮你,千
万别逞强」
  「嗯」
  「住手!」
  那些人见有人做出头鸟,马上停下回头看看这个不懂规矩的傢伙到底是何方
神圣,当看到吴暖月这样无比美丽动人的小美女时,这群人都呆呆的看的口水都
要流出来了,不过看到吴暖月左胸上明显与众不同的金色校徽,立马就绝了想要
好好玩弄一下这个小美女的想法,毕竟有金色校徽的人都代表着其身后都有着一
个强大的实力存在。
  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人阴阳怪气道:「呦,还有人见义勇为挺身而出了?怎
么,小美女,打算岔一腿?!虽然你有金色校徽,可还没有管与你无关的人的权
利!」
  吴暖月抬头望向那个说话的人:「谁说没有什么关系,他可是我的男朋友,
想怎么样你们说出来看我是否能做到!」
  听见有人会说她是男朋友,那个挨打的人身体明显的一震,有点感激、迷茫
的望着这个美女。
  「你是他女朋友?他这种人也有女朋友?!」
  当吴暖月说自己是这人男朋友的时候不禁羞红脸,心里想着这只不过是权宜
之计,无道肯定会理解我的。
  「你说是就是吗?怎么证明?」
  纹身的傢伙奸笑道,眼睛不停的在吴暖月玲珑有致的身体上瞄来瞄去。
  「那你要怎么才相信他是我的男朋友?」
  「嘿嘿,想要我们相信也简单,只要你们两个在我们面前做做情侣可以做的
事情,我们就相信了!」
  「什么!」
  吴暖月可爱的脸颊都气得红彤彤的,她怎么能对不起无道,和这个不认识的
人做情侣之间做的事呢。
  不过一想这是第一次帮无道,怎么能失败而归呢!叶无道在躲藏的地方听到
这些人这样为难吴暖月,差点忍不住出来暴揍这些不良少年一顿,可是没有听到
吴暖月的叫声,同时叶无道也想知道吴暖月的选择,所以没有出来,继续在躲藏
处观看着。
  吴暖月坚定心中想要成功救出这个被打少年的帮助无道的想法,来到了少年
的身边在少年的脸庞上亲了一下,感觉到吴暖月柔软性感的嘴唇亲吻到自己的脸
上,被打少年顿时愣了,脸红不以。
  「这下行了吧,这就可以证明他是我男朋友了吧!」
  吴暖月亲吻了一个陌生男人感觉自己快要冒烟了,强忍着羞意说道。
  「这可不行!只是亲了一下脸颊完全证明不了你们是情侣,我也不多为难你,
只有你给这傢伙口交,并且把他的精液吞下去,我就相信了,并且放他一马. 」
  纹身男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心里想着哪怕不能自己动手,但是这么美丽的
美女,一定要看一下她那淫荡的样子。
  可恶,这纹身男竟然让暖月给这个陌生男人口交,暖月那小嘴可是连我都还
没用过啊,而且还要吞下他的精液,不过虽然带着气愤但叶无道又感觉到另类的
刺激感,只要一想到暖月第一次的口交物件竟然不是自己,就感觉到自己的鸡巴
都快硬炸了,就像刚才听到美女老师韩韵的处女膜被爷爷给操破了一样兴奋无比。
  这时,吴暖月好像已经下定了决心,她那白皙的小手颤抖的解开了被打少年
的裤子,将少年的鸡巴拿了出来,少年的鸡巴被吴暖月的温暖柔软的小手摸到之
后,强烈的刺激让他的鸡巴瞬间勃起,由於吴暖月的脸靠的比较近,一下顶在了
吴暖月的脸颊上,让吴暖月吓了一跳。
  那柔软刺激的触感直接让少年差点射出了聚集了十几年的处男精液,少年连
忙深吸了几口气,平缓下强烈的刺激。
  看着少年鹅蛋般巨大的龟头,吴暖月根本不知从哪里下口,只好伸出小巧红
润的小香舌不断舔弄这大龟头,感觉到足够湿润之后,吴暖月用力张开小嘴,终
於将少年巨大的龟头吞进了嘴里.
  虽然吴暖月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也只能含下一个龟头,不过就是这样,
已经让还是处男的少年受不了了,他只觉得自己的鸡巴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滑的腔
道,这种刺激比用手可是要强得多了,本来就处於爆发边缘的他,再也忍受不住,
低吼一声,猛得坐了起来,龟头一阵暴涨,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喷射。
  吴暖月把少年的鸡巴含住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可是没想到他的傢伙刚
刚进了自己的嘴里,就开始往外喷东西了,心里不由一惊,想要把它吐出来。
  可是少年这里不知道从哪里涌起一股力气,紧紧得按住她的头,不让她离开,
吴暖月怕伤着被打少年的鸡巴,便没敢太用力挣扎,最后只得让他全部射进了嘴
里.
  直到喷射完毕,少年才把鸡巴从暖月的嘴里拨了出来,吴暖月只觉得嘴里多
了许多带些鹹味的粘稠液体,急忙想吐出来,可是被打少年看到自己的精液在吴
暖月那红润的小嘴里的淫靡景象,不由生出了一股邪念,忽然用双手捧住她的小
脑袋,双目紧紧得盯着她的眼睛,轻喝道:「咽下去!」
  吴暖月一时有些被他吓住了,很是委屈得看着他,小嘴闭上,动了动,喉咙
里发出「咕噜」一声响,显然是把他的精液尽数吞了下去。
  达到了目的,纹身男,放下了一句:
  「这次看在你这小女朋友的份上放过你!」
  便带着人走下了天台.
  看他们离开天台,叶无道早已忍耐不住,跑了出来,这是吴暖月的眼睛都红
了,扑向叶无道的怀里哽咽着说道:
  「呜呜,无道对不起,我对不起,我帮别人口交,还把他的精液吞了下去,
你不要离开我……不要你离开我…… 」
  叶无道连忙安慰道:
  「暖月,放心,你这次做的这么好,成功的帮我救下了这名小弟,我怎么会
不要你呐。」
  叶无道又偷偷的把自己妈妈和美女老师韩韵的事告诉了吴暖月。
  这下,吴暖月才释怀开来:
  「呸,无道你真是个大变态,大色鬼,但是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我知道你
不可能只有我一个女人,但是无论你有多少女人,你都不要抛弃我,因为没有你,
我会活不下去的!」
  听到吴暖月的深情表白,叶无道感动不已,心想一定不辜负吴暖月的深情。
  而被打少年则是低着头跪在吴暖月旁边,脸上满是羞愧之情,想到自己刚才
竟然那样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和女神,他甚至有了想死的冲动。
  看出了少年在想什么,吴暖月赶忙安慰道:
  「刚才不怪你,你不要自责了,我老公无道想收下你,不知道你肯吗?」
  「我想把命交给你,以后我可以跟着你混吗?」
  少年听到女神原谅了自己立马对着叶无道喊道。
  「好像你没有吃饭吧,吃饱才有力气操傢伙扁人。」
  叶无道带着点笑意道,「我可不想自己的小弟天天被人当沙包!」
  少年偷偷擦去忍不住流出的泪水,笑道:「除非他有十条命,否则他最后一
定回比我先躺在地上!老大,我叫张布史,别人都叫我蛤蟆!」
  将吴暖月送上车后,看到来接送的车久久没来,叶无道和慕容雪痕便乘坐上
了公车,因为车上人不少,叶无道只好和慕容雪痕坐在最后一排。
  因为路上还要走几个小时,叶无道让慕容雪痕靠在他身上睡一会,到了叶无
道再叫醒她。
  不一会小丫头就睡着了,为什么这么快呢?还不是昨天晚上叶无道太卖力气
了,老是折腾慕容雪痕,叶无道也有点困,不知不觉就进入了似睡非睡的那种感
觉.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叶无道感觉快要到站了,睁开眼打算看看表,突然发
  现慕容雪痕旁边坐着的一个大叔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了慕容雪痕露在裙子外
  面的腿上,因为是坐着,所以裙子已经褪到膝上二十公分的位置了,那位大
叔正眯着色眼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慕容雪痕洁白的大腿,他曾一度想伸进最里面,
好像怕把雪痕惊醒,手只是在边缘徘徊着。
  叶无道看到这里,眼睛猛地充血,叶无道就因为对无比天真纯洁的慕容雪痕
喜欢到了极致,所以常常有种想要纯洁无暇的慕容雪痕变淫荡的变态欲望,经常
幻想着让慕容雪痕也能在公共场合露出。
  今天早上上学时让雪痕暴露给司机看就是为了先调教一下雪痕。
  现在的叶无道心里非常紧张,既怕慕容雪痕突然醒来发现流氓,又怕那个大
叔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所以叶无道就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摸摸就摸摸吧,又不
会掉块肉,於是他就微闭着眼睛偷偷的观察着。
  这时候公车颠簸了几下,慕容雪痕有点要醒来的样子,身子轻轻动了几下,
那位大叔反应确实够快,手「嗖」
  的一下缩回了自己的腿上,假装睡觉.
  慕容雪痕慢慢地睁开眼问叶无道:「无道,咱到哪了?」
  叶无道也假装刚睡醒的样子,揉着眼睛说:「应该快到了吧,还有几十分钟
的路吧!」
  慕容雪痕「哦」了一声就又睡着了,她昨天晚上被叶无道折腾得不轻,今天
早上又被叶无道露出调教,实在太累了。
  叶无道就又继续假装睡觉,打算观察下慕容雪痕旁边那大叔还有没有动作,
但叶无道忽略了一点,就是刚刚慕容雪痕在他怀里挣动的时候,她的裙子不知不
觉又向上滑动了一大截,这次下摆已经到了大腿根了,而大叔那一面都已经露出
了半个屁股。
  只见那大叔的两眼瞪得溜圆,直勾勾的盯着慕容雪痕雪白的大屁股,像是根
本不关心被叶无道发现似的。
  这次他的胆子好像大了不少,那只肥胖的大手直接顺着慕容雪痕的双腿间伸
了进去,好像要确定下这个小骚货穿没穿内裤。
  那只大手在裙子里用力地揉搓着,这下慕容雪痕可感觉到了,以为是叶无道
在偷偷使坏,摸她,眼睛也没睁,对叶无道说:「无道别闹了,让我睡会,到了
家再雪痕随便你了。」
  可是她好像发觉叶无道没动静,而那只手伸来的方向好像也不对,猛地睁开
了眼睛,叶无道感觉雪痕的身体在这时候绷得紧紧的,连话也不敢说了。
  慕容雪痕瞪着眼看那位大叔,好像是警告他别太过份,可是那个大叔现在精
虫上脑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啊,沖着慕容雪痕嘿嘿一笑,那只手更加肆无忌惮的揉
搓了起来。
  慕容雪痕哪被别的男人如此抚摸过,而且还是最私密的部位,此时脸羞得通
红,又不敢有大动作,生怕把叶无道弄醒,只能伸一只手过去阻挡大叔那只肥胖
的大手,可是一个小女孩哪能挣得动一个男人,而且不敢动作幅度太大。
  这时大叔的手好像已经拨开小内裤的阻挡,成功的摸到了雪痕的小穴,雪痕
的身体是非常敏感的,被别人这么一摸,情不自禁的轻轻哼了一声。
  叶无道看到这里更不敢有任何行动了,如果被慕容雪痕识破了我装睡,那以
雪痕的性子肯定羞死了。
  这时叶无道感觉雪痕轻轻的离开了他的怀里,叶无道不知道怎么回事,眼睛
又睁开了一丝小缝偷偷的看去,只见大叔用左手抱着雪痕的细腰,右手伸进雪痕
的裙子里狠狠地搓弄着。
  因为叶无道和慕容雪痕是坐在车上的最后面,而那位大叔坐在最右面,叶无
道和大叔两个把雪痕夹在了中间,前面和侧面是看不到此时的情景的。
  现在的慕容雪痕身体轻轻抖动,叶无道知道雪痕这样的时候就是已经情不自
禁了,慕容雪痕的眼睛微闭,樱桃小嘴轻轻张开,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奶子揉搓着。
  大叔现在胆子更大了,把慕容雪痕微微抬起,猛地拽下了雪痕的内裤,惊得
雪痕「啊」一声叫了出来,全车人都向后面的座位投来疑问的目光,雪痕又羞又
痒,只得低着头,从外面看只能看到三个人的脑袋,而大叔也是一副悠闲的神态
看向窗外的风景。
  叶无道还是继续装睡,雪痕抬头看了看叶无道,见他没有醒,放松的吐了一
口气。
  而车上的乘客们见没事,还以为雪痕做了噩梦呢,也都该睡觉的睡觉、该聊
天的聊天。
  大叔见平静了,手又继续伸向了雪痕的裙子里面,雪痕死死地抓着他的手悄
悄的说:「把我的内裤还我,一会无道醒了打死你。」
  大叔咧嘴嘿嘿一笑:「小骚货,你男朋友睡得这么香,哪有这么快醒,再让
我摸一摸我就还你行不?」
  慕容雪痕无奈,只得松开了抓着的手。
  大叔这次没有继续在小穴周边抚摸,而是直接用一根手指狠狠地插了进去,
因为刚刚雪痕流出了不少淫水,所以手指进去得很顺利。
  雪痕也知道自己刚刚发情了,狠狠地对大叔说:「你……你,别得寸进尺,
让你摸就不错了。」
  大叔根本没搭理慕容雪痕,用手指在她的小穴里做起了活塞运动,雪痕刚刚
就被他挑逗得快要高潮了,这次又插进了手指,身体绷得紧紧的,轻轻哼了起来:
「哼……哼……,你别得寸进尺,快点拿开你的髒手,啊……你竟然伸进了两根!
不行,太大了,痛啊……」
  那位大叔现在连话也顾不上说了,狠狠地用两根手指抽插着雪痕的小穴,这
个胖子手上的技术确实够厉害,没几下就把雪痕弄上了高潮。
  现在雪痕的裙子已经被提到了腰部,而内裤也被那个胖子扔在了一边,光着
屁股直接坐在了车座上面。
  叶无道偷偷看了一眼下面才发现,雪痕竟然尿了,或许由於紧张加上羞耻,
在车上竟然尿了出来,弄得座位上面全是水淋淋的,湿透了。
  雪痕这时舒服的哼了一声,说:「你……你,摸够了吧?快点把内裤还我。」
  胖子这时竟然把沾满雪痕淫水和尿液的手指伸进自己口中舔了起来,雪痕看
到这又羞愧的低下头去,不敢和这个胖子大叔要内裤了。
  这时听到进站的声音,乘坐的公车到站了,雪痕赶紧把裙子拉了下去,轻轻
的把叶无道叫醒:「无道,到站了。」
  叶无道假装刚睡醒的样子:「嗯?到了?好快啊!走,咱回家了。」
  雪痕此时的脸红扑扑的,也没敢看那个大叔。
  一进门,慕容雪痕对叶无道说里句,
  「无道,我身上都是汗,去洗澡了。」
  就奔向了浴室。
  叶无道见一楼没人。
  不禁拍了下脑袋想现在不知道妈妈回来没有。
  算了,现在可以去偷窥慕容雪痕洗澡。
  「咦!」
  叶无道从妈妈房间经过时,看见妈妈杨凝冰的房门虚掩着里面发出轻微的声
音,叶无道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门前往里看去,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
妈妈穿着短裙黑色丝袜与蓝色高跟鞋,身躯正被一个背对着叶无道的男人撩起裙
子,抚摸着她的私处。
  妈妈杨凝冰问道:
  「怎么样舒服吧?」
  显然她们刚才已经干了一次了杨凝冰背后的男人将她搂住,双手熟练地就握
住她的乳房,并且开始揉捏起来。
  摸了一阵然后又将手伸进杨凝冰的裙子里面,脱下她的内裤到地上,然后手
就伸进裙子里面摸到她的小穴,手指沿着阴唇的前缘,慢慢地向后探索,他轻易
地就找到小穴的入口,手指顺利地滑入阴道里面,并且轻轻地抠摸起来。
  「鸡巴!我要鸡巴!给我,好痒啊……嗯……老刘快点给我」
  杨凝冰淫荡的告诉叫喊着。
  叶无道在门外被妈妈那淫荡的叫声弄的也是一阵难受,低头一看不知道自己
胯下的小弟弟什么时候,居然『肿』了起来。
  此时叶无道也顾不得着许多,叶无道的眼神立刻被房间里的下一幕吸引了。
  只见妈妈杨凝冰满面红霞的转过身来,像狗一样四肢趴在床上小嘴微微张开
将司机老刘的肉棒包在嘴巴里,老刘的两手在杨凝冰的身上一阵乱摸当摸到杨凝
冰高耸的胸部上时也许觉得杨凝冰的裙子十分碍事『撕……』一声将杨凝冰身上
的衣物和裙子全都撕扯下来丢在一边。
  然后才心满意足的又捏着杨凝冰的奶子,叶无道张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妈妈杨
凝冰那肥大丰满的乳房。
  「啊……不要弄了,老刘快点给我,快点干我吧」
 叶无道没有想道平时有着冰美人之称的身为市长的妈妈杨凝冰在床上和司机
  老刘交欢时居然会如此淫荡。
  老刘闻言也不含糊将杨凝冰一条穿着黑丝袜的美腿高高的举起来,整个人对
着杨凝冰横躺在挺起下身的肉棒对准目标。
  只听『滋』一声便插进了杨凝冰的洞洞里.
  「哦!好爽……好人儿……插死我了……」
  杨凝冰陷入了忘我的高潮中浪声淫语不断。
  扭动着她那性感的屁股极力的配合着老刘的进攻。
  「啊……骚货你的穴还真不错……哦……爽死了」
  老刘一边插着杨凝冰一边用着淫言秽语刺激着妈妈。
  妈妈杨凝冰两眼紧闭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口中不断的大声叫着呻吟着:
  「啊……啊……啊……用力……用力插烂我的淫穴!」
 不知道老刘插了多久叶无道只知道在老刘射了三次后妈妈杨凝冰也终於被插
  到了高潮泄了身,她小穴的淫水就如小孩尿尿般的不断流出来。
  而老刘却马上做出一个叶无道意想不到的行为,只见他趴在妈妈杨凝冰的小
穴边大口大口的吸着妈妈流出来的淫液,当喝完后还意犹未尽的在妈妈的小穴边
舔了舔。
  妈妈杨凝冰风骚的将两条穿着丝袜的媚态搭在司机老刘的腿上问道:
  「怎么样舒服了吗?」
  「嗯!夫人的骚穴还真的不错.
  我好久没有插这么好的小穴了「
  老刘一脸献媚的说着。
  「少来啦!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当老娘不知道啊!那些被你打着我的牌子带
回家的女人,那个不比我年轻有活力。」
  「怎么会呢?夫人你在我心中就是最美丽最年轻的女人。」
             老刘一脸献媚的说道
  「是吗?别以为我不知道,告诉你个老东西你和我做没什么.
  但是绝对不可以将主意打到雪痕身上。
  不然……哼哼……「
  妈妈杨凝冰忽然变得很严肃的说道,给老刘敲了个警钟。
  「可是以雪痕小姐的身体和资质进入俱乐部,一定可以帮助夫人的仕途更上
一步。」
  「老刘你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现在无道也长大了你就应该收敛一下自己的
行为,如果你敢做出什么伤害无道的事情,就别怪我不念这么多年的感情。」
  妈妈杨凝冰脸上显出一种叶无道从未见过的严肃和狠厉之色。
  「是是……我明白!」
  老刘见杨凝冰生气连忙安抚道: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去开车接无道他们了,你穿好衣服快走吧!」
  这时,叶无道赶紧假装刚回来,下了楼大声喊了句:
  「妈,我回来了!」
  刚出妈妈房间的老刘吓了一跳,赶紧想找地方躲起来,这时他看向了雪痕刚
进入的那间浴室。
  待续……话说作者是太监了吗。。。。第四级还有吗什么时候能看到待续部分呢?很精彩的说看绿文和看极品的原作真的不一样 看这个真的感觉自己硬的都快炸了啊 慕容雪痕被别人凌辱非常爽 希望作者快更新啊这个看的有点不爽啊,钢琴女神雪痕在原著中和这里反差太大了。何况吴暖月的保镖可都是龙榜级数的,混混都是秒杀。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82aa.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