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极品舞娘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89aa.com 加入收藏夹!




我的脱衣舞娘

莎拉在回家的路上哭了一路。她的混蛋男友恰恰在周年纪念日放了她鸽子。
做为一个单身妈妈,并不是总能腾出合适的时间约会,她以为终于找到一个人能接受她和她的现状。现在是晚上10点种,她知道她的儿子佛兰克正和他的朋友在家里。她只想不被人察觉的进入卧室,换上舒服的睡衣,独自度过今晚余下的时间。

莎拉今年38岁,15年前她的丈夫跟秘书跑了以后就一直是个单身母亲。当时她的儿子只有三岁,所以他从来没有感觉过父爱。独自带大儿子对莎拉来讲是很艰难的一段经历,她一直期待着儿子念上大学并能够独立生活。

莎拉看起来非常美丽,这和她现在的心情正相反。她为这个特殊的夜晚精心打扮了一番。她穿着她最性感的短小的黑色晚礼裙,裙子只遮盖了一半的大腿,贴身的布料很好的勾勒出她完美的身体。衣服紧紧裹绕着身体,只在左边臀部上扣着。前面两块布料的交叠处开了一个缺口裸露着她不大却挺拔的乳房中深深的乳沟。在她每迈一步就会隐约看到大腿根的步伐中,缺口中的乳沟也在变换着形状。

之所以选择这个独特的礼服的原因,是只需要把一边的环扣松开,整件衣服就会从她身体上滑下,而再不用多余的动作。她幻想着在周年纪念日,在男友的家里把自己的身体作为礼物展开在他面前,然后把他干到口吐白沫为止。

在礼服里,穿着一件紧身的紫色网眼带黑蕾丝的内衣,几乎透明的紫色网眼包裹着背部和旁边。黑色的蕾丝装饰内衣的边缘,以及从两个乳房到大腿的交叉点以一个倒三角的形状以复杂的图案和排列覆盖着前面,暴露出几乎全部的乳房和腹部。为了配套,她穿了一条黑蕾丝g-string内裤(G-STRING在股沟位置来了场更彻底的革命,收缩成仅为一厘米宽绳状设计,使你穿紧身衣时更无任何痕迹可寻,且绳状宽度恰到好处地使你自在又无任何束缚之感。而一般来说T-back的后面的线条稍微宽一点,呈布状。),超薄高腿黑色吊带丝袜,一双12cm高的黑色「操我」牌女式浅口皮鞋。

对于一位38岁的女人来讲,莎拉仍旧保持着活力和相当苗条的身材。她身高1。65米,身上几乎没有多余的赘肉,腰肢纤细臀部宽大,真正沙漏般的体形。莎拉有着黑缎子般的短发,越发衬托出她天鹅一样的胫部。

把车开进车库时,她注意到有辆车停在房子前,引擎还未熄灭,一个女人正向门口走去。

「需要帮忙吗?」莎拉冲那个女人喊道,一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女人转身面向她,莎拉马上意识到她是位妓女。她穿着一件露出大半个屁股的粉红带荧光的紧身衣,扎起来的褪色的金黄色头发和3米远就能闻到的廉价香水味。
「哦,我来这里参加一个聚会。」女人的鼻音很重。

「聚会?我觉得你走错房间了。」莎拉严厉的说。

「这里是杰佛森街第421号,对吗?」

「没错,不过我想这里有些误会。」

「我可不这么想。一个叫德里克的家伙打电话说他和他的朋友们需要一些消遣,所以我来了。」

莎拉知道这个名字,是她儿子的一位朋友。她敢相信她的儿子竟然订了脱衣舞表演。

「恩,你到底想做什么,……小姐?」

「我叫斯塔拉,并且我是一名成人演艺人员。」

「你是个脱衣舞女?」

「我更喜欢被称为演员。」

「演员,呃?你准备为一群18岁大的孩子们表演些什么呢?」

「相信我亲爱的,他们不是孩子。不管你喜不喜欢他们都已经成年了。」
「我想你应该离开。」莎拉有些生气,今晚经历过这么不愉快的事后,还要跟一个脱衣舞女在自家门口争吵。

「你要先付给我报酬,否则我哪也不去。」斯塔拉用拇指朝街边停的汽车指了指。

「一般来说这样的表演需要收费250美圆,不过这些孩子预订的是高级打包服务。」

「多少钱?」

「加小费共600美圆。」

莎拉有点无所适从。她想把脱衣舞女赶走,又不想在自家草坪里闹出事来。
她翻了翻钱包,还好之前她为了给修剪草坪的人付钱,专门去银行拿了现金。她数了数然后把钱拿给斯塔拉。

「就这么多了,只有500美圆。我想你也猜到了,你没得到小费。」
「真是胡扯,我的时间很宝贵的。」

「那就找另一个地方脱去吧,拿着你的钱立刻离开这里,否则我就报警。」
她知道这是个无力的威胁,不过也没别的办法。

斯塔拉看从她这里也拿不到更多的钱了,于是从她手里抓过钞票,一边向汽车走一边回头冲莎拉说:「有这样的身材和理财手段,你应该给我们打个电话。
我确信有大把年轻人会给一位性感的城郊家庭脱衣主妇很好的价钱。「
莎拉没有理会斯塔拉。进了房间,她径直走向通向地下室的门,高声叫着儿子的名字。

隔着门她听到那边因为她的到来产生的骚动惊讶震惊的模糊的声音,等着儿子开门出来。带着儿子走进厨房,她怒声说:「你得好好给我解释一下!」她的语气毫无疑问的表明有多生气。

「我……呃……对不起妈妈。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早回家。」

「我打赌你不会想到。」

莎拉站在厨房里,胳膊交叉在胸前,等着他的回答。过了会看儿子没反应,她继续说:「为了让斯塔拉走人花了我600美圆。白白丢了600美圆,我要我的钱现在就回来!」她推测因为刚刚打发掉脱衣舞女,佛兰克应该不会知道少给了她100美圆。

「噢……给我一分钟,我把钱给你拿来。」

佛兰克转身一溜烟消失在楼梯口。莎拉在厨房里听到他们模糊的说话声,她儿子正在解释发生了什么事。

「你是说我们付了钱,却没有看到表演?」

「杜德,她真的很生气,快把钱给我。」

「佛兰克,她现在正烦你呢,让我来解决吧。」莎拉认出这是德里克的声音。
又过了一段模糊的讨论声,莎拉听到有人走上来,然后德里克走进了厨房,拿着一把现金。

「很抱歉,安德森夫人。我们不该做这样的事。」

「我确信你确实感到抱歉。」

他伸出手把钱递给她。

「这是600美圆。」

「只有600美圆?我的小费呢?」

「抱歉,佛兰克没有说什么小费啊。」他感觉她开始冷静下来,变成了个自做聪明的家伙。

「我通常只在表演完才给小费。」

「噢?」她努力保持严厉的表情,心里感觉和儿子的朋友谈这样的内容实在有些荒诞。

「好吧,看起来你今晚余下的时间很有空而我们的娱乐节目也泡汤了。」他停了一下,继续说道,「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们会很欢迎你的加入。」

「我想你的意思是,让我为你和你的朋友们跳脱衣舞?」

让他备受鼓舞的是她没有当场打他一巴掌。

「可是,我们确实付给你钱了。」他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表现的好象她应该明白这其中的逻辑才对。

「德里克,你们不会想看我这样一个老女人脱衣服的。」

「莎拉,」他改换了称呼,希望能够说服她。「首先你并不老,而且还非常性感。实际上,你可以说是熟女中的极品。」

「熟女?」莎拉很确切的知道他的意思,她只是想让他感觉难为情。

「呃,对的。你知道,我确实想干一位母亲。」德里克红着脸忐忑的说。
「你刚才是说你想操我?」莎拉挑了挑眉毛,这个新话题让她双腿中间有种被针扎到的兴奋感。

「恩,你不会怪我吧?你的身材简直性感的冒烟儿,我敢打赌佛兰克的所有朋友都想操你!」

莎拉不知道她是否会用另一种眼光看待儿子朋友。「我想你应该把你的注意力放在同龄人的身上德里克,我该去睡觉了。」

莎拉转身离开时,德里克赶忙说:「好吧,如果你改主意了,莎拉,你知道在哪能找到我们。」

「做梦吧。」

回到楼上的卧室,莎拉把自己丢在床上,回想一个18岁的男孩刚刚告诉自己说想干她,不禁笑了起来。一屋子的年轻人一边盯着自己的身体一边幻想和自己性交的想法很快就让被男友放鸽子的不快情绪烟消云散。

可能是因为完餐喝了些酒,她越是努力,那群旺盛的年轻人越是清晰。半个小时后她在房间里想到,既然已经穿好了礼服要给男友展示自己的身体,那就不要浪费掉。她鼓了鼓勇气决定去地下室找些乐子。补了补妆,多喷了点香水,然后下楼了。

走下楼梯时,莎拉听到电视的声音,一群孩子在地下室胡乱坐着。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电视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

「妈妈!」佛兰克差点给啤酒憋过去。

站在地下室里面,莎拉双手放在臀上,向周围打量着房间。她的儿子正和三个朋友坐在沙发上:德里克,罗布和马克。在每个人的眼睛上停留了一下,适应了一下环境。德里克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好象他早知道她会来。

「好吧,既然你们付了钱,我想我为你们表演一下才算公平。」莎拉让身体的重心从一只脚换到另一只脚。

佛兰克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很显然她是认真的。

「妈妈?」他从刚开始的惊讶变成了迷惑。

「有什么问题吗佛兰克?你难道不认为对一位脱衣舞女来讲你妈妈的身材已经足够好?」

她看到他的朋友们一起朝他看,担心他说出坏事的话来。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出来。

「你们不想看场秀?」莎拉撅起了嘴。德里克在她儿子的肋骨上戳了戳,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话。

「我们怎么能拒绝您的好意呢,安德森太太。」德里克跳出来救场了。
莎拉看着儿子的表情。他也张着嘴睁大了眼睛回望,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德森太太……」她越说声音越小。「听起来对一位脱衣舞女来说,不大合适,是吗?你们为什么不叫我莎拉?」

「就叫莎拉。」德里克连忙插嘴,别的孩子也都点头同意。

「既然都清楚了,那就关掉电视,把音乐放出来。」为这些孩子们表演脱衣,莎拉期待的同时有些激动。她走向开关,把灯调的暗一些,然后站在房间中间准备表演。

莎拉不再催促,等着德里克把音乐搞好。

「恩,600美圆能看到什么样的表演?」

莎拉看着男孩们在沙发上不舒服的扭动着身体,有些不确定这些孩子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快感。

德里克又一次充当了话筒。

「我们确实预订了高级打包服务。」

「我想高级打包服务应该不止是脱衣舞……」

「呃……还有在腿中间跳。」德里克的脸象萝卜一样红。

「我们开始普通的部分,看看能走到哪儿。」在一群发情的孩子面前展示自己的身体,莎拉感觉到自己双腿间的温度开始升高。随着音乐她开始摇动身体,孩子们每人开了一瓶啤酒。

她以前从没跳过脱衣舞,不过对这些观众来说,不管怎样都会很喜欢。看着冰啤酒,她慢慢走近德里克——他的双腿大大的分开着。她弯下腰,一只手放在他的膝盖上,另一只手拿过他的啤酒。

站在他张开的双腿中,突突突的喝完,还给他一个空罐子。啤酒能帮她平静和放松。莎拉向下望进德里克的眼睛,摇动着身体。她看出了他眼中的欲望——他真的想操她。和他性交的想法出现在脑子里,她感到她的阴道湿了。

过了几分钟她回到房间中央,双手穿过身体。她的手在臀部,小腹和乳房之间来回游动。

她把两只乳房推到一起,隔着薄薄的丝织外衣感觉到硬起的乳头。在她的儿子和他朋友面前,莎拉闭上眼,按摩着自己的两个乳房,揉捏着自己的乳头。
佛兰克还没从他妈妈在自己和自己的朋友面前跳脱衣舞的现实中回过神来。
他知道她在挑逗他们甚至可能更屌,但是他已经硬的快爆了。

莎拉慢慢转过身。背对着观众弯下腰,双手按着地板。随着双腿分开,她知道裙子的下沿被拉的足够高,能看到她丝袜的最前端和吊袜的带子。摆出这个姿势时,她大腿的后侧还有滚圆凸起结实的屁股几乎被看到。

佛兰克的眼睛粘在了他妈妈丝袜前端和裙子下摆间露出的一条狭长柔软的肉
上。他对自己的淫荡欲望很有负罪感,但是他控制不了自己。

莎拉的阴户湿透了,她还什么都没脱。她慢慢起身,手指顺着穿着丝袜向上抚摩到大腿。

她用手指抓起裙子的下摆,向上掀起又落下,只够闪到她穿着一条细带内裤。
接下来开始脱衣服,她转过身面对着沙发,双手在身上来回抚摩。一只手抚摩乳房,另一只手又挑逗的掀起下摆。她把下摆拉起,几乎露出大腿根的内裤,然后手移到身体一侧,摸到晚礼服的环扣。

随着这个简单的动作,她无法再回头。莎拉随音乐旋转着臀部,手抓在松开的前襟。缓慢的分开双手,露出里面紫色网眼和黑蕾丝边的内衣。几个小时前她还幻想着在男友面前脱光这些衣服,现在她却在为儿子和儿子的朋友们献上表演。
肩带从肩膀落下,礼服从身体两侧滑落在地上围绕着她的脚。

站在一群十来岁精力旺盛的孩子面前,穿着透视的内衣,条状内裤,吊带丝袜和「操我」

牌高跟女式敞口皮鞋——她迈过了从跳舞到脱衣的那条线。如此暴露在这些精力旺盛而且用那些下流淫荡眼睛意淫自己肉体的年轻人面前,让她感觉无比的激动。这是莎拉这么多年来感觉最兴奋的时候。

佛兰克看着母亲的衣服落在地上,同样感觉到冲破了那条彻底改变将来的禁忌。他的手滑落在裤裆处,隔着衣服下意识的揉抓着老二。他能看到他母亲的坚硬乳头戳出了那只提供很小遮盖的薄薄的黑蕾丝。他的眼睛在她丰满性感的身体上上上下下的看,不放过每一寸暴露出的曲线。

莎拉在沙发前站了一分钟,然后又随音乐开始舞动,让身体紧紧抓着孩子们的眼睛。感觉他们大概看的差不多了,她边走向儿子,站在他两腿中间,边问:「那么,你们觉得如何?我确实能够胜任一位脱衣舞女吗?」

她的问题得到了一致热情的点头和一片局促不安的呃呃声。甚至相当自信的德里克,也迷失在自己的魅力中。站在儿子的双腿间,她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靠上前去拿走了他的啤酒。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乳房。在喝酒的同时她问佛兰克:「那么,儿子,你觉得你老妈如何?」

她咕嘟咕嘟的喝着啤酒等着回答。

「不要告诉我你无话可说。」她挑逗着。「你觉得你妈妈看起来美吗?」
佛兰克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点头。

莎拉决定更进一步的挑逗他,把啤酒交还给他,一只手伸进他的小腹,顺着他坚硬的鸡巴撸了一下。

「看起来你很满意。」然后莎拉转身走回到房间中央。在走路时她掀起了内衣的下摆,一直提在腰间。她整个滚圆的屁股完美的展示在观众面前,只有一条狭窄的布条消失在两片丰满的屁股蛋中间。在房间中央,她转回身,两手仍然提着内衣下摆。潮湿的内裤在跳动摇摆时紧紧贴着阴户。

她的手伸到旁边,解开她的内衣,又一次探究着自己的身体。一只手快速的伸到腿间最后到达内裤上。闭着眼,莎拉一边左右摇晃着身体,一边抚摩着自己。
在内裤上抚摩了一分钟后,她的手从吊带外伸向下正对着阴户的位置,她的肉又湿又热。莎拉的手指顺着阴户抚摩,一根手指在两张肉片中滑动,紧压着张开的蓬门。

即使内裤遮盖了她的手,佛兰克和他的朋友们都很清楚他的妈妈在做什么。
他看着他的母亲在他面前手淫,被自己揉撮着的老二更硬了。

莎拉的手指推进自己的身体内,轻柔的呻吟声从她嘴唇中流出。她的头向后仰起,此刻她迷失了自己。

「杜德,你妈妈正在指奸她自己。」德里克又在一边戳佛兰克。

莎拉正用手指拨弄着乳头,听到德里克的话笑了。她继续用手指干自己直到高潮。高潮流过身体时她全身绷紧,颤抖着。

「哦……」孩子们聚精会神的看着她长声呻吟。莎拉等着高潮的余波平息,把手指放进嘴里。她盯着儿子的朋友罗布,嘴巴前前后后的吮吸手指上的液体。
从嘴巴里抽出手指,她走向在沙发最远端坐着的罗布,转身背对着他。站在他的两腿之间弯下腰,为他摇摆晃动着。意识到他太害羞而不会碰自己,莎拉向手伸手抓住他的两只手压在自己的大腿上。刚开始他没有动,不过莎拉感觉到他开始慢慢的抚摩自己。她维持着弯腰的姿势,儿子的朋友摸着她的大腿,慢慢的向上摸到屁股。他的手把内衣向上推到屁股上方,同时她也向他撅起自己的浑圆。
罗布能闻到距自己的脸仅几厘米的朋友母亲湿润阴户散发出的气味。

让他失望的是,莎拉转过身站了起来。罗布的手一直粘在她身上,莎拉叉开双腿跨坐在他的大腿上时他的手仍然放在她的臀部。罗布的手又开始了新一轮对莎拉身体的摸索,摸上了她的乳房。莎拉低下头深深看进罗布的双眼,感受着他双手托举自己的乳房,挤压它们。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于是她抬起身体以便自己的阴户正对着他的脸。她的手指穿进他的头发里,然后把他的脸拉向自己的胯间。与此同时,罗布的手顺着她的腰滑到屁股上,向前推送。

开始罗布只是用嘴和鼻子顶着她内裤的超薄蕾丝。然后大胆的伸出舌头隔着内裤从阴道一头舔到另一头,品尝着渗出薄丝料的蜜汁。莎拉赞许的呻吟声鼓励他再接再厉。舔了一分钟后罗布把内裤的前面拨到了一边,凝视了片刻这个熟女修剪的整洁干净的在淫水滋润下闪闪发光的阴户,接着趴上去猛舔就象头饥肠辘辘的狗。

他的舌头第一次接触到她的嫩肉时莎拉猛的吸了口气,她抓着他的头发,把他的嘴巴磨压进自己流汁的阴户里面。他的舌头仔细的探索着她柔软的肉片每一寸。

佛兰克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朋友在他面前吃掉他母亲的阴户。但是他更惊讶于他的母亲的表现是如此享受。

「噢,舒服……」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罗布的头上下动,忘情的舔着她的阴户。她弓起身子大声尖叫,淫汁顺着他的下巴滴落。

「噢,天那!」

罗布不停的舔到她又到了高潮。另外三个男孩惊叹的看着她无法控制的向后仰起。过了一会,莎拉的身体放松下来,她滑下来坐在罗布的大腿上。靠在他身上亲吻着她年轻的爱人,在他的嘴唇上品尝自己的汁水。站起身前她靠在他的耳边轻声说:「谢谢你。」

站在罗布双腿中间,莎拉把内裤的系腰拨到臀部,然后让内裤掉落在地上。
莎拉俯视着罗布问:「恩哼,这样的腿间舞怎么样?」

「不可思议……」罗布的声音越来越弱,他说话时莎拉的蜜汁正顺着他的脸和脖子往下流。

莎拉抚平她的内衣,走向罗布和德里克中间坐着的马克。

「到你了,马克。」

莎拉向前靠着他的身体,把他的双腿分开,屈膝蹲在他前面,双手顺着他的腿向上摸,到达他内裤中的凸起。莎拉一边站起身,一边用乳房摩擦着他的身体。
她的双手从马克的膝盖到他的大腿,忽然在沙发上摸到了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她问道。拾起在马克和德里克中间沙发上的东西,攥在手里,莎拉当然知道这是什么。

「这是……」德里克吞吞吐吐,想着怎么说才好。

「看起来象是为我准备的假阴茎。」

「呃,恩。」德里克继续装傻。

「这也是服务的一部分?」

「对,」德里克找回了自信。「代理告诉我们她喜欢工具。」

莎拉用手指橡胶鸡巴上摸了摸,赞叹做工的精细。它是肉色的,有细致的纹理布满整根棒身,前端是个超级逼真的大大蘑菇头。这个比莎拉在夜间用的假阴茎大的多。想象其中一个男孩用这个橡胶鸡巴操干自己,一阵激动掠过全身。
「她不是唯一一个喜欢道具的女人,我也有一个,只是没这么大。」马克抬起头盯着她,莎拉轻抚着橡胶鸡巴,然后放在她的嘴唇上。

「虽然我也用我的,但还是感觉孤单。」莎拉低头看着马克的眼睛继续说。
「你想用这个操我吗?马克。」

他带着热切的渴望点头,大着胆子表明他的想法。

「我非常渴望用那个假阴茎操你,安德森太……」她给了他一个白眼,他马上改正。「莎拉。」

「那你还等什么?」莎拉边说边坐在年轻人的腿上。莎拉向后仰着身子,靠在他的胸膛上,双腿抬高架在他的腿上。现在她的双腿大大分开,他能很容易就进入她渴求的入口。

佛兰克和他的两个朋友看着马克的手在他母亲的腿上乱摸。马克从她的膝盖摸起,然后移到她的大腿内侧。隔着丝袜他能感觉到她大腿中间的热度。在他这个年纪的女孩从不穿吊带袜和高腿丝袜,薄薄丝料贴着熟女大腿中嫩肉的触感让马克很是享受。他的手指爱抚着丝袜边缘薄蕾丝和柔软光滑的肉体交接的地方。
他的手指顺着丝袜摸到吊带,又顺着带子摸上大腿。

莎拉的内衣被拉下来,阴户没有在男孩们的视线中,不过马克边爱抚边把内衣往上拉,慢慢的又露出了她的湿阴户。

莎拉的身体在男孩的挑逗下愉悦的扭动着。她呻吟着把屁股用力向下压磨夹在她臀沟里的鸡巴。少年们带着期待的表情看着马克的双手在莎拉吊带中间汇合,那里正是阴户的正上面。

马克的左手抚上她的乳房,右手伸进她双腿间。莎拉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自己也惊奇,她实在很享受马克笨拙粗糙的爱抚。她习惯了男人温柔的对待她的身体,但是马克又抓又捏又掐,好象她是属于他的私人物品。

边揉捏着她的乳房,马克的另一只手伸到了她大大张开的阴户上。

「噢……」莎拉的头仰到了他的肩膀上。

马克迫不及待的把两根手指插进了朋友母亲的阴道里。

「不……用这个……」莎拉喘着粗气把粗壮的橡胶鸡巴递给马克。

他接过来后马上把大蘑菇头紧压在她湿润的阴户上。稍一用力,假阴茎被塞进了她的身体。

解脱了她的瘙痒,同时瞬间点燃了她体内的欲望之火。

「噢,太棒了!!!」身体很久没有感受过如此巨大的家伙。莎拉在年轻人的腿上旋转着自己的髋部,马克努力把假鸡巴更深的进入她的身体。

「操我马克!!!」她呜咽着请求。每动一下莎拉都能感觉到他的鸡巴硬硬的顶着她的屁股。她的眼睛自从马克带着极大热情操她时就一直闭着。他拿着假鸡巴用最快的速度进出她紧紧的小阴户。他操她时,她感到双腿被一双手牢牢的抓着。她睁开了眼,看到罗布和德里克正玩弄她的身体,马克边揉捏她的乳房边操她。

对莎拉来说这简直太刺激了,她从未设想过和多人一起性爱,她爱死了被多个男人一起抚摩玩弄的的感觉。她看到罗布拉下了他的内裤,左手撸着鸡巴,右手摸着她的大腿。没有多想她伸出手去推开他的手,抓住他的硬屌。

罗布的鸡巴已经被他龟头流出的水弄的滑溜溜,莎拉的手很容易从头撸到根。
还没被朋友的母亲撸几下,罗布的鸡巴在她手里变的铁一样硬,精液洒他自己一身。莎拉继续慢慢的撸着他的屌,精液从马眼涌出来顺着棒身流到她的手上。他的屌开始变软后,莎拉放开了手,舔吃在她手石上罗布的精液,然后把注意力转到她双腿间的风景。

罗布和德里克还在玩弄着她的身体,马克的橡胶鸡巴重重的操着自己的阴户。
莎拉对着马克的手抬高臀部,迎接每一次猛插。她的阴户狼吞虎咽的吃着假鸡巴,肥圆的屁股隔着的衣服干操着儿子的朋友。

「Mmmmm……」当她的屁股沿着被困在内裤里的鸡巴杆儿滑动时,马克发出长长的呻吟。

莎拉觉得她快要高潮了,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他的手忽然停止抽送,假鸡巴深深埋在她的阴户里。她感觉他的鸡巴硬挺挺的顶着她的屁股。

「Unnnggghhh……」马克喉咙里咕噜咕噜,射在了内裤里。莎拉放慢了节奏,带着急切的渴望等着他射完继续操她。

「别停。」她恳求道,但是他差点喘不过气,手离开了她的腿间。

「让我来。」德里克用坚定的声音大声说,他把马克的手碰到一边,抓住了假鸡巴。经过一小段时间笨拙的摸索,让莎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德里克好象打开了某个开关,深埋在阴户里的橡胶鸡巴忽然好象活了过来。随着着双腿间的快感在不停的震动下快速扩散到全身,她全身都在剧烈的抽动。

「Ohhhhh……」深深的呻吟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德里克保持着震动的鸡巴深埋进她的阴户,手指移到了她的阴蒂上。他边用手指紧压着她的阴核边紧紧握着她体内的鸡巴。莎拉的身体在这个新的感官刺激下更加激动,直到她爆发了一次极其猛烈的高潮。她的胸脯好象不受控制似的抛起又落下;她的蜜汁从她身上流到马克被精液玷污的内裤上。佛兰克看着母亲布满汗水半裸的身体还没从快感中恢复过来,不时的还在小幅度的抽动。这整个经历象梦一样。

莎拉在马克的腿上骑到了高潮,然后德里克又继续玩弄她的阴核。她逐渐回过神来,拨开了他的手,关掉了假阴茎。她慢慢的站起来,假阴茎仍然留在她体内。站在四个男孩面前,内衣刚刚提到乳房下沿,她慢吞吞的从还在颤抖的阴户里拉出假阴茎,放在唇间。她轻柔的呻吟着,把长矛推进嘴巴里,舔着自己的蜜汁。

「我真是很享受今晚。」她带着种恶作剧的笑容道。「德里克,因为你的表现我想我欠你一个特别的感谢。」她探身拉住他的手,把他拉到她的身边。
半裸着身体,莎拉开始随着因为跳舞,她的腿上满是自己流出的蜜汁。她把德里克拉过来,用自己的嘴唇压在他的嘴唇上。他环抱着她的身体,双手抓着她的屁股,把她用力压进自己的怀里。莎拉前后的摇摆着,双手伸进衬衫抚摩他的胸膛。她把他的衬衫从头上脱下来丢进了角落。她用指甲在他无毛的胸脯画出一道道红色的痕迹。一边亲吻,一边把手移到他的内裤上。德里克的舌头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在她的嘴唇上品尝着她阴户那香甜可口的味道。莎拉帮他脱下内裤,然后把他推坐在正对沙发的一张椅子上。

她膝盖着地跪在他腿间,抓住他的鸡巴,俯下脸热切渴望的含进了他的老二。
由于她跪着双腿分开,屁股暴露在空气中正对着沙发,剩余三个男孩能够清晰的看到她双腿间的阴户。

他们想知道佛兰克的母亲是不是真的要把德里克吸出来。她的头很专业的饿上上下下在他腿间快速摆动。她在津津有味的吞咽年轻的鸡巴时,头发在头上胡乱的纠缠着。

「噢,莎拉,继续吃我的鸡巴。」

脏话让她感觉更刺激。莎拉加快了节奏,她的头成了一个影子。德里克看着她轻易的就把自己带上了高潮。他紧紧抓着自己的屁股,臀部用力刺进她饥渴的嘴巴里,在她的喉咙里射满自己的精液。在她努力的吞咽仍在嘴巴里的鸡巴射出的精液时,他听到沉闷的打嗝声。

她的节奏打乱了他射精的频率,她努力的咽下他射出的每一滴精液。她的吮吸节奏变慢了,直到他的鸡巴滴完最后一滴精。莎拉把嘴巴移开,向上看着年轻人的眼睛。

「喜欢我的感谢吗?」

「恩,嘿。」看着他朋友的母亲半裸身体蹲坐在自己腿间,他的精液正沿着她的下巴滴落,他只能说这个。

莎拉用力站起来,给了德里克最后一个吻。他尝到了她很享受的自己精液的味道。莎拉转身走向沙发上她的儿子。站在他面前,她从头上脱去内衣丢进角落,展示着她丰满结实的乳房和硬挺的奶头。只穿着吊带袜和高跟鞋,她俯身扒掉儿子的内裤,释放出他岩石一样坚硬的鸡巴。象一个疯狂的女人看进他的眼睛。
「我想,现在到你了。」

佛兰克全身僵硬,被恐惧和激动包裹着。他刚看完自己的母亲象一个性爱玩具一样被三个朋友用。他们分享着她,而且看来她非常享受。他感到好奇,还有什么储备节目在等着他。

佛兰克的眼睛锁着母亲的眼睛,她爬上沙发,双腿叉开坐在他的推上。他的鸡巴骄傲的竖立着,轻轻触碰着母亲等待着的阴户。她双手放在儿子的肩膀上,双腿打的更开。

「你想要我吗?」她问。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告诉我你想操我。」

他轻轻点了点头,不过这可不够。

「告诉我。」

「我想操你。」最后他说。

他的母亲没有任何犹豫,冲着儿子正渗水的鸡巴坐了下去。佛兰克的朋友们震惊的看着他操着他的亲生母亲。

「Mmmmmm……」莎拉呻吟着,感受着儿子的鸡巴一寸寸的滑进自己的身体。

「Ohhhh……」佛兰克早已忍耐不住。他猛力向上顶起自己的臀部让鸡巴更深入的刺入母亲的阴户。

「对,用你的硬鸡巴操我,操你的妈咪。」

佛兰克的手环绕着母亲汗津津的肚子,鸡巴用力碾进母亲的阴户。他急切的揉捏着她的一对奶子。他的嘴巴亲吻着她右边的奶子,温柔的咬她的奶头,双手继续探索着她的肉体,他用双唇包裹着她的小樱桃,温柔的亲吻她的乳房。
莎拉这辈子还没有过这样兴奋的性爱体验,儿子的鸡巴刚刺入自己的身体,她就到了高潮的边缘。随着他的嘴唇爬上她的奶头,她拼命的沉下屁股坐进儿子的大腿根,高潮到了。

当他持续的刺入她的身体,她的阴户也紧紧抓着儿子跳动的鸡巴。佛兰克的鸡巴被母亲蠕动的阴户包裹摩擦着。

「我到了。」她呻吟着。落下时她对儿子说。「别停。」

他不需要任何鼓励继续用他坚硬的鸡巴锤击着母亲紧裹的小阴户。她在儿子的鸡巴上弹动的如此剧烈,每次在最高处时,只剩下龟头在她体内。然后她用全身的力气坐回到儿子的身上。佛兰克克制不住这么强烈的刺激,感到他的鸡巴爆出了一股股的急流射进母亲阴户深处。在他爆发前,她也感觉到体内鸡巴的胀大。
她用力向下坐去,把他深深锁进自己的身体里。儿子的种子热流从他的鸡巴流进了她身体深处。第一次爆发就把她推到了最后一次高潮的边缘。

「哦,好,用你的精液灌满我。」

他的阴户挤榨出儿子最后一滴精液的同时两人一起到了高潮。莎拉倒在儿子的胸脯上,他软掉的鸡巴仍旧夹在她体内。他们在沙发上喘息了几分钟。最后莎拉起来收拾自己的衣服。

「男孩子们,这个打包的高级服务满意吗?」

他们全都点头同意,太累都不想说话。

赤条条的站在屋子中央,她伸手去腿间接着从阴户里流出来的儿子的精液。
莎拉把手送到嘴巴上,舔着手指上的精液。

「Mmmmm……记得下次你们唯一要做的事就是邀请。」

她走向沙发,拿起假阳具。

「晚安,孩子们。」她回头边说边消失在脚步声中。

(完)

[本帖最后由masked于编辑]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89aa.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