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97aa.com 加入收藏夹!


  记得那是小 学5年纪的时候,当时我12 岁,像往常一样放学回家,进门却发现气氛压抑而沉重。不大的客厅里挤满了街坊四邻,有的表情严肃,有的窃窃私语,有的摇头叹息。看到我进来,他们的目光都齐刷刷对着我,那眼神彷佛在告诉我,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发生,但他们却似乎都不愿意开口。
  一阵难堪的沉默后,隔壁家王伯伯站起来,一把把我搂过来,摘下我的书包,缓缓地说:「你妈妈在里屋,她有话对你说。」说罢,轻轻地把我朝里屋的方向推了一把。
  我「噢」了一声,走到了里屋门口。
  门是虚掩着的,一推门「吱呀」一声,看见妈妈背对着我坐在床边,乌黑的长发披散开来垂直腰间,一袭白色的衣裙映着透过窗帘的阳光泛出浅浅的昏黄,屋子里若有若无荡漾着淡淡幽香。
  妈妈听到门响没有回头,轻轻地吸了一下鼻子,「是阿铭么?过来吧!」,声音似乎带着点哽咽。
  妈妈哭了?为什么?我知道肯定有大事发生了,赶紧跌跌撞撞地跑到妈妈身边。
  妈妈用左手轻轻地点了一下床沿,「坐下来吧!」我坐到床沿上,抬起头看着妈妈,妈妈雪白的脸上被阳光抹上了一层黄色,显得那么憔悴和虚弱。眼睛红红肿肿地,薄薄地嘴唇在微微地哆嗦,胸口一起一伏似乎全身在颤抖。
  妈妈转过头看着我,低低地说:「你爸爸走了,你再也看不见他了。」我一下子呆住了,嗯,维里反覆地重放着一个声音「再也看不见了,再也看不见了」,不知怎么地,眼泪突然涌了出来。
  爸爸是个跑长途的司机,平时我总是很少看见他,但是每次看见他,他都会给我带很多好吃的好玩的新鲜玩意,都会满足我任何有道理或者没有道理的要求,因此看见爸爸对我来说以为着开心和快乐。但是在我的印象中爸爸一直没有留下鲜明的印象,因为他似乎总是来去匆匆,甚至没和我说过几句话,但就算是那个模模糊糊的印象,如果再也见不到了的话,当时我那幼 小的心灵还真是没办法接受。
  我「哇」的一声扑到妈妈的怀里哭了出来,妈妈紧紧地搂着我,我似乎也听到了她嘤嘤的哭泣声。
  爸爸是出车祸意外去世的,他离开我的时候妈妈37岁,在一家国有企业上班。
  妈妈皮肤皎白身材高挑,性格随和待人和气,在我们当地也算是出了名的贤妻良母,可惜天意弄人,一场飞来横祸毁掉了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也改变了妈妈的命运。
  妈妈的收入稳定但是不算太高,以前和爸爸好不容易攒下些钱刚买了一套新房子花的所剩无几还向亲戚借了几万元的债,没想到刚搬新家一年多却突遭不幸,我又面临小学升初中,生活的压力一下子就大了起来。所幸隔壁的王伯伯为人善良乐于助人,爸爸的白事多亏他跑前跑后帮忙打理,平时还经常让我们娘儿俩和他们家一起吃饭,我们家里遇到什么换煤气罐啦,电器坏了啦的他也都乐意帮忙。
  王伯伯和妈妈一个单位,是那个企业的保卫科科长,王伯伯的爱人是企业医院的护士长,因此经常晚出早归,他的儿子和我同班,长得虎头虎脑的,大家都叫他虎子。邻里之间像一家人一样和和睦睦,因此我也并没有感觉到丧父的阴影,妈妈渐渐恢复了以前的气色,毕竟就算是以前其实大部分时间里这个家也都只有我们娘儿俩而已。
  就这样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我和虎子都到了六年级,慢慢地也感受到了学业的压力,小升初要入学考试考奥赛,所以我们都报了一个老师的班每个周四晚上去老师那补习两个小时的奥数。
  一天在王伯伯家吃完饭,王伯伯爱人去上晚班,王伯伯和我妈妈把我和小虎送到补习老师家门口就回去了。结果那天凑巧老师上了没几分钟接到电话有急事,于是把课改期放了我们的假。小虎和其他几个小孩子跑去电游室玩去了,我讨厌那里乌烟瘴气的感觉于是决定回家。
  在楼下看到王伯伯家没亮灯,想来是打牌去了,家里客厅没亮灯,卧室里屋里却似乎有若隐若现的光亮,我感觉有点奇怪,难道妈妈这么早就睡了么?于是上楼来,轻轻地打开门,却发现一双大号的男鞋,好像是王伯伯的鞋啊,他来我们家做什么?
  我心中一个激灵,轻轻地关上了门,屏住呼吸慢慢向里屋,也就是妈妈的卧室走过去。
  我家当时房子并不大,进门就是客厅,在里屋前面有一个展示架做隔断。我蹑手蹑脚走到展示架那探出头往里屋张望。里屋的门是虚掩着的,里面开着电视机,声音很大,但是仔细听下来,在嘈杂的电视声音似乎中夹杂着喘息声和呻吟声。
  当时的我虽然懵懵懂懂但是也通过电视和小说知道了那么一点事,顿时全身血液像凝固了似的,但却不由自主地慢慢移动,寻找角度往里屋里看。
  就看见妈妈一丝不挂仰卧在床上,王伯伯也是赤裸着,手扶着妈妈的大腿,跪在妈妈两腿之间似乎在拨弄着舔舐着什么。
  卧室昏暗的灯光和电视机的萤幕光亮交织着映在妈妈雪白的肌体上,那雪白的酮体似乎在跳动着一般,妈妈挺拔的乳房微微地颤动着,彷佛在奏响灵与肉交织的音符。
  当时的我脑中一片空白,下身似乎要爆炸了似的,全身抖动得厉害,彷佛和眼前这一曲灵与肉的乐曲产生了共鸣。
  妈妈的身子颤抖得越来越厉害,那喘息声和呻吟声也越来越大,还夹杂着忘情的呢喃:「给我吧,快给我吧」,双手揉搓着王伯伯的头发,大腿内侧不断地在他脸上摩挲着。
  王伯伯抬起头,双手揉搓着妈妈粉嫩雪白的乳房,手指反覆拨弄着乳头,命令道:「先给我舔硬了」,说罢就头朝着门躺了下来。
  妈妈顺从地爬起来,双手抚弄这王伯伯的阴茎,探下头一口含住上下套弄着,同时撅起屁股趴开双腿,在王伯伯的脸上摩擦着。
  王伯伯一面舔舐吮吸着妈妈的阴唇和淫穴,一面用双手揉搓这妈妈粉嫩雪白的大屁股。
  突然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妈妈口中喊着阴茎「呜」的一声哀鸣,雪白的屁股上多了几条红红的指痕,妈妈颤抖着撅起美臀,蓬松茂密的阴毛上沾满了不知道是分泌出来的淫水还是王伯伯的口水,在我看来彷佛在闪闪发光,又好像是在告诉你这一片黝黑茂密的黑色森林中的桃园密道里蕴藏着无尽的宝藏。
  如此这般过了不多久,只见妈妈抬起头来,王伯伯的阴茎已经高高举起如同一座铁塔一般,妈妈转过身来用手拨开披散着的乌黑秀丽的长发,将一张我从没见过的淫荡迷离的的脸展示在我的面前,红唇微微开合,喃喃地似乎说:「进来,快进来。」王伯伯扶着住妈妈的纤腰,妈妈双手握住王伯伯的阴茎,伴着妈妈一声高过一声,越来越投入越来越忘情的呻吟,王伯伯的铁塔渐渐地没入了妈妈的黑色森林中。
  妈妈如同浅斟低般的呻吟声渐渐的变成声调悠长的哀鸣,还有那一浪高过一浪的「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偶尔夹杂着的王伯伯沉重喘息声,多种声音奇异地产生共鸣,奏出了一曲令人身心迷醉的淫荡的音乐。
  这样交合了一阵,王伯伯直起身子,一把搂住妈妈,两人激烈地拥吻,妈妈白皙细长如玉笋般的手臂紧紧地缠住王伯伯,手指在他背后抓挠着,两个人的身子彷佛已经扭成了一体。
  如此缠绵不多时,王伯伯站起身来把妈妈放倒让她跪在床上,让妈妈挺起圆润饱满的屁股,两股之间似乎已经流水潺潺有晶莹的淫水滴下来。
  王伯伯拨开妈妈黑黝浓密的阴毛,将坚硬的阴茎很很地插进了妈妈的桃源密道。
  肉体撞击节奏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激烈,妈妈的叫声越来越高亢凄厉,头越来越低屁股却越翘越高,秀发粘附在背上,想是早已香汗淋漓,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身子却在伴随着王伯伯抽送的节奏一前一后地运动着。
  两人干了不知多久,王伯伯停下了从床头柜摸出个什么东西,妈妈给他小心翼翼地戴在阴茎上,然后妈妈像我刚开始看到的那样仰面躺下,只是一双汉白玉做成般的腿举得高高的。
  王伯伯趴在妈妈身上,铁塔似的阴茎一点都不见软,两人又是一阵激烈的抽插,妈妈的腿先是举在半空中,继而搭在王伯伯的肩膀上,最后像蛇一样紧紧地缠住了王伯伯,脚板拍打着王伯伯宽阔的背脊。
  干不多时,只听见王伯伯和妈妈几乎同时一阵急喘,交合的速度明显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以王伯伯低沈满足的长吟宣告了缠绵的终结。
  字节数:6405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97aa.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