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7aa.com 加入收藏夹!

本帖最后由 二级流氓 于 2016-10-9 14:28 编辑

  这天,路明、盈盈、敏敏和晓妮正在淫术练功房练功。练功房就在她们卧室的隔壁,里面有一整套一流的设施,有美乳的、美腿的、美腹的、提高淫术的等等。

  今天她们锻练的内容是阴道夹力。所谓阴道夹力,是指性交时女人阴道对男人阴茎的吮吸、挤夹的能力,充分运用这种能力,能极大地增进男人性交时的快感,因此阴道夹力是高级妓女所必备的几种基本功之一。

  只见敏敏全身赤裸,双膝张开蹲在一张矮桌上,路明则跪在地板上,右手食指插在敏敏阴道中,敏敏下巴微扬,双眼迷茫,正一下一下地用力地收缩腹肌与会阴肌,使阴道努力夹紧路明的手指,滚滚流出的淡黄色淫水顺着路明的手臂一直滴到地板上!

  一会儿,路明从阴道中抽出被淫水泡得发白的手指,送到敏敏嘴边,敏敏先用鼻子闻了闻,然后毫不犹豫地张口含住,津津有味地舔食着自己的淫水。

  与此同时,盈盈和晓妮也正在各自练习,她们蹲在地上,阴道中插着一根雪亮的不锈钢金属棒,嘴里哼哼唧唧地不时发出淫荡的呻吟声……这时,门一开,夏露带着两名极漂亮的女郎走了进来,其中一名是早已认识的佳仪,她上身穿一件黑色束腰皮茄克,里面除了一只胸罩什么也没穿,下身穿一条极短的黑色紧身皮短裙,显得很性感很迷人。另一名女郎却不认识,只见她上身穿一件长度仅及乳房下缘的白色长袖弹力衫,下身穿一条脏兮兮的破旧得几乎已看不清底色的石磨蓝紧身牛仔裤,而且在大腿部还故意割了几个破洞,露出雪白的肌肤!

  「这位是佳仪,表演部经理,你们都已认识了,」夏露介绍道:「这位是张欣,她是本公司情色培训部经理。她们两位今年刚满19岁,都是孤身一人,没有家人、没有亲戚,平时吃住都在本公司,我打算让她们跟我们一起生活,各位认为如何?」「我们非常乐意!」盈盈、敏敏和晓妮异口同声地说。

  而路明则惊得目瞪口呆!

  「明,你与张欣是初次相识,准备给她什么见面礼呢?」敏敏从桌上跳下,边用手巾纸擦拭湿漉漉的阴部边问道。

  「我……不知张欣……要……」路明结巴了半天没讲出一句完整的话。

  「那你就要他的精液嘛!」佳仪低声对张欣道:「他的那个真的好大、好棒哩!」「嘻嘻,我口渴了,想吃你的精液。」张欣淫淫地一笑,很大胆地道:「不知道你能不能满足我喔?」「当然可以啦,不过要拿你的身子作交换喽!」路明说着一把搂住张欣。

  张欣很职业性地踮起脚尖,双手勾住路明的脖子,把整个身子紧紧贴在路明身上,然后疯狂地与路明接吻!

  这是一个持续整整五分钟的长吻!直把张欣吻得情意迷乱,娇哼连连。她一边接吻,一边抬起左腿,用自己的阴部去摩擦路明的大腿!

  随后,张欣边吻边把路明推到墙边,跪下去,熟练地松开路明的裤子,掏出阴茎,张口含住,开始口交,同时一双纤纤素手还握住阴茎根部,不停地用力搓捏、套弄。

  敏敏见此情景,再也忍不住了,跑到夏露跟前跪下,将嘴凑到夏露的阴部,去吮吸她的淫水。夏露见状,赶忙抬起左腿搁到椅子上以方便敏敏口交,不到一会,敏敏那高超的舌技已舔得夏露如痴如醉,只见她一边用双手把敏敏的头紧紧按在自己的阴部,一边不停地扭动下身来主动摩擦敏敏的脸。

  盈盈见状也跪到佳仪跟前,翻起她的超短裙,将头埋入她的阴部!

  晓妮当然也不甘落后,她爬到盈盈身下,抬起头去吻她的阴部。

  刹那间,练功房内出现了一幅群交淫乱的美景!

  ……

  这天晚上,根据安排由路明来奸淫张欣。

  当路明带着张欣来到自己房间时,张欣心中已晓得要干什么事了,久未作爱的她,似乎像少女第一次与男朋友上饭店开房间一样,脸上一阵一阵地发热,心中更是猛跳不已。

  一进入房间,那温度加上两人心中的兴奋感,使得路明迅速脱光了衣服。

  等张欣坐到床上时,路明也迫不及待地靠坐在她身旁。

  路明眼睛盯着张欣那裸露的腰部,心里却联想着她全身那像雪般晶莹透亮的胴体。

  当看到路明那双色迷迷的眼睛时,张欣脸颊上闪过一阵红晕,而她那坚挺的双峰,已经在不听使唤地作着不规则的颤动了,于是她赶紧躺了下去,面向着路明,欲火如焚,眉眼如丝。

  这时的路明早已是欲火中烧,他趁着张欣躺下的时刻,双手齐来,粗暴地剥下她身上那条破牛仔裤!

  张欣也几乎在同一时刻自动脱掉了上衣和胸罩!

  路明马上又动手撕掉了张欣身上现在那唯一的障碍物……一条白色薄纱三角裤!

  随着裸体的呈现,一股像火焰似熔岩一般的滚烫的热流烧遍了张欣的全身,使她失去女人固有的矜持。

  看着全身不留片物的她,那光滑柔润的胴体、那雪白的粉颊、那结实而富有弹性的乳房、那修长的大腿,以及那丰满而肥大的阴唇,还有围绕在其周围的毛茸茸的阴毛,这一切都在引诱着路明去占有她、蹂躏她!

  路明移动下身,对准张欣的阴部,不顾一切地压了上去。张欣幸福地闭上眼睛,扬起下巴,四片嘴唇紧紧地合一起了,吻!长长的热吻……哇!张欣的香舌又嫩又软,柔柔地在路明的嘴中有韵律的滑动,路明亦用舌头翻弄着她,当他将舌儿伸入张欣口内时,她便立刻吸吮起来。渐渐地,她疯狂了,她的粉脸更是红潮满面,好似要滴出血来!

  张欣轻微地颤抖着,嘴里发出呐呐呓语:「好……好爽……爽……明……我……我那……阴道……真……真是……痒……痒到了极点……」张欣的呻吟声如鸟鸣一样的迷人,听得路明欲火中烧,他俩的体温在不断地升跃着、颤抖着,他们已浑忘了自我的存在,只有那性欲之火,由舌尖传遍了全身,每个细胞都因抚弄而兴奋不已,路明及张欣那失去理智的身体开始沸腾、开始冲动了。

  只听张欣大声浪叫着:「真……真爽……啊啊……好……好久……没……如此……这……这般舒服……明……你……你赶快……吸吮……我那双乳……那乳尖……痒……哼……啊啊啊!……」路明照着张欣的话去做,只见张欣的乳头呈粉红色,坚挺地高耸着。

  路明一口将乳头含入嘴中吸吮,那乳头在他口中跳动着,他使出浑身解数,用牙齿轻咬、用嘴唇猛吸,直把张欣弄得浪哼连连……这时路明由乳头慢慢地一路吻了下去,当他吻到张欣那高高凸起的阴部时,张欣自动把左腿往上抬,整个阴部就好像是一片裂开的水蜜桃,那密密的阴毛,黑得发亮,与那洁白的肌肤互相辉映,可爱极了!还有那隐隐约约的湿润的阴道口,真叫人垂涎三尺呢!

  于是路明先用舌头去舔她,随后又用嘴对准阴道猛吸。这一来,张欣全身扭动,嘴里连连浪哼,阴部淫水更是泛滥成灾,散发出一股股诱人的轻香。

  「明……我……我还要嚐……嚐你……那……那大阴茎……的……味道……我……已好久……好久……没有……吃过其他……男人的……阴茎……了……哼嗯……哼嗯……哼嗯……」于是路明坐起来,身子倚靠在床头上,张欣立刻翻身而上,把整个头部埋入路明的双腿之间。

  只见张欣小嘴一张,路明那根挺直、粗壮的、几乎20厘米长的大阴茎已整根落入她的嘴中。

  一会儿后……

  「明……我……我下面……那……已经……受……受不了了……你……你快用那……那大阴茎……插进去……给……给我……太久没有滋润……的……阴道……止……止止痒……哼……嗯……哼……唔……」张欣边浪叫着,身体边挺了上来,好让她那痒得厉害的阴道能够接触到路明的大阴茎。

  可是路明并没有急于插入的意思,他边用嘴吸吮着张欣的乳头,边用阴茎去摩擦她的阴部,这直把张欣磨得上气不接下气,心里头难过万分,那久未作爱的阴道更是浪水如潮涌般,喷流在路明的阴茎上。

  「啊啊……明……亲爱的……求饶了……饶饶……快插进去吧……啊……求求你……插进……进去吧……啊啊……不得了了……」张欣更加夸张地浪叫着。

  路明于是双手一抱,双双滚在床上了。他先采取由后向前的姿式,俩人双眼相看,奋战不已。

  连续抽送百馀下之后,路明便将张欣的身子翻转过来,把她仰放在大床上。

  而张欣则配合着,将两条雪白的大腿V字大分,好让路明那根大阴茎插得更加深入,同时她还采取主动攻势,将两腿向上交叉夹住路明的腰部,并用力摇摆自己的臀部,以迎接抽送。

  路明在一边抽送的同时,一边又用手去搓捏张欣的乳房。

  这使得张欣彻底疯了,她口中狂叫:「插得……我……好爽……爽……实在……美妙……我……我那阴道……里面……太久……没……有……这样……爽过了……明……我……我真的好……舒服……你……你……再用力……干……使我……飘飘欲仙……哼……哼……嗯……太……太美了……唔……」只见张欣娇呼连连,脸上露出陶醉的神色,她已嚐到了好久好久没有过的甜头。

  路明渐由慢而急,由浅而深,有时候又让阴茎在子宫口旋转磨擦,使张欣因极度快感而忍不住频频颤抖。接着路明又叫张欣趴在地上,他由背后跪着,挺起大阴茎往前一送,「滋」的一声整条阴茎应声而入。那像狗爬式的作爱方式,使张欣觉得阴道里又酸又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口中也语无伦次地娇喊起来:「唉呀……嗯……明……插……插死……我……我吧……你……你的大阴茎……好长……好粗……好硬……插得……我……骨头……都……都要酥了……哼……哼……你是我……见过的……最棒……棒的男人……啊啊啊……啊啊啊……爽……爽死了……我……快……快没命了……哦……哦哦……爽死了……唉……太……太美妙了……好……好舒服……嗯嗯……我……我可活……活不成了……哼……嗯……要……要上天了……啊啊……丢……我要丢……要丢了……明……快……快用力……快再……再狠……狠干两下……让我……更……更痛快地……弄出来……哼……哼……对……对了……丢……丢了……唔……啊啊啊……」张欣一声惨叫,全身如触电般地一阵抽搐,阴道一阵紧缩,一股滚烫的淫精喷射而出!

  路明的阴茎被那热呼呼的淫精一射,不觉精关一紧,阴茎一阵跳动,将一股股浓浓的精液笔直地射入张欣的阴道。

  刹那间,张欣情意翻腾,爱神使她的心志全失去了控制,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她如同临终般的瞪着双眼昏死过去了。

  良久……

  俩人都裸露着身子,互相紧贴着偎依在一起。淡淡的灯光照着路明那健壮的身体,下面的阴茎休息了这一会儿,又硬挺了起来,那巨大的龟头刚好顶在张欣的阴蒂之上。

  「明,刚才感到舒畅吗?」张欣问。

  「亲爱的,那是我有生以来,感到最美妙的时刻。你呢?」「哼!你骗人,你有那么多淫女陪你,可我只有你这么一个男人!」「不,你最行,我从来都没有这么爽过!」

  说到这里,张欣语调一转,吐气如兰,发出醉人的清香,她心中更像小鹿般的跳动,一股热流如触电似的冲向她的全身:「明……我……还想要……」「我也是!」路明说着将手指插入张欣阴道并用力抠动。

  「啊……」张欣迅速升起一种异样的快感,既痛楚又销魂,她禁不住娇躯颤抖,立刻又坠入欲火的燃烧之中了。

  路明翻身抱住那如兰似麝的软绵香躯,那颤抖的双乳、那惊悸的阴部,使他再度的冲动起来。

  这时的张欣半张着星目,露出长长的睫毛,她就像一只柔顺的绵羊,温柔妩媚,等待着路明去进攻、去蹂躏。

  「明……这次……由我在上……你就在下,把你那……阴茎扶正即可……好吗?」「欣……你真浪!」于是,路明仰面朝上躺好,张欣则八字分开两条白嫩的大腿,跪坐在路明的大腿上,用手指分开自己的大小阴唇,熬了这些时候,淫水早已是泛滥于阴部,张欣把她的阴道对准路明的大阴茎用力套了上去,只听「噗滋!」一声,不偏不倚,阴茎全根应声而入。

  两个乾柴烈火,只听见一连串「渍渍」的淫水声和「噗噗咋咋」的抽插声,张欣的双眼已经细眯得像一条缝,细腰扭摆得更加急,那两扇肥厚的大阴唇一开一合、一张一收,紧紧地咬着那根粗大的阴茎不放。

  这一阵猛烈的肉搏战,坚持了将近一个小时之久。

  张欣摆臀、里夹、外夹,把路明夹得服服贴贴,直把她的床上功夫,佩服到家。

  张欣那淡黄色的淫水,更是不停往床铺上流。

  「欣……你浪起来,特别是那粉臀摆起来,真性感……」「你喜欢吗?」张欣问道。

  「何止喜欢!」路明道。

  「那我太高兴了!」张欣道。

  「我真希望我那阴茎能永远让你套玩!」路明道。

  「我也是,我希望你会喜欢我的阴道!」张欣道。

  俩人边说边套玩着,充满了无限春情!张欣心醉得像一匹发狂的野马奔腾在原野上,不住地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下下是那样的直捣黄龙!她阴部前挺,上身后仰,乌黑的长发随着身体的上下起伏而前后飘舞!

  突然,张欣加速套弄起来,她也更加淫浪了,口里的喊声更是含糊不清了!

  「哦……我……我的心肝宝贝……今天……可……可够……爽……够舒服了……我我的……骨头……都要酥了……明……你……你真好……你……真棒……你实在……太棒了……我……不知……该……该怎么……哼……哼……丢……丢了……啊……」只见张欣上身先是大幅度地后仰,随即又惨叫着向前扑倒在路明身上。而路明则感到张欣猛然收紧阴道壁,随即一股淫精冲出子宫,烫得自己的阴茎舒服无比。

  随着张欣达到高潮,路明也已爬上性的巅峰,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将她一抱,那个大龟头吻住子宫颈一阵跳动,阳关一阵紧缩,阴茎一挺,一连串热辣辣的精液像连珠炮似的直射进张欣的身体深处!路明只觉得全身轻松无比。

  而张欣此时全身瘫倒在路明的身上,有如窒息般,她瘫痪了,也满足了,灵魂轻飘飘的随风飞扬了。

  路明紧紧地抱着张欣,让她那两个高耸的乳峰紧紧地压在自己胸部之上,并让尚未疲软的阴茎继续留在张欣的阴道里,然后慢慢睡了去。

  松驰之后,这等肌肤相亲的感觉,实在也是美妙无比的。

  ……

  十分钟之后,张欣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明,我还要!」……

  张欣真不愧是情色培训部的经理,不但淫术远胜其馀五个淫女,而且性欲之强令人瞠目结舌,这天晚上路明虽然连服三次淫药,仍是不能满足张欣!最后不得不动用电动阴道按摩器和电击器,在其阴道和乳房双管齐下,才算把她给制服了。

  原来张欣虽然才19岁,但她在培训部已干了两年,在这两年中,她天天与参加培训的学员一道锻炼,一道接受各种淫具的磨练,早已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第二天据佳仪介绍,张欣在一次表演中曾有在一小时内连续接受12名健壮小伙子的轮肏而反把这12名小伙子累昏过去的辉煌记录!

  字节数:11548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7aa.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