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1dd.com 加入收藏夹!

本帖最后由 春漿花月 于 2016-12-4 15:37 编辑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欢迎加入http://.cc--原创作者:nujinglingg

  上篇  出牢笼的收获

  10年的牢狱之灾终于结束,接磊子出狱的,只有发小吴明泰。当年也是因为他而犯下重罪坐牢,现在吴明泰是一家医院的主治医师,娶了一个漂亮的老师,可以说收入富庶,生活惬意,唯一一点不如人意的,是三十五的年岁,结婚多年却膝下无子。首发

  “以后有什么打算么?”,红色奥迪A6里,驾车的泰明泰问道。

  “操,什么打算都没有,走着瞧”,磊子深吸一口烟,脑海中想的男欢女爱的疯狂。

  “你放心,有我一口吃的,少不了你的,以后的日子慢慢来”,吴明泰没有忘记磊子是替他受过,今天的好日子也有对方的功劳。

  “我们现在去哪?”磊子摸了摸裤裆。

  “先好好大吃一顿,买些衣服和日用品”,吴明泰扭头看了看磊子,“弟妹的事情,我会联系她,你不用操心”。

  “操,别提那贱货,老子进去没一年就跟人走了,看到的话老子削了她一对奶子”,当初的妻子美琪,在镇上是出了名的大美人,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一对会说话的眼睛让多少人难以入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娶到手,新婚之初,愣是三天三夜没出门,想起以往的美人,磊子又爱又恨。

  “别那么说,弟妹为了你的事情,四处奔波不少,一个女人家要活寡十多年,现在哪有那样的女人,你说是不是”,吴明泰有一说一,更不希望磊子再惹出事端。

  “不提这事,晚上给老子找两个漂亮的去火,都快把老子憋死了”,磊子送了松裤裆。

  “没问题,怎么的也要吃好穿好,找到落脚点再给你叫吧”,吴明泰笑笑,体谅磊子憋在体内的欲火。

  “叫我住哪里”,磊子问。

  “当然住我家”,吴明泰依然把磊子当作兄弟。

  买好物品和衣服,吃的饱饱后,二人回到吴明泰的家,高档小区,高耸入云的楼房、美轮美奂的现代设计和环境,让离开社会多年的磊子有如进了大观园。

  “嘀铃铃~~~~~~”,两人正准备出门吴明泰的手机响起,病人出现紧急情况,直接扔给磊子一张卡后,“记得是16号和18号”,告知豪门KTV的两个出台美女的号码,匆匆而去,磊子想想虽然憋得难受,但是还等着自己兄弟办事完回来一块潇洒。

  直到晚上快九点时,听到钥匙开门声,磊子放下遥控器骂骂咧咧的,准备和吴明泰出门,进门的却不是吴明泰,而是一个大约25岁的女人。顺直长发、大眼睛、高挺的鼻梁配上小巧的嘴唇,身上一套黑色职业装,胸前鼓鼓的把扣子都撑的快爆掉一般,下身短裙好似小了一号,未过膝而紧紧包住臀部,内裤的三角痕迹分明,黑色的高跟鞋,把裸露的美腿衬托的修长而诱人。

  “你是嫂子吧?”磊子咽了一口唾沫,估摸八九不离十该是吴明泰的老婆,上下打量着突然出现的美人,那表情好似恶狼见到肉一样,要不是吴明泰的关系,磊子必定扑上去干了再说。

  “你是磊子?”,伶俐看到如此粗犷的一个男人,发觉心里有种莫名的兴奋,磊子狱中十年锻炼的一身肌肉,火辣的眼神看的她有点尴尬,“怎么你一人呢?阿泰呢?”,放下随身拎包,伶俐到厨房看了看,果然没人。

  “他接了电话就出门了,应该是去医院了吧”,磊子看着伶俐的屁股和背影,扯了扯裤裆。

  “阿泰真是的,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下碗面条”。

  磊子倚在厨房门口和伶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注意力完全在女人的身体上,而伶俐感觉到后背火辣辣的眼神,更不敢回头,觉得心里那股莫名的兴奋似乎在放大,当初就是因为强奸伤人进的牢房,会不会贼心不死?不会强奸我吧?被流氓强奸是什么滋味?那么干直接插进去一定很痛吧。听说他们是三个人,有六只手、三根阴茎,被强奸的会怎样?面条做好时,伶俐感觉到自己下体有些湿润。

  把面端给磊子,便匆匆回到卧室内,反锁了房门脱了衣服,伶俐伸手摸到下体,发觉淫水已经流到了洞口外,怎么会这样?自己是老师,也有老公,被一个流氓看看就这样,伶俐感觉到一阵羞耻,而这羞耻让下体的反应更大,搔痒的刺激让手指情不自禁的插入,伶俐打开电脑、戴上耳机,找到好久没有触碰的文件夹,打开了珍藏的AV。

  许久没有手淫的伶俐,想到门外有一个强奸犯流氓,前所未有的快感累积在身体里,双腿大张爱抚着自己的阴蒂和私处,看着屏幕里的裸体大战,耳机里传来的淫乱呻吟,再次想到被流氓强奸会是怎样,伶俐狠狠的捏着自己D罩的乳房,磊子的粗犷线条清晰的在脑子里浮现。

  强烈的欲望让伶俐手淫了三次才罢手,疲惫的昏昏睡去,醒来已是凌晨3点,梳洗一番走出卧室找水喝,路过磊子的房间发现门没关、人也没在,这可什么是好,阿泰回来发现人走了没法交差,抬脚就往里迈,跨进房间时,门背后突然冲出一人把伶俐整个人一抱,甩手扔到了床上,受惊的伶俐还没来得及反应,睡衣就已被推到了胸口之上,露出一对白嫩坚挺的乳房。

  “不要~~~我是你嫂子,不要啊~~~~~~”,伶俐看清正是磊子,裸身的他看起来一身蛮力,胯下的阳物蹭到身上,感觉到火热而又十分坚硬。

  “你个骚货,男人不在家就自己手淫,操,何必浪费”,磊子一手就把伶俐的双手控制在头上,站在女人两腿之间,睡觉不穿内衣的习惯,让磊子省了一些麻烦。

  当磊子把硬梆梆地家伙插入身体时,伶俐感觉到一根粗大、滚烫、坚硬的阴茎把自己融化,低吟的呼喊,给磊子更大的勇气,纵横驰骋之下,伶俐渐渐放弃了象征式的抵抗,开始耸动屁股配合抽插,磊子发现之后开心的放开她的手脚,双手抓着伶俐的双乳,次次见底,猛插狂捅,十年的欲火在这一刻爆发。

  “啊~~~啊~~~~啊~~~~~哦~~~~啊~~~~哦~~~~”,伶俐的叫声,婉转动听,有如天籁之音,兴奋的磊子,笑看着胯下的美人,本以为晚上要以婊子为伴,没想到能干到漂亮的嫂子。

  “老子干的你爽不爽?”,磊子狠狠捅了几下问道。

  “啊~~~啊~~~不要~~~~啊~~~~”,伶俐已经沉浸在性欲之中,真真假假的回应着磊子的羞辱,前所未有的刺激,让她早把老公抛诸脑后。

  “不要?那我就停下来”,磊子故意顶再深处,不再抽插,看着伶俐满眼焦灼,不怕她不乖乖臣服。

  “别~~~别停~~~~啊~~~要~~~~啊~~~~”,接近高潮的伶俐,怎么经得起这样的考验,忙不迭地哀求。

  “要什么?”首发

  “要~~~你搞我~啊~”,伶俐努力挪动着屁股。

  “搞你?还是操你?”,磊子得寸进尺。

  “操~~我~~~啊~~~快~~~~”。

  “操你?你是谁?我喜欢操的是婊子!你是不是婊子”,磊子吃定了伶俐必定妥协,再一次羞辱胯下的女人。

  “我是婊子,操我~~~啊~~~~啊~~~~”,听完伶俐回答,磊子满意的抱起她的双腿,近乎疯狂的抽插,直接把伶俐操的啊啊大叫,直达高潮……看着还在颤栗的女人,磊子控制住射精的欲望,今晚他要把伶俐操的服服帖帖,永远忘不了自己,就算吴明泰知道,也不在乎。

  磊子抱起还没缓过来的伶俐,走到窗边撕拉一声,拉开窗帘,凌晨的窗外只有星星点点的灯光,17楼的高度俯视地面,让人惊惧,磊子让伶俐跪趴在飘窗之上,抱起圆润的屁股后入式抽插,本就惧高的伶俐在全玻璃式的飘窗上,吓得手脚发软,但又无法逃避,恐惧提升了她的快感,阴道强力的夹击着磊子的老二,很快被送上了高潮,而磊子累积多年的欲望在这一刻爆发,射精前的狂操,把伶俐整的哀叫连连,阴道未能完全装下精子,而滴落到窗台之上。

  伶俐从未给老公吴明泰口交过,但是磊子却享受到少妇的第一次口活。直到今天,伶俐才发现女人的性福是如此的让人着迷,吴明泰从没给过她。按磊子的要求摆成69式的挑逗,下体感受着男人舌尖的刺激,阴道被掰开舔弄,几乎让她没有力气照顾阴茎。

  “啪,给老子舔鸡巴”,磊子一巴掌扇在伶俐的屁股上命令道。

  “啊~~~~”,伶俐听到,赶紧把龟头吞进嘴里,发出呜呜的呻吟。

  伶俐的阴唇很厚实,阴道也并未发黑,磊子开心的玩弄着女人的下体,指点她学习口活,当伶俐以观音坐莲式坐到粗大的鸡巴上,磊子开心的抓着白嫩的双乳把玩着。

  当磊子第三次爆发射精,伶俐已经不记得自己高潮了多少次,软软的趴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疲惫的任由磊子搂抱着昏昏睡去。

  磊子醒来发现伶俐不在房间里,看到四处淫斑的大床,磊子听了听门外没有声音,套了一条裤子走了出来,四处无人,疑心伶俐会不会是去报警!赶忙回房收拾东西。此时门开看到买菜回来的伶俐。

  “你醒了”,伶俐看着只穿裤子裸身的男人,想起昨晚的疯狂,脸上一热低头不敢看他。

  “嘿,买什么好吃的?”,反应过来的磊子,凑到一身运动装的伶俐身边,故意看看袋子里的提的菜,另一手已经贴到伶俐的屁股上。

  “啊~~~不要这样,会被人看见的”,伶俐推开磊子的咸猪手,躲进厨房。

  看到女人如此表现,知道不但不会有问题,而且如此美丽大胸的良家少妇已经被征服,跟进厨房双手毫不客气地抓着伶俐的双乳,清楚的感觉到宽松的运动服内没有内衣的触觉。

  “操,没奶罩?”,磊子叫着。

  “啊~~~轻点”,被男人袭击,伶俐感觉到一丝热流从乳房流过全身,向后靠在裸露的胸膛上,娇嗔着说“你真是个流氓”。

  “哈哈,我本来就是流氓呀”,磊子打趣着,手里的力度加大不少。

  “好了,放开我吧,等下阿泰要回来的”,伶俐知道吴明泰必定是昨夜的紧急情况,早上肯定会回家。

  “回来再放开也不迟呀”,磊子紧贴着伶俐,一只手伸到裤子里,熟练的找到桃花源,伶俐的抗拒对强壮的男人没有起到一点作用,伶俐发觉自己在磊子面前就像一只小兔子,只有听从的力量,而这正是她内心所渴求的,从吴明泰结婚开始,中规中矩的性生活,让伶俐觉得犹如鸡肋,身体的欲望一直在累积、累积,不知几何成了质变,熟悉她的闺蜜和好友给她的独家外号:孟嫂(闷骚),磊子的出现,满足了她心中的幻想和身体的渴求。

  深入不多的指尖,伶俐的下体已经湿透,想起昨晚被磊子疯狂的抽插,已经陶醉,下意识的伸手到身后男人的裤裆处摸索,搁着裤子已经不过瘾,主动拉开拉链抓住磊子的大鸡巴,此时门铃响起,两人慌张的整理衣物,磊子悄悄躲进房内。

  “你怎么不带钥匙呢”,伶俐责怪门外的吴明泰,主动发难。

  “哎呀,昨天走得急了,忘了拿”,进到屋内,“我兄弟呢?你见到了吧”。

  “嗯,他在房间里”,伶俐赶紧回到厨房,庆幸吴明泰并没有发现她脸红耳热的异样。

  “怎么样?昨晚玩的开心么?”,吴明泰问及昨晚的事情。首发

  “嘿,你推荐的还能不爽?”,磊子心想,嫂子玩的比婊子爽多了。

  “你可不要告诉伶俐,她知道了可不得了”,吴明泰的小秘密比起磊子的,简直小儿科。

  通宵的劳顿让吴明泰随意吃了些,告诉伶俐照应好磊子便到卧室休息,而厨房里,本在洗碗的伶俐,硬被磊子扒了裤子,半推半就之下抽插的忘乎所以,伶俐知道老公睡觉很死,但是愣是不敢叫出声,看到美人死扛的憋着没叫出来,磊子故意的狂操伶俐,弄得她死去活来又不能叫出声,老公就在房内,这厢和别的男人苟合,而且还是一个流氓,享受快感又害怕被老公发现,紧咬嘴唇憋着没叫,快感在身体里累积的很快,伶俐感觉到灵魂都要出窍一般。当第二次高潮来袭,伶俐已经无力站住脚,而身后的磊子似乎越战越勇,没有一点射精的迹象。

  “啊~~~冤家,不行了,我们出去吧,啊~~~~”,伶俐心想出去开个房,不用这么担惊受怕的,还可以好好享受。

  “出去?好啊!”,磊子抱起伶俐就往客厅走,下身却没离开结合部。

  “啊~~~~不是~~~客厅啊~~~~啊~~~~开房~~~~啊~~~~”,磊子边走边操,伶俐说话都不能完整。

  “开什么房,射了再说”,磊子可不管伶俐的顾及,把她压在沙发上继续狂轰滥炸。

  客厅和主卧就隔着一道门,伶俐吓的大气都不敢出,紧紧抱住眼前的男人,希望对方快些射精,精虫上脑的磊子可不管那么多,怎么爽怎么操,把伶俐搞的高潮连连。昨晚的大床再次成了他们的战场,隔了一道墙似乎让伶俐安心的多,低低的呻吟和哀求,磊子知道完全征服了身下的女人,伶俐的心完全被这个男人所占据。

  “怎么样?爽透了吧?”,叼着烟的磊子,瞅了一眼躺在胸口的伶俐。

  “嗯!你怎么这么厉害”,伶俐爱抚着男人的胸膛,乖巧的有如一个小女孩。

  “这算什么,林哥都可以随心随意控制不射精,牛B的很”,磊子提到监狱的“友人”林哥,是相识多年的狱友,监狱里没有女人,但是不少是玩女人的高手,林哥便是佼佼者。

  得知林哥以往是鸡头时,伶俐的心头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做婊子是怎样的感受?那种冲动把伶俐自己都吓一跳。

  吴明泰工作紧张,家就是睡觉的酒店,几乎没有空闲,并且要求磊子没找到安家的地方前,一直住他家。而小学老师的课程少,上完课几乎完全呆在家,磊子和伶俐的关系发展到超出准夫妻的程度,有时伶俐甚至觉得磊子才是她的老公,爱屋及乌的心理让她开始接受另一个群体,游走在社会边缘的一群人。

  在磊子的浇灌下,不到三十的伶俐显得更加年轻开心,在磊子的要求下,伶俐推掉同事和闺蜜的暑期邀请,和吴明泰知道的二人跟随旅行团出游不同的是,两人租车来到监狱,接上出狱的林哥,赶往他的老巢M市。

  伶俐开着车,磊子和林哥在后座上热络的聊着,看得出来二人的关系不一般,一路来林哥看待自己的赤裸裸的眼神让她有些不安,看到二人这样的关系也放下心来。林哥拉过磊子,悄悄问伶俐的情况,磊子一五一十的告诉林哥,不缺女人的林哥,对气质身段俱佳的伶俐上了心,二人商定,只要林哥教会磊子控制的办法,林哥可以随意玩,听到两个男人放浪的笑声,女人的直觉告诉伶俐没什么好事,却又好奇他们商定的是什么事情。

  让伶俐觉得意外的是,年近四十的林哥,老婆青花却只三十来岁,相貌平平但是衣着大胆,白色短上衣露出大半的文胸,深深的乳沟和乳房清晰可见,脐环上一个叶片吊坠闪亮抢眼,花纹布质的包臀裙短的不能再短,稍有动作和角度就可以看到里头的黑色内裤。

  青花上下打量着伶俐,半透的吊带黑裙,内衣清晰可见,淡妆出游的美人额头架着一副大黑款太阳眼镜,足蹬一双缠绕式的高跟凉鞋,把膝下露出的双腿衬托的更加修长,青花问林哥是不是他带回来打头牌的女人,林哥看了看伶俐,笑了笑没有说话,直把伶俐急得赶紧澄清说自己不是来做的,是出来玩的,没想到青花把玩理解为兼职,搞得伶俐尴尬不已。

  吃过饭林哥早早把青花拉到房间,伶俐和磊子在隔壁听着他们的欢乐曲,伶俐很快被磊子扒个精光,隔着一堵墙,两个男人较量上操逼的功夫,开始有些拘谨的伶俐在此起彼伏的呻吟声中,渐渐投入这场比试,让伶俐觉得夸张的是,已经非常持久能干的磊子射精后,隔壁的音浪一直还持续了近2小时。

  林哥之前有十家鸡店,一百多号妓女,现在只剩不到十人的残花败柳,支撑剩下的一家门店。三人离开镇上到M市,接风的晚宴,几杯酒下肚,仅剩的最后一个瘸腿马仔诉说这几年的艰辛,说到难处痛哭流涕,气氛沉重,林哥宽慰他,他回来了,以后的日子一定会比以前红火。

  一面联络之前的马仔,另一面网上网下招兵买马找女人,林哥跟磊子说,要伶俐帮忙打红第一枪,而且收入全归磊子,有白拿的钱又能帮到忙,还可以学到林哥不射的本事,答应试试把伶俐搞定。

  霓虹灯闪烁之际,坐在门店里给林哥出谋划策。进门的嫖客,看到角落里穿着半透装裙子、气质高贵、美丽动人的伶俐,毫不意外的都挑她,被拒绝时几乎有一半的人选择离开,看的出来伶俐很得意自己的魅力,磊子故意和林哥要了一个炮房休息,搂着怀里的美人,想着如果能让她给自己挣一笔钱,不就可以慢慢做大了么?爱抚之下,裸身的伶俐渐渐被磊子带入情欲之中。

  炮房的隔断是木板钉成,上部完全连通,木门只有一个门闩,清晰的听着左右传来的性爱乐曲,伶俐感觉到一种大庭广众之下被扒光、被插入的异样刺激,当磊子把坚硬的老二插入她泛滥的下体时,伶俐再也忍不住,开始和其她女人一样大声的浪叫,磊子听的明白,隔壁的婊子是三分真、七分假,而伶俐是真切的感受,磊子心中有了八九成的把握。

  “骚货,把逼张开点”,磊子故意学着隔壁的男人,对伶俐叫嚷。首发

  “啊~~~啊~~~嗯~~~好~~~~再深~~~点~~~啊~~~啊~~~”,伶俐紧紧搂抱着男人,感受着对方的力量和粗犷的身形,这是她动心、动情的理由。周围传来几对男女的战斗声,让她有种自己是其中一份子的错觉,和自己一直鄙视的妓女,在一个空间里被男人肆意凌辱,下贱的刺激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

  “听到没?阿秋说那嫖客鸡巴好大,都要装不下了”,磊子和伶俐讨论着嫖客和婊子。

  “啊~~~啊~~~~嗯~~~是~~啊~~~”,伶俐身体的激烈反应,让磊子和她自己都觉的惊讶,没插一会儿,阴道就开始微微的痉挛,夹击着粗大的鸡巴。

  “阿秋对付不了那男人,派你过去给他操”。

  “啊~~~不要~~~啊~~~太~大~~~啊~~~~不要~~~~~~”,言语间,伶俐已经没有思考的能力。

  “那就换个小鸡吧的”,磊子接着话头,保持高频的抽插,下体发出咕唧咕唧的的声响。

  “不要~~~~啊~~~~我不是~~~~她们~~~~啊~~~~啊~~~~”。

  “你不是什么?”。

  “不是~~~啊~~~不是~~~~”。

  “说,不是什么”,磊子狠狠捅着,恶狠狠的问道。

  “不是~~~婊子~~~~啊~~~婊子~~~~啊~~~~啊~~~婊子~~~~啊~~~啊~~~~”。

  “在这里被操的都是婊子”,磊子的话语不容置疑。

  “啊~~~啊~~~不~~~啊~~~~啊~~~~”言语和环境给伶俐前所未有的刺激,临近高潮的身体完全控制了她的意识,只想获得更大的快感,享受欲仙欲死的巅峰。

  “说,你是婊子”,磊子知道,这是最佳时机。

  “啊~啊~啊~啊~婊~子~啊~啊~我是~婊子~啊~啊~”,早已经被磊子征服的伶俐,无法摆脱欲望的束缚,说出了不可能的话语,高潮、猛烈的高潮,让人死去活来的快感,伶俐完全漂浮到空中。

  隔壁的男男女女,听到伶俐的大叫和淫浪声,议论纷纷,一个嫖客一边操逼一边叫嚷着要认识一下,激荡夸张的议论声,传进了伶俐的耳朵,已经分不清真假虚实,伶俐心知,原来她喜欢这样的刺激。依然插在身体里的鸡巴,没等她缓过来,开始了再一波的抽插,响亮的咕唧操逼声,响彻整个大房间,甚至隔着墙的外间门店。

  “操,这婊子水真TMD多”、“兄弟,干的爽死了吧?”、“MB,跟老子比比看”……伶俐和磊子,成了所有嫖客、妓女的主角,听着来来往往的脚步声,伶俐清楚的看到门缝里有人在偷窥着房内的战斗,第一次做爱被第三个人看到,伶俐想要推开磊子的意念被身体的快感瞬间击溃,取而代之的是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到她的精彩。

  磊子发觉伶俐的眼神,也看到门缝火辣的眼神,认出了正是林哥的瘸腿的同乡马仔林康,磊子快意恩仇的抽插着美女,好似表演,甚至和其他嫖客隔空喊话,而伶俐在这几乎是“群交”的氛围里,一次又一次的被推向高潮,她爱这种高潮……“林哥,火候差不多了,等下叫她去宵夜,你再来个苦肉计”,战斗结束,磊子吞吐着眼圈和林哥说。

  “操,搞得那么大声,在外面都听的清清楚楚”,林哥开心的打趣,凭伶俐的姿色,他有信心可以让她撑起两家门店,心中窃喜。

  “哎呀,林哥这就谦虚了哈,我可还等你教我功夫呢”,磊子念念不忘的是那随心所欲,控制身体的本事。

  两人商量妥当后,把熟睡的伶俐叫起来吃夜宵,谈到刚才两人的战斗,伶俐的身体感觉有一些反应,脸上不禁泛红,既然已经发生,伶俐觉得豁达不少,不再觉得有顾及和难为情,嘴上不甘示弱和男人斗着嘴,转而林哥玩笑抛出主题说,伶俐天生是做这块的材料,要她帮忙,伶俐凤目一瞪,回击说林哥要是让青花也出来做,她就帮,她没想到的、也不想想到的是,青花当初本就是做鸡出身,因为年轻被林哥收了做媳妇,这一次也早计划让青花重操旧业打开局面,听到伶俐的允诺,磊子和林哥会心一笑,大功告成,他们不知道的是,两人第一次商量的时候,伶俐已经偷听到,本打算悄悄回家的她,经过晚上炮房的激情,深深的让伶俐对这一行有着强烈的欲望,她爱今晚的这种感觉,不想老了之后有遗憾,她想要的是更多,她记得磊子说林哥控制不射的本事、她记得门口偷窥的那一双火辣辣的眼睛、她记得进门的每一个嫖客、她记得炮房里嫖客对婊子说的每一句话,这都是她想要的。

  林哥和磊子都没想到伶俐这么容易就答应了,第三天,当伶俐看到青花的到来,心里莫名其妙打了一个激灵,她知道这将开启她另一端未曾经历过的激情。得知伶俐要和她一起接客,青花鄙夷的眼神再次打量在伶俐身上,而她并不在意。当晚,伶俐特意烫了一个卷曲长发,穿了一件白色露脐短上衣,下穿牛仔短裤,细长双腿配上黑丝袜,脚下一双黑色高跟鞋,整个人看起来成熟而淡雅,气质而闷骚,精致的淡妆和美丽的身段把其他女性甩了好几条街,首发伶俐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莉莉,磊子告诫伶俐,无论如何,一定让嫖客戴上套子。当晚伶俐接了四五十个客人,打扮风骚的青花也有近三十人的战绩。快餐式的卖春,让伶俐在一晚的时间里见识到如此多裸身饥渴的各色老少男人。

  每一晚几乎没有停歇,伶俐并不觉得累,反而很兴奋,过了几日来了大姨妈,林哥请磊子和伶俐夜宵。伶俐激动的说着这几天的心得和体会,有的男人短的都没手指长,长的几乎有二十公分,有的男人粗但是插的不深,有的男人能坚持好一阵,而有的则不到十秒钟,看上去有六七十的老人,还有貌似中学生的雏鸟……看到伶俐乐此不疲的爱上了这个职业,磊子想到白花花钞票,心里乐开了花,这更是林哥希望看到的情况,广告打的好,不如手里的婊子好。林哥告诉磊子和伶俐,他的第二家店准备的差不多了,下周和酒店谈好合作的事情,就能开张,林哥说,让伶俐去打头炮,她毫不思索,欣然同意。

  大姨妈的日子,伶俐只有睡觉和逛街两件事,某天和姐妹琴子拎着大包小包回来,发现房门内传出熟悉的男欢女爱声,趴在门上一听,是林哥、磊子和刚来的小妹舟舟,舟舟是在网上被林哥招来的,二十出头有几分韩国女人的姿色,结婚没两个月就来到M市,林哥许诺两年,至少百万存款,这对农村的虚荣少妇有着致命的杀伤力,因为年轻貌美,来了三天就有赶超伶俐的趋势,没想到的是碰上林哥、磊子和舟舟的这场戏。

  “妹子别在意,这事你当不知道为好”,大家都以为磊子和伶俐是夫妻,年纪相当的琴子有好些年的经验,奉劝伶俐看开点,别激动。

  “激动什么,我是好奇”,伶俐好奇的是,林哥的必杀技。

  “好奇?你个骚蹄子,跟我来”,琴子发觉伶俐放得开,也放心下来,两人放下东西,悄悄绕到窗户外,透过没有拉实的窗帘,清楚的看到舟舟跪趴在床上,林哥在前插在女人嘴里,磊子在后,配合无间的进出女人身体,3P的场面对琴子来说并不稀奇,而伶俐只有在AV中看过,真实发生在自己眼前,冲击着她的神经,为什么他们两不对自己做这个事,这是第一个脑海的意识,看到舟舟泥泞的下体,分明时间不短,、高潮多次的结果,面对窗户的林哥看到窗外的两人,并没停下手里的动作,一边继续和磊子说话教着什么,而舟舟的浪叫声清晰的传到窗外两人的耳朵里。

  “这小骚货挺厉害的嘛”,琴子经验丰富,看出战斗持续的时间和两个男人的功夫。

  “怎么个厉害法?”,和做鸡十年的琴子比,伶俐算是雏鸟,自然看不出其中道道。

  “嘿,小妮子,姐姐教你一招”,琴子说完,指着床上几摊新鲜和半干的水渍,教她如何看时间、谁被搞的惨。

  原来从伶俐出门逛街开始,林哥就把磊子和舟舟叫到一块,两人一边尝新货的滋味,一边教磊子怎么控制,三个多小时下来,舟舟被干的已经不记得流了多少水、高潮了多少次,第一次见识到林哥的功夫,即佩服又爽的难以抗拒。

  看着看着,伶俐觉得自己如果他们俩操的是自己,会怎样?他们会喜欢舟舟还是我呢?她虽然比我年轻几岁,但是胸和屁股没我大,林哥的老二有多大呢?比磊子的怎样?……琴子看到伶俐的神情,一眼看穿她的心思,叫醒她别做梦了,大姨妈在身,就算再痒你都要憋首发几天,这时磊子和林哥互换位置,看到窗外的两人,勾勾手要她们进来。琴子独自进到房内,果不其然,丰满的琴子被磊子一把掀开裙子,内裤的裆部扯到一边,水润的阴道被一插到底,摁倒了被干。

  短兵相接,琴子发觉男人的鸡巴不仅尺寸不错,而且有收缩的本事,十来年的经验,见识过的男人不说上万也有大几千,伸缩的老二可从没见过,琴子心中惊讶,想试试被这样的家伙玩弄会是什么结果,慢慢自己把衣服脱了精光,让人没想到的是,林哥和磊子可不是嫖客能比的,除了伸缩顶宫,两个男人操逼的经验丰富之极,深深浅浅的办法、轮番交替,从未把三五个男人放在眼里的琴子,被干的淫水不停,好久未曾有过的连番高潮不断降临。

  晚饭时分,林哥和磊子才松开精关结束战斗。换着女人试验教授,几天下来,磊子已经掌握控精的办法,学到林哥的本事。过了几日伶俐一早发现大姨妈已经告别,急不可耐的找磊子,在林哥的房间里,发现磊子、林哥、舟舟还有青花四人赤身裸体的躺在一个床上,肢体纠缠睡意正酣,只穿睡衣的她没想那么多,本想推醒磊子却把四人都弄醒,看到只穿半透丝质睡衣的伶俐,磊子立即明白,一把把她拉到床上,掀开睡裙吃着乳房,一手到下体处摸索,本想回房间玩乐的伶俐,被刺激的身子一软,一个礼拜没有性生活让伶俐觉得生活食不甘味,这一下也没管旁边还有三个人,当磊子的老二熟练的插入阴道,顿时觉得重回人间的灿烂,毫无顾忌的开始浪叫呻吟。

  “就说她是个做婊子的料吧”,起身的青花,扭着婀娜的身体,在一堆衣服里翻找,鄙夷的看着被操的伶俐说。

  “啊~~啊~~啊~~啊~~啊~~”,听到青花再次鄙夷的语言,应该为人师表的伶俐觉得自己很下贱,这种感觉又刺激着她的神经,放大了她的感觉。

  “哎呀,别这么说,都是自己人,说那么难听干什么”,林哥故意帮腔,“去把早餐拿来,今天敲三个生鸡蛋”,生鸡蛋是林哥最爱的早餐,年少夜夜笙歌疯狂时,便是靠这个。

  “等着”,青花对林哥是言听计从,翻了一件衬衣披上,就准备早餐而去。

  “第一次这么清楚看”,舟舟撑着脑袋紧盯着伶俐和磊子的结合处,看着坚硬的老二撑开骚逼,进进出出夹带着泛白的泡沫,拉着身旁的林哥,“好刺激,你来看看”。

  被磊子抱在身上狂捅的伶俐,听到还有人仔细看着私处,看着她被操的景象,顿时觉得一阵热流涌上脑袋,嗡的一声又导入到下体,高潮瞬间袭击了她的身体,欲仙欲死的快感又从下体通透到周身每一个毛孔……“呀,就高潮了啊”,舟舟激动的看着伶俐耸动的屁股和剧烈收缩的小腹,高亢尖锐的浪叫也告诉了他们,伶俐高潮了,在磊子插入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

  “磊子,再快点”,林哥看着来劲,指导着磊子别停,“对,对,再用力,狠点……”。

  “啊~啊~啊~啊~啊~啊~啊~”,本在高潮的伶俐,被磊子抱着腰部继续猛抽,干的是神魂颠倒不知所措,狂扭身躯也没能逃脱被操的命。

  “再快点,对,深点,对,出来了”,当林哥看到伶俐泛滥的下体处,“呲”的喷出液体时,乐得抓住舟舟的乳房“别停,继续,对,再狠一点”,喷出大量液体的伶俐瞬间没了声音,扭动的身体变成抽搐,每一下抽插都刺激的伶俐猛喷一下,磊子的屁股下,大片的水渍向外扩散。

  “这~~这~~~怎么回事”,舟舟一片茫然。

  “嘿,被操的失禁喷尿,果然是一块好逼”,林哥看了看还在抽插的磊子,神情别有含义,而磊子感觉到伶俐的阴道里发生了从未有过的变化,强烈的夹击让鸡巴的抽插变得困难而又爽的不得了,他也第一次把女人干到失禁,出狱能有如此美妙的嫂子陪伴,为吴明泰坐这几年牢没白做。

  林哥让舟舟把鸡巴吹硬,跪在伶俐的屁股后面,示意磊子拔出来,接替着直入伶俐的骚逼深处,软软趴在磊子身上的伶俐,没休息过来又被猛男林哥抽插,顿时感觉莫名的兴奋,快感在周身累积,不断扩大……林哥和磊子交替更换,操到伶俐没能再喷出一点尿液为止,周身抽搐没能发出一点呻吟。两人再次把一旁的舟舟当作焦点,轮番耕耘,疲惫的伶俐扭头看着两个男人耸动的屁股,觉得磊子的出现,让自己有再世为人的感觉,觉得性爱是女人存在的意义,她要为这个意义灿烂的生活。首发

  【未完待续】

  字节数:22507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1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