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色笑傲江湖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2aa.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一回少年义举把枪迎英雄救美故事多
诗曰: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霸业雄图谈笑中,不胜作爱一场射!

  却说天下风云,尽从一本《辟邪剑谱》而起。一时引出了多少英雄少年,潇洒往事。如今尽作笑谈。问天下英雄,谁才能笑傲江湖?

  …………

  五月福州。江南草长,群莺乱飞。暮色渐沉。

  福州城外,君子林中,一间酒家,门户紧闭。

  酒家里不时传来女子呻吟之声……

  “啊,啊,二师兄,不要…………求求你,二师兄,别插我…………不要啊,……”

  原来酒家里有一男一女,男的是个老头,女的则是一个村姑打扮。只见那个女的身材修长,皮肤雪白,面容俊美,年轻秀气,真好比天仙下凡!修长曼妙的身段,像细柳一样!纤幼的蛮腰,真如水蛇一般,是正宗的水蛇腰!秀挺的酥胸,让人忍不住想抓上一把!修美的玉项和那洁白的肌肤,真是比白雪还透亮!冰肌玉骨,皮肤晶莹通透!她的眸子又深又黑,顾盼时水灵灵的!真是名符其实的凤眼蛾眉,充盈著古典美态!真是一个绝世靓女啊!哪怕是江湖前代的靓女小龙女、林诗音,恐怕也比不上她!

  那个老头正要强奸那个靓女,那个年轻小姑娘哭泣着,哀求着,但身上的衣服还是被那老色鬼给扒光了……

  那老色鬼贪婪的窥视着眼前的绝辣美人,流着口水,盯着那一对肉弹和茂密的小森林……

  只听那老头道:“小师妹,莫怪我,谁叫你平时总是装清高,对本门师兄弟都冷若冰霜,我们早就想操你啦,别以为你爹是掌门,我们就怕你,你一个骚女算狗屁!看你一和大师兄在一起时你就像条狗!哈哈哈哈……”

  这个靓女竟是这个老头的师妹?

  原来这老头是华山派的二弟子——30岁的劳德诺化装而成,而这靓女就是华山派掌门岳不群的乖女儿——岳灵珊!

  他俩奉岳不群之命,化装潜伏在福州城外,因为岳不群听说四川青城派掌门余沧海一直企图夺取辟邪剑谱,而这辟邪剑谱就在福州城的福威镖局当家——林镇南手中。他们要保护福威镖局不受青城派的欺负。而这劳德诺竟趁此机会强奸他的小师妹!

  岳灵珊就不反抗吗?

  她有把柄抓在劳德诺的手中!

  原来岳灵珊违反门规,和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发生了性关系!而偏偏被劳德诺偷看到了!劳德诺就趁着现在和小师妹单独在一起,威胁她!岳灵珊不敢不从!

  “二师兄,饶了我吧……呜呜……”

  劳德诺道:“哈哈,由不得你啦!我来啦!”

  劳德诺兴奋得急急向前一步,便把岳灵珊抱个满怀。

  岳灵珊突然被劳德诺拥入怀中,不禁“嘤!”一声惊呼,微力一挣,随即全身一阵酥软,便脱力似的靠趴在劳德诺宽阔的胸膛。

  岳灵珊只觉得一股雄性的体味直冲脑门,心神一阵汤漾,一种曾经有过的感觉,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的兴奋,让心脏有如小鹿乱撞一般混乱的跳动着。

  想当初,她把处女身献给大师兄令狐冲时,就是这种感觉!

  于是这时岳灵珊就产生了一种幻觉:她此时把劳德诺就当成令狐冲了!

  因此她干脆也就不再反抗,顺从的接受着劳德诺的奸淫,就仿佛是在被令狐冲爱抚一样!

  劳德诺拥抱着岳灵珊,胸口很清楚的感觉到有两团丰肉顶压着,岳灵珊激动的心跳似乎要从那两团丰肉,传过到劳德诺的体内,因而劳德诺清楚的感觉到那两团丰肉,正在轻微的颤动着。  

  劳德诺情不自禁,微微托起岳灵珊的脸庞,只见岳灵珊羞红的脸颊,如映红霞,紧闭双眼睫毛却颤跳着,樱红的小嘴润晶亮,彷佛像甜蜜的樱桃一般,劳德诺不禁一低头便亲吻岳灵珊。  

  岳灵珊感到劳德诺正托起自己的脸庞,连忙将眼睛紧闭,以掩饰自己的羞涩,心想劳德诺此时一定正在观看自己,羞愧得正想把头再低下时,却感到自己的嘴唇被软软的舌头贴着,顿时觉得一阵晕眩,一时却也手足无措。

  劳德诺温柔地让四片嘴唇轻轻的磨擦着,并且用舌头伸进岳灵珊的嘴里搅动着。只见岳灵珊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双手轻轻的在劳德诺的背部滑动着,柔若无骨的娇躯像虫蚓般蠕动着,似乎还可听见从喉咙发出断断续续“嗯!嗯!”的呻吟声。  

  劳德诺的嘴唇离开了,但却又往岳灵珊的耳根、颈项、香肩滑游过去。

  岳灵珊只觉得阵阵酥痒难忍,把头尽力向后仰,全身不停的颤抖着,娇喘嘘嘘!岳灵珊彷佛陷入昏睡中,已不知道劳德诺正在她身上做甚么事,只是很兴奋,蒙胧之中觉得好像很“需要”,但又说不出是“需要”甚么。  

  当劳德诺微微分开岳灵珊的前襟,亲吻岳灵珊雪白的胸口时,岳灵珊只觉得像是兴奋过度般,全身一阵酥软无力站定,而摇摇欲坠。劳德诺见状便双手横抱着软弱的岳灵珊,岳灵珊也顺手环抱着劳德诺的燕颈。

  劳德诺低头再亲吻。

  床上岳灵珊斜卧着。岳灵珊的头发披散着,一丝不挂的身躯,映在红色的鸳鸯锦被褥上,更显得晶莹剔透。

  如痴如醉的岳灵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躺到床上,更不知道自己是甚么时候变成身无寸缕,只是紧闭着双眼,双手分别上下遮掩胸口和下体,似乎是在保护甚么。

  劳德诺赤裸着身体显露出结实的肌肉,微微出汗让全身彷若有护体金罩一般。劳德诺是个调情圣手,知道怎么让异性得到最高的满足,他的双手不急不徐的在岳灵珊赤裸的躯体轻拂着,他并不急着拨开岳灵珊遮掩的手,只是在岳灵珊双手遮掩不住的边缘,搔括着乳峰根部、大腿内侧、小腹脐下……

  岳灵珊在劳德诺轻柔的挲摸下,只觉得一阵又一阵的搔痒难过,遮掩乳峰的手不禁微微用力一压,『喔!』只觉得一阵舒畅传来,岳灵珊慢慢的一次又一次的移动自己的手搓揉双乳,『嗯!』岳灵珊觉得这种感觉真棒。可是,下体的阴道里却彷佛有蚁虫在蠕动,遮掩下体的手也不禁曲指欲搔,『啊!』手指碰触的竟是自己的阴蒂,微微硬胀、微微湿润,岳灵珊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岳灵珊这些不自主的动作,劳德诺都看在眼里,心想是时候了!

  劳德诺轻轻拨开岳灵珊的双手,张嘴含着岳灵珊乳峰上胀硬的蓓蒂、一手拨弄岳灵珊阴户外的阴唇、另一只手牵引岳灵珊握住自己的肉棒。

  岳灵珊一下子就被劳德诺这“三管齐下”的连续动作,弄得既惊且讶、又害羞也舒畅,一种想解手但却又不是的感觉,只是下体全湿了,也蛮舒服的!握住肉棒的手不觉的一紧,才被挺硬肉棒的温热吓得一回神,才知自己握的竟是劳德诺的肉棒,想抽手!却又舍不得那种挺硬、温热在手的感觉。  

  劳德诺含着岳灵珊的乳头,或舌舔、或轻咬、或力吸,让岳灵珊已经顾不了少女的矜持,而呻吟着淫荡的亵语。

  劳德诺也感到岳灵珊的阴道里,有一波又一波的热潮涌出穴口,湿液入手温润滑溜。

  随着越来越高涨的情绪,岳灵珊的呻吟声也越来越高,身体颤动次数越来越密集,随着身体的颤动,握着肉棒的手也一紧一松的,弄得劳德诺的肉棒彷佛又胀大了许多。

  劳德诺觉得自己与岳灵珊的情欲,似乎已经达到最高点了,遂一翻身,把岳灵珊的双腿左右一分,扶着肉棒顶在蜜洞口。岳灵珊感觉到一根火热如刚出熔炉的铁棍,挤开阴唇顶着阴道口,一种又舒畅又空虚的感觉传自下体,不禁扭腰把阴户往上一挺,“滋!”肉棒竟顺溜的插进半个龟头。『啊!』刺痛的感觉让岳灵珊立即下腰退身。

  劳德诺刚觉得肉棒彷佛被吸吮了一下,随即又被“吐掉”,立即沉腰让肉棒对着穴口再顶入。这一来一往只听得又是“噗滋!”一声,劳德诺的龟头全挤入岳灵珊的阴户了。

  『啊!』岳灵珊又是一阵刺痛觉得下体刺痛难当,双手不禁紧紧的按住自己的大腿。劳德诺也不急躁着把肉棒再深入,只是轻轻的转动腰臀,让龟头在岳灵珊的阴户里转揉磨动。

  劳德诺揉动的动作,让岳灵珊觉得下体刺痛渐消,起而代之的却是阴道里有一阵阵痒痒的,令人有不搔不快之感。

  岳灵珊轻轻的挺动着下身,想藉着这样的动作搔搔痒处,不料这一动,却让劳德诺的肉棒又滑入阴道许多。岳灵珊感到劳德诺的肉棒很有效的搔到痒处,不但疼痛全消,而且还舒服至极,遂更用力挺腰,因为阴道更深的地方还痒着呢!  

  劳德诺觉得肉棒正一分一寸慢慢的进入阴道内,紧箍的感觉越来越明显,阴道壁的皱摺正藉着轻微的蠕动,在搔括着龟头,舒服得连劳德诺也不禁『哼!哼!』地呻吟着。  

  当劳德诺觉得肉棒已经抵到阴道的尽头了,立即很快速的提腰,“唰!”让龟头快速的退到阴道口,然后再慢慢的插入,深顶尽头。劳德诺就重复着这样的抽插动作,挑逗着岳灵珊的情欲。

  当岳灵珊觉得阴道慢慢被填满,充实的舒畅感让岳灵珊『嗯……嗯……』的呻吟着;当岳灵珊觉得阴道一阵快速的空需,不禁『啊!』一声失望的哀叹。

  岳灵珊的呻吟就彷佛有韵律节奏般:『嗯……嗯……啊!、嗯……嗯……啊!……』的吟唱着,为无限春光的房间更平添一些盎然的生气。

  劳德诺觉得岳灵珊的阴道里越来越滑溜、顺畅,便加快抽插的速度。岳灵珊也像要迎敌抗师般,把腰身尽力往上顶,让自己的身体反拱着,而阴户便是在圆弧线的最高点。

  劳德诺觉得腰眼、阴囊一阵酸麻,便知道要了。马上停止抽动肉棒,双手用力的抱紧岳灵珊的后臀,让两人的下体紧密的贴着,而肉棒则深深的顶在阴道的尽头。

  刹那间劳德诺的龟头一阵急遽的缩胀,“嗤!嗤!嗤!”一股股的浓精直射花心,舒畅至极的感觉,让劳德诺一阵颤栗。

  岳灵珊忽觉得劳德诺的肉棒竟然停止抽动,只是结结实实的填满整个阴道,不禁睁眼一瞧,正看到劳德诺的一脸严肃,赤裸的上身汗流浃背蒸光发亮。

  岳灵珊正瞧得出神,突然感到一股热潮急冲子宫,不禁脱口『啊!』惊叫一声,一种生平未遇的舒畅感让全身一阵酥软,“砰!”松躺在床上,而肉棒跟阴户也分开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

  来得竟是青城派余沧海的儿子——余大雄和他的师妹胡丽晶!

  只见余大雄身材魁梧,皮肤黝黑,一副霸气十足、不可一世的样子!

  而那胡丽晶则面容妖艳,粉面朱唇,一副风骚样子。

  看她那对狐狸似的媚眼,一看就不是正经女人!

  劳德诺急忙去开门。

  “老头,上菜,我俩急着去福州城。”

  余大雄没识破劳德诺的化装。

  岳灵珊也出来招待。

  余大雄眼睛一呆:“好美啊,快,快来和大爷我喝几杯。”

  岳灵珊不从。

  劳德诺急忙过来说情。

  余大雄道:“给老头你十两银子,让这个小美人陪我喝两杯。”

  劳德诺急忙伸手接银子,接过来的一刹那,余大雄突然扣住他手腕,运用青城派独门点穴手法——“飞龙探云手”,连点劳德诺十处大穴,劳德诺立刻昏死过去!

  这变化太突然了,岳灵珊还未反应,乳下穴就被点,不能动弹!

  “哈哈哈哈………”

  余大雄道:“你们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是化装的?”

  岳灵珊道:“你如何看出?”

  余大雄道:“你看你的脚。”

  原来刚才岳灵珊出来得急,脚部忘了化装,竟穿着一双名贵绣花鞋就出来了。乡村野店的姑娘怎能穿得起名贵的鞋?

  岳灵珊道:“本姑娘认栽,但你别想拷问出我的来历!”

  余大雄道:“好!够豪气!本大爷怎么舍得拷问你呀,我要好好疼你。”

  岳灵珊道:“你,你,你想怎样?”

  坐在一旁的胡丽晶开口了:“你说我这个色鬼师兄会对你怎样呢?”

  余大雄道:“哈哈,还是我的乖师妹了解我,好吧,一会把我的精液赏给你吃!”

  胡丽晶笑道:“谢师兄!”

  余大雄双手环抱着岳灵珊柔腰,强行亲吻岳灵珊香腮。

  岳灵珊扭动的挣扎,不但未能脱困,反而更刺激余大雄,让余大雄感到岳灵珊胸前的团肉似乎弹手有力,扭动的磨擦让余大雄的肉棒以昂然立起。

  娇弱的岳灵珊因极力的挣扎,顿感一阵逆血攻心,突然觉得眼前一黑晕眩过去了。余大雄一见岳灵珊昏迷欲倒,内心更是大喜,便将岳灵珊抱往舍内安置床上,脱除了岳灵珊身上所有衣物,顿时眼神一亮、惊为天人。  

  只见岳灵珊身无寸缕、玉体横陈,一双玉乳雪白无遐、挺拔高耸;平坦小腹,无摺无痕、滑若凝脂;双腿根部密发丛丛、乌柔亮丽……

  看得余大雄淫心剧张、兽性大发,三、两下便脱去自己的衣裤。

  余大雄低头先亲吻岳灵珊,四片热唇的磨擦,激发起热情的升华。

  余大雄的手巡视着岳灵珊的的全身,从粉颈、胸口、双乳、小腹……最后停驻在一片乌亮的绒毛上。岳灵珊的含羞带怯的掩着脸,忍不住肌肤被拂过的快感,竟也轻声的呻吟了!矜持的少女情怀令自己不敢乱动,却又忍不住受搔痒而扭动的身体。

  余大雄灵巧的手指拨弄着岳灵珊的穴口,竟然发现岳灵珊的穴口流水了,余大雄更藉爱液的滑顺,曲指向穴内慢慢的探入。

  此时的岳灵珊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着腰,不由自主配合着余大雄手指的动作。  

  此时的余大雄已经像是一头疯狂的野兽了,色欲弥漫了全身,一阵风似的挺着硬梆梆的肉棒,压在岳灵珊的身上,寻到穴口的位置,一挺腰就将肉棒插入半截。  岳灵珊正处於迷茫中,余大雄肉棒侵袭时尚无知觉,但肉棒挤入蜜穴时的刺痛,由不得她哀叫一声:『啊!痛!不要……不要……』。岳灵珊激烈的扭动着身体,试图躲避肉棒无情的进攻。

  余大雄的肉棒虽然只插入一个龟头深,却也觉得一阵箍束的快感,而岳灵珊凄惨的叫声令他一怔,欲逞兽欲的激动清醒许多,只是现在余大雄已经是骑虎难下、欲罢不能了。余大雄双臂用力紧紧搂抱着岳灵珊,虽让岳灵珊无法躲避,自己却也不敢乱动,不敢让肉棒再度更深入。

  岳灵珊初开的花蕊,虽然经不起粗大肉棒强行挤入而剧痛难挨,但也感觉得到余大雄不敢强入的体恤柔情,感激的爱意油然而生,但却也不知如何是好。

  半晌,岳灵珊觉得穴里刺痛的感觉慢慢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搔痒,阴道内更有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涌出。

  岳灵珊觉得此刻需要有个东西,伸入阴道内抠搔阴道内壁的难受,最好是余大雄的肉棒,余大雄的肉棒要是再深入一点,就能搔着痒处了。

  可是岳灵珊羞於启齿,不敢出言要余大雄把肉棒插深一点,只好轻轻摇摆下身,让蜜穴磨着肉棒。随着下体的磨蹭也让岳灵珊一阵舒爽,从喉咙间发出迷人、销魂的呻吟声。

  半天不动的余大雄觉得岳灵珊的蜜穴转动起来了,龟头又彷佛有一股温热在侵袭着,一阵舒畅的感觉令他也慢慢挺腰,肉棒就一分一分的滑入岳灵珊的蜜穴里。

  余大雄的嘴也忍不住骂起街来:“他妈的,你这个浪妇……我他妈操死你…………啊,真爽,啊……小骚货,贱货…………我插死你……你他妈太骚了,你怎么长得这么迷人,这么骚,让大哥哥我都受不了啦…………你怎么这么丰满,好大的奶子,啊,大哥哥我受不了啦,好姐姐,让小弟弟我死吧,啊啊…………”

  岳灵珊也偶尔“啊”一声,或者从嘴角缝里挤出“哼哼”的享受声……

  她太浪啦!

  余大雄越来越兴奋、疯狂。余大雄狂吻岳灵珊,使劲扇她耳光,抓她头发,用拳头打她乳房,咬她乳头,拧她屁股,挠她脚心……余大雄开始淫骂:“我插死你,你这个骚妇……碰见大哥哥是你的运气,让大哥哥的大鸡吧干死你,哈哈哈……大哥哥我厉害吧,哈哈哈……啊,太爽啦……”

  余大雄感觉快要高潮了。余大雄的大脑几乎缺氧。他的嘴不由自主的淫哼着:“你,你真棒……小弟弟我早想干你了……你好丰满,你好迷人……你真是男人的克星……啊,啊……小弟弟我太爱你了,你让我死吧,啊……我爱你……你让我干什么我都干,我就是你的狗……我要喝你的尿,我要吃你的大便……啊……你的大便,美人的大便,香……啊……我要来啦,我忍不住啦……我,我,我要射啦……啊,啊,让我死吧……啊!!!!!!!”

  余大雄要射啦!

  这时,胡丽晶一下子跪到余大雄面前:“余师兄,你刚才可是答应过我要把你的精液赏给我吃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好,好,给你吃,我,我就要射了……”

  余大雄面部极度扭曲!

  “啊!”

  余大雄射了。

  他在射精的一刹那,把鸡吧从岳灵珊的阴道里抽出来,对准了胡丽晶的媚脸!

  胡丽晶张大嘴,闭上眼。

  “滋!”

  乳白的精液喷到了胡丽晶脸上和嘴里!

  “啊!”余大雄呻吟着。

  胡丽晶幸福的接受着精浴!

  余大雄狂射三十多滴精液,无力的躺到岳灵珊身上。

  胡丽晶“咕咚”一口把嘴里的精液全咽了下去,然后又用手把脸蛋上的精液刮到了嘴里,还把沾满精液的手指嘬了又嘬!

  屋子里充满着精液的腥味……

  天渐黑了……

  突然!

  有一群人进来了!

  原来是福威镖局的大公子——林平之和一些镖师出来打猎,在回镖局的路上来这里吃酒。

  身材高大的林平之当先进来,只见屋里一个村姑打扮的裸体美人被点穴,一个赤身汉子喘息着躺在她身上,旁边一个妖艳女子满脸精液,角落里一个老头昏死过去。他先是一楞,接着鸡吧立刻直了起来!

  后面的镖师也都被这淫乱的场面吸引。

  胡丽晶也不擦干脸上的精液,就淫笑着跑到林平之一行人面前道:“余师兄,你接着插那个村姑吧,我要和这群汉子好好玩玩了!”

  林平之立刻明白这里的情况了。

  他看着被余大雄压在身下的绝世美人,不禁豪情顿长:“你们俩把那个村姑放了!不然我们就不客气啦!”

  岳灵珊在危难中见有一个英俊少年挺身而出,英雄救美,不禁心生爱慕之情,她偷偷看了林平之一眼,好帅气的少年!

  这时岳灵珊发现林平之也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她才想起来自己现在一丝不挂,不禁顿时羞红了脸!

  而林平之也发现岳灵珊注意到自己在偷看她,不禁脸颊绯红,鸡吧一阵酥麻,差点射出来!

  林平之道:“快放人!”

  胡丽晶笑道:“英俊的小哥哥,要放人可以,但我有条件!”

  林平之道:“什么条件?”

  胡丽晶笑道:“麻烦你和你的手下轮奸我,让小妹妹我爽一爽,我就放人!”

  谁也想不到她竟提出这样的条件!

  林平之想:“有便宜不赚白不赚!”

  于是林平之道:“为了救人我死都不怕,好吧,我答应你的条件!”

  那些镖师也色迷迷的齐声道:“好吧!”

  胡丽晶笑道:“辛苦各位了。”

  她一下脱光了自己的青色的小衫和外裙,再脱掉白色肚兜,一对大奶子跳了出来!

  好个狐狸精!

  胡丽晶笑问:“你们谁先来?”

  林平之道:“当然我先来!”

  林平之脱光衣服,一个巨根挺了起来!龟头暴凸,青筋暴涨,长21公分,宽8公分,鸡吧和他的身子一样白白净净!

  “哇!天哪!”胡丽晶吓了一跳,“余师兄,他的比你的还长的多呢!”

  余大雄也大吃一惊,虽然很嫉妒,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比他小。

  那些镖师也想不到林平之平时养尊处优,是个小白脸,但鸡吧却这么大!

  岳灵珊更是心中暗想:“要是用这个大鸡吧插我……不过,大师兄的鸡吧比他还长一半呢!”

  确实,令狐冲的鸡吧有30公分长!

  再说这里。

  那胡丽晶一把揪住林平之的大鸡吧,用舌头尖舔了一下!

  因为福威镖局家教甚严,所以林平之从没有在外沾花惹草过,所以他还是一个处男!所以他根本受不了胡丽晶的刺激,一下就射啦!

  林平之储藏了18年的精液一下如江海般喷了出来!

  胡丽晶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射。林平之喷了50多滴,胡丽晶脸上全是他的精液,连皮肤都看不到了!

  余大雄幸灾乐祸的说道:“胡师妹,这小白脸经看不经用啊!哈哈!”

  胡丽晶道:“余师兄,不许你这样说他,他肯定还是个处男,受不了刺激。是不是呀,我的大鸡吧哥哥?”

  林平之见她这样维护自己,心中一兴奋,鸡吧竟立刻又直了起来!

  胡丽晶道:“你看,他果然很棒!”

  余大雄妒火中烧,却也没办法。

  胡丽晶又要和林平之干,但林平之怕自己再早泄,这样就会在岳灵珊面前丢面子,于是道:“好妹子,你先和我的手下干吧,我歇会。”

  胡丽晶道:“好吧,大鸡吧哥哥,我都听你的。”

  那23个镖师急不可待的脱光衣服,23条枪对准了胡丽晶!

  一个资历最老的镖师走出来:“俺先来!”

  他30多,虎背熊腰,体形是胡丽晶的三倍,满身汗毛,十分粗犷。大鸡吧黑黝黝的,散发着臭气。

  他一把把胡丽晶压到身下,像捉小鸡一样,抽插起来!

  “啊,好棒!”胡丽晶浪叫。

  这个镖师很有经验,耐力很强,插了半个时辰:“小娘子,算你幸运,碰到俺,俺叫你知道什么人才叫汉子!”

  “大哥你就是汉子!啊,不要停!”

  “你这个狐狸精……啊,俺不行了。”

  “大哥,不要射我肚子里,喷我脸上吧!”

  “好!”

  胡丽晶张开嘴,那个镖师把鸡吧捅到她嘴里射了。

  他射完后,正要拔出,突然胡丽晶两手抓住他的软化的肉棒,用嘴使劲一吸!

  原来这是青城派绝技——死亡激情功!

  这个功夫能通过阴茎把男人的精囊里的精液吸干,都吸到自己嘴里,从而滋补养元,所以胡丽晶才会主动提出要他们把自己轮奸。由于把精液吸干,所以被吸的男人会死掉,但由于吸精的过程中,大量精液穿过阴茎,带来超长时间的快感,一次会喷出300多滴,所以死前也能享受一种平时做爱只射十几滴精液所不能比拟的快感,所以叫“死亡激情功”!

  这个功夫和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的“吸精大法”很相似,但“吸精大法”不仅能把男人精液吸干,而且能把被吸者的内力、体力都吸来,使吸者功力大增,所以这“死亡激情功”比“吸精大法”还是差很多!

  那个镖师本已射完,现在却又胡丽晶吸着不停的射了两分钟!他享受了两分钟的超强快感,射完最后一滴后,精囊空了,并且破裂,膀胱里的尿流进精囊,也被胡丽晶吸了出去!胡丽晶见吸出尿来,才停止。

  镖师死了。脸上却带着淫笑。

  林平之和其余22个镖师都吓傻了。那22个镖师急忙光着屁股往外逃。

  胡丽晶赤身飞出屋子,运用“飞龙探云手”,点倒近处的11个镖师,又把嘴里的精液吐出11滴,飞出的精液力道不减,点倒了跑远了的那11个镖师!

  好功夫!

  林平之也想逃,突然身子一麻——余大雄把他点倒了!

  胡丽晶把先点倒的11个镖师都吸死了,然后对剩下11个镖师道:“我把你们点倒,你们一动不动,这样玩没意思,干脆,我把你们解开,反正你们武功这么差,今天难逃一死,倒不如死前好好和本姑娘玩玩。怎么样?”

  那11个镖师面如土色……

  一个镖师道:“妈的,老子今天栽在一个女人手里!他妈的,你把俺解开吧,俺死前也要把你这个骚娘们好好操他妈一回!”

  其余人也说:“解开我,我要操你!”

  胡丽晶笑道:“我就喜欢你们这样!”

  她解开了他们。

  他们立刻像野兽一样开始群奸胡丽晶!

  “啊,啊,大哥哥们,轻点…………啊,啊,太美啦…………哈哈哈……………啊,我要死啦…………上天啦…………啊,我要丢啦……”

  突然!

  那11个镖师停止性交,4人按住胡丽晶的双手,4人按住她的双脚,3人压住她的身子!镖师们不想死,他们要反抗!

  胡丽晶万没想到他们会反抗!尽管她武功很高,但11个彪形大汉用劲全力压着她,再加上事发突然,所以她动弹不得。

  这些镖师武功差,不会点穴,不会轻功,但决不缺力气!

  余大雄急忙发出11件暗器,11个镖师全都命丧当场。

  可惜他的暗器还是慢了点。

  11个镖师临死前,扭碎了胡丽晶的手腕、脚腕,扒开了她的肛门,掐烂了她的乳房,胡丽晶疼得泪水、鼻涕、大小便都涌了出来——最糟糕的是,一个镖师扭断了她的脖子!

  余大雄大怒:“胡师妹!……妈的,我要报仇!”

  他抓起被点倒的林平之!

  林平之道:“你杀不了我。”

  余大雄狂笑道:“你说什么疯话,我杀不了你?哈哈!”

  林平之道:“不是疯话。”

  林平之话音未落,余大雄就吐血而亡!

  原来在余大雄就要杀林平之的时候,早先被余大雄打晕的劳德诺醒了,劳德诺毕竟是华山派二弟子,功力深厚,本应昏迷三个时辰,却一个半时辰就醒了。劳德诺趁余大雄的注意力都在林平之身上,且背对着自己,于是他从背后出掌,用一招“排山倒海”再加一招“华山压顶”,将余大雄打得吐血而亡!

  林平之长出一口气。

  岳灵珊对劳德诺道:“快把我和这位公子的穴道解开。”

  劳德诺道:“没问题,但我要先做一件事。”

  他一挺鸡吧,竟当着林平之的面开始干岳灵珊!

  当着别人的面做爱确实很刺激。

  劳德诺将已开始有些发硬的阳具对着岳灵珊的脸和鼻。

  浓浓的尿液味和阳具所散发出来的臊臭气味,使岳灵珊的情欲更加高涨,蜜屄内充满了湿滑的淫液,只觉双腿发软、浑身无力,身上的汗毛几乎都竖了起来。

  劳德诺抚摸着岳灵珊丰肥而无毛的阴阜,桃源洞口已一片泛滥。劳德诺的手指探入肥嫩而紧窄的屄缝,上下的揉弄着,又用两只手指轻轻的夹住顶端的阴蒂磨动,屄缝内黏黏滑滑温湿的淫液,沾濡满了劳德诺的手。

  劳德诺捧着岳灵珊的脸,吻着她的嘴唇,将舌头伸入岳灵珊嘴内搅动,吻得岳灵珊红霞满脸,显得十分诱人。

  岳灵珊被劳德诺抱在怀里,嘴吸吮着舌头,鼻孔闻着强烈的男人味,嫩屄内又给男人的手指揉弄着,只感到全身软绵绵,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不禁紧紧吮住了劳德诺的舌头,媚眼如丝。

  "我早就看出妳是个淫荡的小淫娃。"劳德诺说着,将抚弄着岳灵珊嫩屄的手拔了出来,将沾满淫液的手指塞进岳灵珊的口中,让岳灵珊吮食手指上的淫液。

  看着岳灵珊翘起嘴唇,半闭着眼,吮着手指的淫荡表情,劳德诺不禁淫性大发。

  只见一具迷人的少女玉体,半闭着眼睛,嘴巴微微张开,不断的将舌头伸出舔着嘴唇,轻轻的喘着气,呻吟着:"啊……啊……劳德诺……快……些给我……啊……给我……"

  岳灵珊丰满白如膏脂的身躯,一双大而美丽的乳房,粉红色的乳晕,劳德诺一只手正自抚摸着乳房,乳头已微微的凸起,另一只手正插在阴阜内搅动着。整个阴户光洁无毛,阴阜肥白丰满,如小山丘的坟起,中间只见一条窄窄的阴缝,沾满着润滑的淫液。

  岳灵珊只觉得淫屄内有如万蚁在爬动,喉舌乾燥,全身发热难受,只希望劳德诺快些用粗壮的阳具插入蜜屄内止痒。

  劳德诺自已便跪在岳灵珊双腿中间,两手将大腿分开,俯下头,用手指将肥厚的肉瓣掰往两边,将舌头伸入肥嫩丰满的、粉红色的、溢满蜜汁的阴户内搅动,吸食着流出来的花蜜。湿滑又灵巧舌头,在她敏感的下体,百无禁忌的舔吮逗弄。

  岳灵珊阴户受到刺激,阴核凸起,两边阴唇因充血而向左右微微张开,濡滑的花蜜溢满了整个阴户,发出淫靡的光泽,为迎接阳具的插入而作好了准备。

  林平之在一旁早已看得淫性大发!

  岳灵珊身躯不停的抖颤,内心淫欲的本性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阴穴传来阵阵的快感,岳灵珊不住地挺起屁股,希望劳德诺的舌头能更深入阴户内,口中无法抑制的不断发出诱人的伸吟声:"啊……啊……啊……劳德诺……快……些给我……啊……给我……快……"双腿不住地有时张开,有时合起,夹紧着劳德诺的头,双手则用力的抚摸着、压迫着自已的双乳:"啊……啊……啊……劳德诺……给我……啊……啊……快给我……"

  劳德诺抬起头,望着粉脸胀得通红的岳灵珊问:"妳要我给妳什么?快说呀!"

  "快……给我……啊……"

  "快说呀!小荡妇,要我给妳什么?说呀!"

  "给……我……我要……我要……我要……你的……阳具……插进来……给我……"

  劳德诺将岳灵珊的两腿分开抬起来,巨大的阳具硬生生地插入了岳灵珊流满淫液的蜜屄之中。劳德诺一插入去就感觉到淫屄通行无阻。

  果然这个才十五岁的小淫娃,花心早已给大师兄摘了去。

  "呀……嗯……嗯……啊……"岳灵珊的淫屄给劳德诺巨大的阳具一插入去,那份充实感使到阴道一张一合的痉挛起来,阴壁受到阳具的磨擦刺激,淫液马上涌出,快感立至,忍不住心内发出了低沉的伸吟声。

  劳德诺用阳具不断地在岳灵珊的嫩穴中抽插捣弄,每一下的冲刺,都使到淫屄内发出"噗叽、噗叽"的声音。虽然岳灵珊已非处女,但阴道仍是非常的紧窄,阴璧炽热湿润,吸吮着劳德诺的阳具,每次的抽插,都带来无可言喻的快感。

  "呀……好……好……让我肏破妳这小淫娃的臭屄……呀……呀……肏死妳……肏死妳这臭屄……"阳具传来阵阵的快感,劳德诺不禁性欲狂发,不断地用力冲刺着岳灵珊的淫屄。每一下的撞击,都使到岳灵珊雪白巨大的双乳上下左右的跌荡着,劳德诺的手伸上去紧抓这双迷人的巨乳抚弄着,用口含着乳尖,舌头不断的舔吮着凸起的乳头。

  林平之在一旁看得淫性大发,只可惜穴道被点,身体动弹不得,鸡吧肿胀到了极点,可是却无法手淫,难受得要死!

  欲仙欲死的感觉,令岳灵珊不由全身如抽筋一样的痉挛,不停的颤抖,淫液如黄河决堤般的涌出,高潮一浪接一浪的,阴户内感受着阳具带来的快感,耳边听着劳德诺淫语,淫贱的本性一下子激发了出来。

  "好……好……肏死我……我……我要……你的大阳具……每天都插入我的淫屄内……我要死……死……了……"

  看着岳灵珊的反应,劳德诺的性欲更高涨,他将岳灵珊翻过身来,只见淫液已浸湿了整个屁股,劳德诺将阳具插入岳灵珊的后庭菊花蕾中,猛烈的抽插着。

  虽然阳具和肛门都沾满着阴户流出来淫液,但第一次插入带来的撕裂感,痛得岳灵珊不禁大声的叫出来。

  紧窄的屁眼压迫着劳德诺的阳具,一轮急速的抽插后,劳德诺感到就要爆发了,他马上走向前抓住岳灵珊的秀发,把岳灵珊的脸庞拉近他的阳具,耸动着臀部,将阳具插入岳灵珊的口中。

  火热的肉棒在岳灵珊的口中耸动了一会后,马眼爆发,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岳灵珊口内,岳灵珊柔顺地将劳德诺的肉棒含着,不断地吸吮,吞下喷出的全部精液。

  劳德诺无力的躺倒……

  突然!

  余大雄飞身过来,一掌打晕了劳德诺!

  原来余大雄刚才是装死!

  余大雄知道自己明刀明枪打不过劳德诺,所以装死,现在趁劳德诺射精后浑身无力,偷袭得手!

  可是,余大雄刚才被劳德诺打得也不轻,他现在偷袭完劳德诺后,自己也倒在地上喘息。

  屋里现在只有岳灵珊、林平之、余大雄三人清醒,但三人都行动困难!

  余大雄吃力而缓慢的爬向岳灵珊,他要在岳灵珊恢复过来前杀死她!

  林平之穴道被点,但他拼命的滚到了同样穴道被点的岳灵珊身边:“姑娘别怕,有我!”

  岳灵珊好感动!

  可他俩能做什么呢?

  余大雄虽然重伤,但他毕竟还能活动,优势在他一边!

  他越爬越进了!

  岳灵珊危难中灵机一动!

  她虽然不能动弹,但还可以撒尿。她被点穴,但内力不减。只要她把内力汇聚到尿道,全力去滋出一泡尿,那么带着内力而喷出的尿液就能把重伤的余大雄滋死!!!

  于是岳灵珊把内力汇聚到了尿道口。

  但是,在这危急的时刻,她竟紧张的尿不出来!

  怎么办?

  岳灵珊又灵机一动!

  林平之就在身边,只要让他用他那长得像铁枪一样的鸡吧挠自己的尿道口,自己的尿道一受刺激,一痒痒,就能尿出去了!

  于是岳灵珊对林平之道:“公子,请,请,请用你的鸡吧捅我的,我的,我的小森林!”

  余大雄笑道:“哈哈哈,你这个骚女,临死前也不忘再爽一回。哈哈哈哈……”

  林平之脸红道:“好,我死前能把鸡吧插进姑娘这样的绝世靓女的阴道里,我也不虚此生了,我来了!”

  他身子不能动,但一挺屁股,鸡吧还是捅进了岳灵珊的阴道。

  岳灵珊身子一麻,快感无穷,但正事要紧,她强忍着快感说:“公子,请拔出来,先插我的尿道,我喜欢被插尿道!”

  余大雄越爬越进了!

  林平之顺从的拔出鸡吧,插向岳灵珊的尿道!

  因为尿道口小,所以林平之的龟头在尿道口处捅了半天,还是进不去!

  但这几下刺激已足够了。

  岳灵珊只觉得尿道口一阵酥麻,痒得要命,于是尿道口一松,终于尿了出去!

  带着内力的尿液像飞镖一样滋向毫无防备的余大雄,滋了他一头!

  他头上的太阳穴、天门穴、人中穴等死穴都被滋中!

  余大雄惨叫一声,死了。

  这次是真死了。

  终于结束了。

  而与此同时,林平之处男之身经不起刺激,也射了!

  喷了岳灵珊一身!

  岳灵珊被点穴,只有一动不动的接受这“漫天精雨”!

  她的浪嘴、脸蛋、鼻子、秀目、弯眉、香发、耳脖、媚手、巨乳、蜜穴、长腿、芳足全被喷上了精液…………

  …………

  夜已深。

  酒店外摆着25具尸体,24男1女,全都裸体。

  林平之呆坐在店里。

  劳德诺和岳灵珊先于林平之恢复过来,他俩就先匆忙离开了……

  他们不想泄露身份……

  毕竟这一次他俩给华山派丢了大人……

  现在只剩下林平之。

  他还在回味刚才往岳灵珊身上喷精的快感……

  可惜他没能知道岳灵珊的来历、姓名……

  他也不知道余大雄和胡丽晶的来历……

  过了好久。

  他突然起身。

  他要赶紧赶回镖局,把这一切禀告父亲——林镇南。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突然了。

  林平之甚至以为这一切都是梦。

  但很快他就会知道这不是梦。

  因为……

  一场灭门之灾正等着他…………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2aa.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