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cc.com 加入收藏夹!

本帖最后由 加多宝111 于 2016-12-16 07:24 编辑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欢迎加入http://.cc--原创作者:popo_fly

    【人妻强制】【第29章】【作者:popo_fly】【首发】

  接下来的几天相对安静,妻子表现正常,而我也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不过我的内心是压抑痛苦的,连带着家庭的气氛也有点压抑。虽然我能感觉到妻子对我比之前还要温柔,甚至有一天晚上主动的用嘴来为我服务。这是之前想都不要想的。当我的肉棒被妻子温暖的小嘴包裹起来,被她的舌头温柔的舔弄着,我的愤怒和欲火就被同时点燃。我嚯的一下把坚硬的肉棒从妻子的嘴里拔出,二话不说,把妻子推到,狠狠的插进她的淫器里。妻子的阴道还有些干涩,但我毫不怜惜的开始了抽插。妻子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她本能的有些抗拒这种粗暴的性交。但是她的身体只是僵硬了一下就妥协了,随后,在我的粗暴蹂躏之中,妻子竟然也渐渐彻底动情起来,下体也变的油滑滋润,肉棒在她体内进进出出变成了一种彻底的享受。那天晚上,我狠狠的发泄着,几次三番的操干妻子,直到她累的动弹不得。事后,我也有点纳闷,怎么自己的身体竟然也能这么强。

  然而家庭的气氛并没有因为这次疯狂的性爱变好,连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阴沉。我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我的好兄弟张杰,他的职业是刑警。

  我和张杰认识时他还是一个10岁左右的小孩子。那时我也刚刚走进社会。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几个半大的孩子在一个小巷子里围堵张杰,于是就狠狠在那几个毛孩子的屁股上踹上几脚,赶跑他们,然后又把膝盖磕破的张杰送到医院处理了下。当我把他送回去的时候才知道他是个孤儿,住在孤儿院里。他还有个姐姐叫吕冰,事实上他们不是真姐妹,只是在这个孤儿院里结成了患难姐弟。

  从此我跟这一对小姐弟扯上关系,我经常去看他们,给他们送东西。而他们姐弟俩似乎对被别人领养也很在意。所以就一直留在孤儿院。我有时想把他们接出来,但我完全没法通过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审查。

  后来,这对姐弟长大读书,开始力所能及的打工。而我也在某种力量的鞭策下取得一些成功。可以轻松资助姐弟俩。结果这对姐弟都考入了警察系统,说是要扬善除恶。

  我思考良久,觉得还是把事情说给张杰,也许可以寻找一个解决办法,也许述说本身也是一种解脱。首发

  张杰接到电话,很快就出现在我定的包厢里,一见面照样是嘻嘻哈哈的说笑几句。只是他很快就发现气氛不对,于是便也严肃的坐下陪我喝酒。也许像张杰这样的孤儿才更懂得痛苦和孤独的滋味吧。

  我们对着喝了半天闷酒,我点上一支烟,在云雾缭绕之中沉默许久后,终于说了出来,“你嫂子出轨了。”

  “不能吧。”张杰的第一反应就是惊骇的否认。

  我苦笑了一下,“我在我家里见到的。”

  如果说张杰刚才只是陪着我沉默,那他现在的心情就是真的不好了,他的脸也变的阴沉起来。嘴里的烟抽的滋滋响。

  “嫂子不是这样的人啊。”他皱着眉头声音有些痛苦。

  “第一次应该是被强暴的,”我叹口气,“但她什么都没说,之后那个男人来纠缠她,她也没说也摆脱不了。”

  “操!”张杰怒骂一声,拳头狠狠砸在桌子上。震的碟子碗哗啦哗啦响。

  张杰紧接着长长吁了一口气,“嫂子的性格的确是软弱了些。”

  我没有回他,仍然低头吸烟。张杰也没有出声,我们俩闷闷的开始一包一包的吸,时不时碰一个杯,杯杯见底。

  我和张杰喝了整整一下午的闷酒。

  “哥,你说这事怎么办?只要我能做到的,都交给我。说什么也要让这家伙付出代价。”张杰忿忿的说。

  “说实话,我不知道。”我摇摇头,酒精把脑子烧的有些疼。

  “妈的,他死定了,妈的,他死定了。”张杰反反复复重复着这句话。他也有些喝高了。

  “哥,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那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张杰忽然很严肃的坐直了身子,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完全不像喝醉的样子。

  “什么事?”我问到。

  “吕冰姐爱的是你,她一直没有告诉你。她跟我结婚是假的。”张杰说到。

  “什么!”我的脑袋有些更痛了。

  其实我能感觉到吕冰对我的好感,但是我一直把她归位于报恩的心态。对我来说吕冰只是个小妹妹罢了。后来吕冰和张杰结婚,虽然我感觉有点怪怪的,可是他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虽然亲如兄妹,但毕竟不是亲兄妹,所以我还在他们的婚礼上好好祝福了他们。首发

  “我姐一直想嫁的人是你,她原本想长大了再告诉你。可使你后来找了嫂子。嫂子这么好的人,要是别人我姐还打算整整,可是嫂子这样长的好,性格也温柔的女孩就只能算了。”张杰说。

  “我姐和我结婚完全是为了让你放心,可以全部的去爱嫂子。我和我姐结婚后也一直分房睡,我姐现在还是个处女。”

  “……”我听了无言已对。

  “我叫我姐过来!”张杰站起身走出去打电话。

  “别~”,我阻止道。

  张杰还是走了出去。

  我抓起酒杯把杯中酒再次痛饮。真相,有时是如此惨烈让人无法正视。

  吕冰很快就出现在包间里,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她还穿着一身警服,显得英姿飒爽,与众不同的是警裙下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又为她平添一股妩媚的风韵。

  “两个大男人,无论遇到什么事,也不能搞成这样啊。”吕冰看着桌上堆成山的酒瓶和烟头。“别让我瞧不起你们两个啊。”

  吕冰用女人的方式迅速结束了我和张杰的宴会。我在吕冰的搀扶下,(其实我觉得自己完全不需要搀扶)坐进吕冰开来的警车。一路回到张杰和吕冰的家。

  再次踏入这个熟悉的地方颇有一种熟悉的陌生人的感觉。不由得有点唏嘘。

  “哥,我先回去躺会。让我姐陪陪你。”张杰说着要钻进自己的房间,我以前一直以为那是客房。

  “等下,”我说道,从兜里掏出一张光碟扔给她,“这是你嫂子的出轨证据。”

  “这个……”张杰有点犹豫,“不会不太好吧。”

  “没什么,”我淡淡的说,“反正都被人上了,自己人看看又怕什么。”

  我这么说着,但是却感觉心好痛。

  “那好吧。”张杰说到,眼神却分明有些躲闪。

  我内心里叹口气,我想我对张杰是了解的。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是真正爱着我妻子的,那这个人一定是张杰。每次他见到我妻子的神情和眼神都把他暴露的一览无余。

  但张杰也是够兄弟的,他也意识到那是一种无法实现的爱。所以他的选择就是远离。自从我和妻子认识并确定了恋爱关系后。张杰和我见面的机会就越来越少。即使有事他也大都选择远离我的家,远离我的妻子。

  想必这也是他和吕冰选择在我结婚之前结婚的一个原因吧。只是我当时并没有多想。反而祝福他们可以幸福永远生活在一起,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我被吕冰拉扯着进了她的卧室,或者说闺房。的确这房间看上去更像个女孩子的房间,而不是成家的女人的卧室。我迷迷糊糊的和她倒在床上,吕冰用我的一条胳膊垫在脖子下面,把我的另一条胳膊环在她身上,软软的窝在我怀里,她抬起头,脸几乎擦着我的脸。

  “哥,我,我永远是你的。”说着,她的脸绯红成一片。

  “你,可不可以,好好的爱我。”吕冰小声的问到。

  我觉的自己的脸热的有些发烫。一个结婚多年的男人竟然也再次感受到心脏砰砰的跳动。

  “把我变成只属于你的女人吧,我永远都只属于你一个人。”吕冰说着趴上来,小嘴在我脸上亲了几下,然后迫不及待的在我眼前嘟着小嘴等着我。

  我不由的暗中苦笑一下,这件事中似乎暗中得利的就得算是吕冰了。

  我还在犹豫当中,不知该怎样界定我和吕冰的感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在这个时候推进这个感情。然而一只灵巧的小手却在飞快的解除我的衣裤,当我发觉时,那只小手不客气的飞快的钻进我的内裤,一把就握住我的小弟弟开始轻轻抚弄。而我眼前,仍然是一张纯情渴望的小脸蛋。

  “呵呵。”吕冰忍不住笑起来。“没吓到你吧,我都是大姑娘了,又是搞刑侦的,什么没见过啊。”

  性器被女人的小手轻轻爱抚,我舒服的眯起眼睛。

  “不过,我真的不想再当处女了,太辛苦了,我不交给你还能交给谁?”吕冰忽然有些落寞的说,她伸出双臂搂着我的脖子一脸恳切的看着我。

  我轻轻的把吕冰搂紧怀里,抱着她。亲着她的脸蛋,耳垂,嘴唇。

  吕冰立刻激烈的回应着,伸出小舌头来和我拌来拌去。我的一只手也绕道她身后轻轻的抚摸着,感受着她弹力十足的肉体。

  吕冰已经把我的裤子和内裤都半脱下去,小手快速的撸动我的肉棒,直到我的阳具已经硬硬的一柱擎天。她才有些得意的停手,然后在我眼前红着脸有些羞涩的脱掉身上的衣物,然后大胆的凑过来。

  一个女孩子能主动做这么多,作为男人实在不能再矜持下去。我翻身抱着她压着她的身体,一只手开始在她身上捏揉,抚摸。我的龟头卡在吕冰的阴道口慢慢研磨,没多久吕冰的身体就做出回应,阴道口变的黏滑。我紧紧的搂着吕冰,把她死死的搂在怀里。据说这种姿势是女孩破处最想要最信赖的,虽然没有什么切实的证据,但我本能的用了这种方式。

  我的龟头开始沿着吕冰的阴道进入她体内的深处,把她未经人事紧紧的阴道撑的饱胀。一路前行,似乎也没有什么阻滞,但吕冰的眉头却皱紧起来,抱着我后背的胳膊也勒的紧紧的。我停下来,等吕冰看上去没有那么紧张于是再次前行。吕冰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她咬着嘴唇一声不吭。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把肉棒从她体内退出来,有些怜惜的看着她。

  “不要拔出来”,吕冰睁开眼睛看着我,“这点痛没事的,我可使警花啊,练过的。”她的胳膊紧紧拉着我,生怕我跑了似的。“刚才,刚才是我太紧张了,再来好不好。”

  “等你缓缓,我再进来。”我说。

  “别啊,现在就来。”吕冰迫不及待的的说。

  于是我二次提枪上马,肉棒再次插进吕冰的阴道。

  “嗯,”吕冰闷哼了一声,但听起来没有刚才那么痛了。

  我试着开始运动,说起来女人的第一次估计留下的印象都不会太好,不过有慢慢的爱作补偿也算有得有失。我尽可能轻柔的快速的进行,一想到我这个老肉棒现在在一个处女的肉穴里进出,立马兴奋度又提升了几分。也就两三分钟,我就强迫自己达到高潮,迅速的射了。

  我拔出肉棒,吕冰几乎是立刻蜷缩着身子伸手捂住自己的下体。看上去还是很疼的样子。

  “这么快,你舒服了么?”吕冰有点不相信的问,“要不要再来一次?”

  “你先歇歇,一会再来。”

  “噢,”吕冰爬进我的怀里,像只小猫一样蜷缩在我的怀里,我则轻轻搂着她,抚摸着她。

  吕冰显然没到高潮,但看起来她还是相当满意和幸福,是开心终于把自己送出去了么。我摇摇头,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枕着我的胳膊,吕冰居然很快的进入了梦乡,睡的还很安稳。

  也许我应该在吕冰的初夜陪她,但我还是小心翼翼的抽出胳膊,我还是准备回家。

  我走到客厅,迎面遇到张杰。

  “哥,我有句话想说。”张杰脸有点红,欲言又止的样子。

  “嗯,说吧。”

  “那个,我也是搞刑侦的,见过的也多了。嫂子这样的情况,其实也可以理解。一方面性格弱些,另一方面女人一旦跟别的男人搞过就像吃了药,停也停不下来。尤其是这种纯洁的,一旦……就……”

  我听着没有说话。首发

  “所以,我想既然这样,要不咱们……换妻,你看好不好,这样也可以让嫂子少一分外面的心思。”

  听到张杰这么说,我不由的漏出一丝苦笑。

  “那是算了,当我没说。”张杰的脸涨的通红,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转身就想走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你让我想想。”说完我也往外面走去。

  ===================================其他:

  不知不觉竟然一年过去了。

  照这个速度,也许还要一年才能写完。

   【未完待续】

        字节:9370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