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业余补习老师
[上一篇:美院的故事] [下一篇:单身的老师]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3dd.com 加入收藏夹!

这事一开始就是令我惊心动魄。

  那天我轻轻敲房门,巧巧在里面叫:「进来呀!」我推开门,却看见她一丝不挂,背朝着我,正站在衣柜前面拿衣服。

  我连忙说:「对不起!」把房门关回了,在门外等着。过了一阵,她拉开门,她已穿上了睡衣。她说:「你进来呀,怎麽又跑出去了?」我说:「呃,你刚才--」她说:「我刚才是在换衣服吧了,是你,又不是别人,怕什麽呢?」我不认为不怕,不过,这件事情,还是不要争论的好,不提为妙,这事是愈辩愈糟的。

  我说:「我已经来了,你的书呢?」

  「在这里,」她在床上一坐,拿起了一叠书。她的神态很自然,我却很不自然。

  我说:「我们还是到外面去吧!」

  她说:「你怎麽了,今晚怪怪的?」

  其实是她怪怪的,她穿的睡袍那麽短,一坐下就遮不住腿子,虽然下面有内裤,那内裤却几乎是完全透明的,我可以看到那一片黑森森的阴毛,也可以透过她半透明的睡袍看到两个淡红色的乳头。我坐在她身边心情动荡得不得了。我是来为她补习功课的,而这并不是良好的学习气氛。

  她既然说我怪,我就向她指出。我说:「你年纪也不小了--」她微笑:「我已经二十一步,当然不算小!」我转身就走,她却拉住我说:「你不准走!」我说:「你给我十分钟时间好不好?」她说:「我可以给你一个钟头,你要做什麽就做什麽!」我说:「我要你做的事情就是想清楚,十分钟之後再告诉我!」我离开了她的房间,回到我自己的房间。我的心还是在狂跳。

  她实在不是不知道,而是很知道,她的用意是相当明显的,而我觉得这样很不好。

  我实在也不是她的补习教师,我祗是到她家来租一间房间住,她与她的表妹咏琪知道我是大学毕业的,而她们是大学生,要求我帮助补一补她们的功课,我答应,如此而已。但是补了两星期,她忽然这样。

  对了,咏琪,假如咏琪在家,大概就不会如此了。假如情形严重下去,升还可以托咏琪为我讲几句。

  十分钟之後有人敲门,我过去开门,我以为是巧巧,原来是咏琪。我说,我以为你出去了!」她说:「本来出去,後来头有些痛,便躲在房间里睡觉,你不是替巧巧补习吗?」我说:「她有点不舒服!」咏琪说:「她有点不舒服,我去看看!」「不,等一等,」我说,「其实不是!」「你又说她不舒服?」咏琪问。

  我觉得也是不适宜讲,只好说:「我看她像是不舒服,她没有讲,不过你去看看她吧!」她去看,巧巧是可能会讲的,即使不讲也没有所谓,不过我只是说巧巧家不舒服吧了。

  过了二十分钟,我又见到咏琪了。这时我是刚刚洗过了澡到房中,发觉她就坐在我的床上。不过她与巧巧不同,她的睡袍是没有那麽暴露的。

  她神色凝重。她说:「巧巧出去了!」

  我说:「那就算了吧,明天也可以补习!」

  她说:「我现在就是要与你谈谈她的事,情况似乎很不妙!」我说:「是吗?究竟发生了什麽?」她说:「我就是想你告诉我发生了什麽?你跟她是怎麽搅的?」「我没有搅过她呀!」我大感冤枉,她说:「但巧巧显然很生你的气!」我只好告诉咏琪刚才发生的事。

  咏琪说:「她这样做你都不明白她的意思?」

  我说:「我是有些明白的,不过,怎麽可以呢?」她说:「为什麽不可以呢?」她问的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告诉她这样总是不大好,而且也很难对她的父母长辈交代。

  咏琪说:「这也没有什麽不妥,假如你与我或者巧巧好,我们常常出去玩,长辈也不会反对,你的条件又不是不好!」「我--我--」我一时也答不上。似乎又没有什麽不妥。

  我又说:「这事也要慢慢来,何必生气?」

  「这一次就不能慢了,」咏琪说,「她说她是去找阿辉!」我说:「找阿辉,也没有什麽不好吧?」她说:「你知不知道阿辉是谁?」我茫然问:「阿辉是谁?」咏琪说:「这个阿辉,喝酒吸毒又滥交,什麽都不怕干!」我说:「那为什麽巧巧又去找他呢?」「因为阿辉一直很热烈追求她,」咏琪说,「她不喜欢就不理他,现在既然她喜欢的人不理她,她就宁可去找一个肯追求她的人了!」「这个--」我说,「未免危险吧!」咏琪说:「就是危险。阿辉祗有一个目的,就是与她上床,她说她也许会让阿辉达到目的!」「她--不会吧?」我说。

  「她是这样讲,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咏琪说,「但与这样的人一趋,也实在是很危险的!」「是呀,」我说,「你找她回来呀!」「我怎麽管得着她呢?这是你搅出来的事!」「你不可以去劝劝她吗?你去找她,跟她在一起,保护她!」「我?」咏琪说,「我很怕这些人,我恐怕我也自身难保!」我说:「那我陪你一起去好了!

  咏琪说:「你找了她回来又如何?」

  我说:「找了回来再算!」

  她说:「你不能对她好,她还是会再去的,你一定要答应,你会对她好!j我说:「清你不要令我难做好不好?」「你真的那麽讨厌她?」我说:「我没说过讨厌她,我很关心她!」「那你跟她好是不是那麽难的事呢?你对她感不感兴趣呢?」她逼我回答。

  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她说:「你不要就算了,用不着管你不要的东西给谁糟塌!」「好吧,好吧,」我说,「先找她回来再算!j咏琪说:「那麽我替你打个电话,你跟她讲,你叫她回来最有效,她一定会回来!」她用手机打了电话,交给我讲。巧巧却是那边哭。我很担心,问道:「发生了什麽?」巧巧说:「发生了什麽你也不会理我!」我说:「我来接你好不好?」巧巧说:「你会对我好?」「我一定会对你好,」我说,「你告诉我地址!」咏琪夺过电话说:「他现在就来!」跟着就挂了线。

  我说:「她现在安全吗?」

  「刚才不安全,现在已到了一住女朋友家!」

  她叫我自己去,我实在不好意思,但她说不怕,我只好去了。

  我匆匆开车到了那地址,登楼按门铃,开门的就是巧巧。她也穿着睡衣,但不是家中那套那麽暴露,没有那麽尴尬。

  她一见我就扑进我的怀中哭。

  我手足无措,轻轻拥着她,叫她告诉我发生了什麽事。她说那个阿辉对她有不轨企图,硬按住她,她打了他一掌,他也打了她一掌,不过她总算能逃脱,这里是女朋友,女朋友出去了,今晚不回家。

  我说:「为什麽你不回家呢?」

  她说:「我回去你也不会理我!」

  我说:「我现在就不是在理你吗?怎麽,你喝了酒?」「啤酒吧了,」她说,「我喝了许多!」我说:「跟那些人一起还喝酒?」「不是,」她说,「我是到了这里才喝,我心情那麽差!」这还好一些。我说:「现在没事了?」她说:「你会不会对我好?」我说:「我现在不是对你好吗?」她扭着身子:「不是这样,还要更多!」我说:「你是女孩子,为什麽这样要呢?」

  「我就是要你,」她说,「我们讲好了的。你怎麽了?送上来都不要吗?我就是想你教我做那事,我要开始就要找一个理想的男人呀!」我说:「这……这个理想的男人不是我!」她说:「你不是告诉我,你是那麽缺乏兴趣吧?难道你不是一个男人?」我说:「正是,我不是一个男人!」「什麽不是男人?」她问。

  「我…我…老实讲,」我说,「我不能做这事,我没有做过,因为我做不到,我怎能教你?」「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她说。

  「是真的,」我说,「在你的旁间里的事情我以前也遇过,我很有兴趣,我想发展,但是做不到!」她说:「究竟是发生了什麽呢?」「我不能告诉你,」我说,「不是那麽方便。你是处女,你不会懂的!」「我已不是处女,我有过经验的,」她说,「你试试讲吧,有什麽关系?来,在沙发上坐下来,好好地讲,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她既不是处女,我猜她是听得明白的,於是我坐了下来,开始对她讲。我告诉她那一次是相当可怕的经验。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在她的房间里,衣服都脱去了,但是我完全没有应有的反应,阳具硬不起来,就是完全不听话的,我做不到。

  我讲完了之後又说:「你看,你是找错了对象了,每个人都有些祗有自己才知道的困难,而这就是我的困难了,我自身难保,怎样能对你好?」她说:「我还是不大相信!」我说:「我也希望不是真的,你以为这很好受吗?」「唔,」她说,「让我试一试,我来教你!」她挨到我的身上,轻轻吻我。

  我的心又大跳起来,我说:「不要呀,这样不大好!」「用不着怕!」她说着又轻咬我的耳朵,我成身都大颤起来,也舍不得放她了。

  我把她紧紧地抱住,也热烈地吻她,我已不能顾前可不可以做到这件事,总之我觉得是非做不可。

  她也引导我的手去探索她的身体,我摸到她硬挺的乳头,她的丰茂的阴毛,那真美妙!

  跟着她的手也伸过来,大胆地握住了我的阳具,这一下简直使我整个人跳了起来。

  我连忙挣开。她说:「你没有什麽不妥呀,你看!」我用不着看也可以感觉到。她的手是满满的,我的阳具又胀又硬,像一支大棍子。我说:「我以前并不是这样的呀!」「不要紧了,」她说,「现在是就行了。来吧,来试试吧,地许可以解决你的困难!」我说:「我真的不是说谎的!」「我也相信,」她说,「也许你祗是太紧张了,现在在这里,你可以松弛,有时男人是这样的!」「你怎麽知道这许多?」我问。

  「你进来吧,」她说,「我们在床上躺下来再详,细谈!」我跟随她进入睡房中,躺在床上又松弛得多了。她仍继经与我亲热,她伸一手进我的衣内弄我的乳头,另一手继续轻握着我的阳具。那感觉好舒服,我的阳具硬得一跳一跳的,我觉得急需在她的身上找那个洞插进去,我很有信心我是有能力止性交的了。而在同时,我又本能地伸手到她的睡衣下面摸她为乳房和阴户。她在我的耳边告诉我,她是颇有经验的,她想勾引我,才装出没有经验的样子,想我主动,却刚好不行。

  我说:「那麽咏琪是也有参加这阴谋的了?」

  她说:「她是助我一臂的!」

  我说:「你们常常这样做的吗?」

  「什麽常常这样做?」她说,「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没有人追求的吗?祗是碰到一个我很想得到的男人,就是你。你不但不但不追求我,连送上都不要!」「你现在也知道我是有毛病的了!」她说:「现在没有了!」我舍不得她放手,也舍不得她停手,她也舍不得。在这样的剌激之下,我的反应使我肯定我是没有毛病的。那坚硬的状态,要它来时它不来,平时(尤其是睡着了或早起的时候),它又来了。现在却是来得合时。

  她说:「我也不相信你上次不能!」

  「上次情况不同,」我说,「她并没有这样主动!」「为什麽你不叫她主动呢?」她问。

  我说:「她也不懂,我也不懂,大家都没有经验。而且,回想起来,心情也没有现在那麽轻松冷静,我们担心随时都有人回家…」「对呀」她说,「担心随时有人回来的话,那我们砚在都没有兴趣了!」「这道理又似乎是很简单的,」说说,「为什麽以前我没有想到呢?」她说:「现在继续呀,好不好把衣服脱掉?」我忙点头,此时是我最希望的一步。

  她又问:「你想我为你脱呢,还是你为我脱?」我一时不能决定,我说:「最好是灯光暗些!」她扭扭床头灯,使灯光暗了下来。

  这样好得多了,没有那麽尴尬。

  她说:「试试我来动手好了!」

  她先行自己脱去了,然後又动手好我脱。我看得目不转睛,青春玉女真是好看,那饱满的乳房,动起来一弹弹的,阴户藏在大片阴毛中间,俯仰之间可见中一1间那一线藕色。

  我看着她,又觉得灯光太门房一些。这样美丽的肉体,在强光下看清楚多好?不过我也不能太多求了。我的阳具直立着,一跳一跳的。

  她脱好了,又轻轻握住我的阳具。我说:「你这样有经验,是不是常常做这事?」她说:「没有勾引男人的经验,却有性交的经验。我有过一个男朋友,一起两年,我们认识两星期就上床了,每星期两次,你说在这段时期内,我做过多少次?不是对多人的经验,但对这事很有经验!」这解释令我很满意。

  她接着教我要把阳具插入她的阴户。这事说是容易,初次做起来却不简单,我的阳具虽然硬了,却老是插得不准,後来她扶正我的阳具,指导我就好姿势,然後说:「插吧!」我一挺而前,由於已经对准了她的阴户的洞,而那个洞是又湿又滑的,我一下空就完全进去了,那感觉真是美死了,又远胜她用手握住我。

  我不懂什麽技巧,祗是本能地一抽一送狂冲,但这样她也是不断称赞我,说我经可爱。

  我也想说她可爱,只是不容易。我正在努力冲刺,需要喘气,没有说话的空间。

  我是正朝着一个感受的高峰去冲,她的阴户在磨擦之中发出湿的磨擦声,她的p喉咙吐出着销魂的呻吟。我终於冲到终点了,我也忘记用了多少时间,可能是相当久,因我此时已失去了时间观念。一阵电力流泻似的,精液全都射进了她的阴户,而这一刻,我真是舒服得欲仙欲死。

  事後我在喘气,她也在喘气,我奇怪她为什麽喘气,她又没有做什麽剧烈的动作。

  後来她说:「你现在知道你没有问题了吗?」

  我说:「没有问题!」

  「那麽,」她说,「以後你是我的男朋友了!」「很好,」我说,「欢迎之至!」「我真开心,」她说着又递手又抬腿,我终於成功了,我最喜欢的人做了我的男朋友!」我说:「其实我有什麽值得你喜欢的?」她说:「这是不能解释的事情,喜欢一个人是很难解释得清楚为什麽的,但是--啊,你又来了!」是的,我得过了甜头之後又想再得到。我的阳具又愤怒地抬起头来。

  她大张两腿说:「来吧!」

  我腾身而上,这次我熟练了,她祗是略为帮扶,我一插便尽入她又有非常强烈的反应,其间,她还称赞我是超人。这一称赞使我更加了不起,我发觉我可以支持很长时间,长到她终於求饶起来。

  这之後,我就常常与她欢会,我们的补习改为用她这个我友的家,我们的家也实在不方便,她的家人虽不反对我们交游,但知道我千们同睡一床的话总是不大好。

  本来她要我做她的教师,却变成她做了我的教师。但这事一学会了之後,她能教我的也就不多。

  三个月之後,我们却闹翻了。

  那一次我到她那女友家会她,她已黑着脸,我问她什麽事,她说我自己知道。我诈作不知,她说出来。

  是我企图诱惑咏琪。

  我说:「我没有跟咏琪好呀!」

  「但你有这心!」她说。

  我说:「那你想我怎麽样?」

  她说:「我要你发誓不找别女人!」

  我不肯发誓,她生气走掉了。

  她们两个都不再睬我,我便搬走了。

  我搬走了便不能再与巧巧性交,这是意中事,但我已另有了一个女朋友。颖琪对我不感兴趣我便另找。我一学会了便性生活很如意。

  也许你会说我这样是不大好的,但我没有说过我是一个很好的男人。

  本楼字节数:11763

  【全文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3dd.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美院的故事] [下一篇:单身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