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53aa.com 加入收藏夹!

(第1节)袁雅婷篇——离开校园初入社会

  袁二秃今年60岁,他童年的时候有个哥哥叫袁大秃,不过因为疾病夭折了,二秃这个名字也是随着他死去的哥哥起的。袁二秃其实看起来并不很秃,只是有些许的秃顶而已,毕竟到了这把年纪了,有些秃顶也算正常,周围的人都习惯称呼他袁老秃子或袁秃子。

  袁秃子直到34岁才找到媳妇,结果老婆在他52岁的时候病故了,这个可怜的女人辛辛苦苦陪她走过了18载,这些年,袁秃子一个人过着清苦的生活,多年的操劳使得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很多岁,今年才60岁的他俨然一个70多岁的土里土气的乡下老汉,还好,媳妇给他留下了一个女儿,也算有些精神慰藉。

  袁秃子的女儿叫袁雅婷(今年25岁,袁秃子35岁时出生),女儿袁雅婷已在外地定居,一年中只有过节的时候才回家看看袁秃子。这些年,袁秃子几乎没有固定职业,现在在本市老城区路边经营一小报亭,收入微薄,好在他在市郊有一套过得去的房子,并且女儿每月都会寄来些生活费。袁秃子想,晚年也就这么将就的过了,还不错,就是有时会寂寞,尤其···尤其是女儿出嫁(23岁时)后的两年里,家里没了丝毫女人的气息。

  袁秃子感慨到,老婆去世的时候,自己当时52岁,女儿才17岁,袁雅婷没有让爸爸失望,当年就顺利地考上了大学,老婆去世后起初的四年,女儿大多时间在外地上学,由于丧妻,袁秃子除了劳苦挣钱一心供女儿上学,几乎没心思想别的,只想女儿能有出息将来好过上好日子,宽裕了也好孝顺孝顺自己。

  转眼4年过去了,女儿袁雅婷大学毕业(21岁),在本市一家亚洲高端美容机构竞聘了一份美容师(美容顾问)兼前台的工作。

  那时,56岁的袁秃子也换了份相对轻松地职业,精神一放松,身体也放松了,伴随着的便是——性器的苏醒,回想过去4年,生活的劳累使得自己几乎没了性欲,而且每次都是等到夜里让它自个溢出。

  工作的关系,女儿渐渐褪去了学生装、运动鞋,开始改穿轻熟女装、高跟鞋。

  (第2节)袁雅婷篇——美好早晨精心妆扮

  事情源于女儿雅婷开始上班不久(那时袁雅婷刚刚21岁)的一天早上。

  袁雅婷经过精心梳妆一番,正准备去上班,不料工作卡(袁雅婷的这个工作卡一卡多用,涉及工作的很多方面,是上班必带的)滑到了她卧室凹角的梳妆台缝隙里面去了,粗重的桌子很难搬动,还好靠墙的缝隙差不多能容下一只手臂。

  这时,袁秃子刚好经过女儿的房门,通过半开的房门,映入袁秃子眼帘的,是一位婷婷玉立、拥有苗条娇躯的青春妙龄少女,凸凹有致的身段刚好被合身而柔软的韩款米色针织连衣裙紧紧包裹着,露在米色针织连衣裙外的一小段丝袜包裹着的大腿及圆润的膝下修长柔美的小腿,在透明丝袜下是如此诱人遐思,细滑的肌肤雪白娇嫩,给人一种骨肉匀婷的柔软美感,纤细柔软的柳腰配上微隆的美臀,浑身线条玲珑浮凸,该细的细,该挺的挺……女儿一边弯腰俯拾,一边急的轻跺着纤足上的那双米色鱼嘴小高跟,雅婷紧身针织连衣裙紧裹下的高翘香臀微微扭动着,在晨光的铺照下,女儿那两段已露出紧身窄裙的、裹着透明丝袜的粉嫩大腿的中段,更衬得光滑柔软、白里透红、晶莹剔透····「老爸,过来帮帮我,爸~ 」女儿这一叫,吓了袁秃子一跳,也把他拉回了现实,袁秃子稳拉稳呼吸,假装刚刚赶过来,急忙问道:「雅婷,怎么了?他又想,看看自己的女儿,又怎么了,用得着如此紧张吗?袁秃子便慢慢推开女儿的房门,缓步走入。

  「爸,我的胳膊被卡在这了,我的工作卡掉里面了,我看不清,亲爱的老爸,帮我捞出来吧~ 嘿嘿」女儿微笑着撒娇说道。袁秃子觉得化了妆后的女儿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如玫瑰花瓣般鲜艳娇嫩的绝色娇艳的脸蛋上,一双水汪汪、梦幻般清纯的大眼睛、一只娇俏的小美鼻,线条流畅优美、秀丽绝俗的桃腮加上一张樱桃般粉红的小嘴,两片晶莹饱满的香唇微微张开着,女儿仿佛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

  (第3节)袁雅婷篇——父亲罪恶的闪念

  袁秃子刚刚平静些许的心再一次泛起波澜,可怕的是,波澜下面似乎有股暗潮涌动,袁秃子被这股突如其来、已沉寂多年的「暗涌」冲的有点迷糊,刚才这种感觉明明还没有的,是什么呢?难道是···女儿的小嘴吗?还是?

  袁秃子紧紧思索追寻那股心中的暗涌,对刚才一闪而过的那丝念头紧追不舍······慢慢的,慢慢的,袁秃子一把抓住了「它」,是的,就是「那丝闪念」。

  「那丝闪念」原来是一幅想象的画面,或者说是袁秃子脑中浮现的一个不真实的场景—「袁秃子蹲在女儿的梳妆台上,已把暴胀坚挺、粘着腥臭污垢、18公分、红的发紫的大肉具的大半段硬生生地插入了身前因被梳妆台夹住胳膊而趴伏在梳妆台上、刚好21岁、装束入时、妆扮俏丽的女儿袁雅婷娇嫩温热的小嘴中,任凭女儿用那唯一一只可以活动的玉臂奋力推挣,袁秃子抓着女儿满头香发,边欣赏女儿闪着晶莹泪光、表情甜美而扭曲的脸,边把老肉根尽可能深地往不停传出呜咽声的女儿喉咙深处挺进,女儿两瓣粉嫩剔透、饱满的嘴唇被迫紧紧裹着袁秃子红红腥臭的老肉根……袁秃子一分一毫地仔细感受着高端护肤产品的妙龄美容师女儿被迫用娇嫩甜美的双唇紧紧裹着亲生父亲黏臭的大粗屌,看着美容师女儿雅婷涌满泪水的双眸里充满着哀求,袁秃子真的好想好想把整根肉具都插入女儿的小嘴,于是伴着雅婷「呜……呜……」的哀求声,袁秃子双手死死地抱着女儿企图挣脱的头,开始深深地而又狠狠地一下一下套动起来·····这一丝「闪念」源于袁秃子多年来对口交的向往,被口交是他至今没能尝试过的性交方式。而此时此刻,面对身前正需自己帮助的、已经发育成熟的、穿着入时、性感、妆扮娇媚的、刚满21岁的亲生女儿,袁秃子沉睡了多年的「淫兽」竟然苏醒了。

  袁秃子竟然禁不住想强迫亲生女儿用她美容师兼前台小姐所特有的、香嫩的樱桃小嘴和粉紧的口腔包裹自己的鸡巴,然后抱着女儿雅婷的头不停地撸动。

  (第4节)袁雅婷篇——趴伏

  「爸~ 快过来,我快迟到了~ 」

  袁雅婷说罢又把头扭了回去,尽管她的右臂已被枕头和墙壁卡住了,雅婷仍试图往前探身去捞下面的卡片,由于这会袁雅婷一直在努力找寻暗处深处的员工卡,她完全没有觉察到紧紧包着她香臀的、柔软的米色针织连衣裙往上滑到了她大腿中部。

  袁秃子看到,眼前的女儿正背对着自己,她上身趴伏在梳妆台上,应该是穿着鱼嘴小高跟的缘故,女儿被针织裙紧裹的臀部翘的很高,大腿微拢,晨光下泛着剔透光泽、微微蠕动,双膝对合,精致的鱼嘴小高跟高高地擎托着女儿丝滑的玉足,两条小腿自然地向外分开着。袁秃子看着眼前女儿凹凸玲珑的曲线及下半身腿上的美肉,脑海里竟又闪现了刚才那一幕:他粗大的男根正在女儿雅婷紧窄蜜热的小嘴里耸动,龟头死死顶着女儿的喉咙······转眼袁秃子已走到了女儿身后,袁秃子清晰地闻到了女儿身体散发的迷人的美女体香,他的目光不自觉地扫视着雅婷那两段并拢的光滑丝腿。女儿梳妆台刚好被衣橱挤在暗暗的墙角,台前狭小的空间感觉刚好容下一个人,两个人如果侧着身子或许能容下,可是袁秃子看见女儿俯着身子几乎是在正中间啊,并且占据了狭窄空间的大部分。

  雅婷见父亲过来了,她只是象征性地往一边微微欠了欠腰身,因为空间实在是太狭小了,所以雅婷继而几乎又回到了起先的位置,女儿玲珑的身躯又重新占据了那狭窄空间的大部。

  袁秃子想,如果上前帮助女儿,那他的身体肯定是要压在女儿身后的了,来不及想那么多了,女儿快迟到了,袁秃子觉得如果胯部压在女儿翘翘的臀部上,肯定不妥。

  于是袁秃子说:「让我看看?」

  同时他试图侧身上前,可是空间根本容不下,这时,袁秃子觉得胯下的肉根正隔着薄薄的几层衣服轻轻地触碰着女儿香臀的侧后方。

  「爸,那样看不到,你得趴着看才行~ ,」雅婷急急地撒娇道。

  女儿的体香一阵阵地扑向袁秃子的鼻孔,袁秃子近距离地看着身下女儿那一对被柔软紧身米色针织连衣裙擎托紧裹的丰满双乳以及纤细腰肢,顿觉身体由内而外涌上一股战栗般的强烈悸动,同时心脏扑通扑通的猛烈跳动······袁秃子此时觉得身前的女儿二十一岁的青春肉体充满了性的诱惑,在雅婷急切的催促下,袁秃子顺势转身下伏,他感到自己宽大的身躯不偏不倚地压在了正趴在梳妆台上的女儿凹凸有致的娇躯上。

  「让我看看」

  「爸,我觉得应该在那个地方,可是看不清楚,我够不着」「嗯,这样还真是不好捞啊」袁秃子故作镇静地跟女儿对着话,同时感觉自己那叉开站立的双腿刚好轻轻的地夹拢着女儿并拢的双腿根部,由于女儿的双腿是斜蹬在后方的地面上,身子没有站直,所以雅婷柔软针织连衣裙紧裹下身体的腰部轻轻地贴着父亲袁秃子的胯部,这时袁秃子发觉自己下身的肉根尖部不仅刚好顶压着女儿俏臀中间的隐沟部位,而且突然竟有了轻微的反应,像是在充血!!!

  (第5节)袁雅婷篇——诱惑着父亲的高跟鞋槽

  「爸,你得往前一点,不然不好捞」

  「嗯,不好捞,雅婷你说的不错,我应该再往前一些」袁秃子只觉自己前跨正紧密地贴合着美容师女儿丰挺柔软的后腰部及上臀部,而他那被束缚在居家短裤里的、头往下的、微微发胀的肉根尖部刚好落在女儿柔软的上半部臀沟里,尽管隔着几层衣服,兴奋的袁秃子依然感觉到了女儿雅婷臀沟的柔软······袁秃子后撤了一下身子,准备调整一下再尝试去捞,这时他看见女儿雅婷为了让父亲便于查看梳妆台缝隙和帮她下捞她的工作卡,女儿还特意把伸着的腿收回来,抬起脚跟、踮着脚尖、前挪上身、下伏纤腰,尽管雅婷的一只手臂被夹在那不能动,可是她仍很努力地调整着姿势,袁秃子看见女儿那对肉丝包裹着的、小巧的玉足根部正可爱而努力地刚好抬离在米色鱼嘴高跟的鞋槽外。

  袁秃子突然觉得,这是身体发育成熟的女儿雅婷为他这个老父亲而已经开始脱下她高贵的高跟鞋。看着女儿把丝袜脚跟抽离她性感的鱼嘴高跟鞋,袁老秃内心又是一阵悸动,悸动干扰者理智,他恨不得立即就把鸡巴插入现在女儿脚心下的高跟鞋槽。

  但是,单纯的雅婷没有意识到,伴随着她纤美双腿的上收以及柔软细腰的下压,随之而来的就是她圆润小香臀的臀瓣正以水平向上30度的角度高高地向后上方挺着……看到女儿雅婷无意间把她自己的身子调整成了万人都想从她后面狠狠强奸她的姿势,而她自己却全然不知,袁老秃兴奋地如同进入了梦境。

  (第6节)袁雅婷篇——无知的臀瓣

  由于雅婷上班时间紧迫,在女儿的娇嗔的催促中,袁老秃再次把庞大的身躯压向了娇小的女儿雅婷,同时极力克制着身体的反应。可是雅婷一边娇嗔催促,由于着急,还一边而轻扭细腰,而这正好导致雅婷在无意识中主动用她深深的臀沟一口一口咬住了父亲那根因想插如她而渐渐勃起的男性生殖器——屌。

  慢慢的,袁秃子清晰地感觉到已陷入二十一岁女儿雅婷臀沟的肉根在雅婷臀瓣的紧夹下竟然开始了急速地充血!!!瞬间挤满了雅婷柔软紧窄的臀沟!!

  袁秃子边跟女儿对着话,边往后侧身看了一眼下面,好一幅诱人的画面:只见女儿精致的米色鱼嘴小高跟的后跟轻轻抬起着,并向后微微张开着,只有并拢的脚尖部位着地支撑着身体,光滑的丝袜小腿也微微张开并泛着晶莹光泽,双膝并拢,大腿已不知何时被父亲站立的双腿夹在了一起,从后面看完全没有了裙摆的痕迹,从父亲袁秃子跨后露出来的只有裹着透明丝袜的光滑大腿······雅婷这种只用脚尖站立的姿势导致她身体的重心不是很稳,所以她一直在不停地上下左右轻扭着腰臀对站姿进行着微调,以稳定下半身重心、减轻疲劳。而女儿雅婷腰臀的微调传达到她臀沟的状态就是不停地一紧一松、一开一合……两瓣香嫩的臀肉,在女主人雅婷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迫不停地吞咬、摩擦着女主人亲生父亲袁秃子的那根因为渴望插入亲生女儿雅婷下身小嫩屄而完全勃起了的大黑屌。

  再看身前女儿袁雅婷那被紧身韩版针织连衣裙紧裹着的玲珑纤腰,袁秃子边跟雅婷说话边控制不住地往前耸动下胯,只见女儿丝袜包裹的小脚跟儿,随着父亲下跨的前耸,自然地从抬离地面的、精致鱼嘴小高跟里滑了出来,当袁秃子后撤下跨时,女儿的丝袜脚跟儿又自然地落回精致鞋槽里······看到这,袁秃子兴奋异常,他得到了一种满足感,一种侵犯女儿肉体的刺激体验。

  (第7节)袁雅婷篇——父亲难以抑制的蠕动

  袁秃子再次下伏身子,看着身下女儿那被针织连衣裙紧裹着的凸凹玲珑的诱人身段,嗅着女儿特有的浓浓体香,女儿袁雅婷正毫无察觉地、主动用柔软又深又紧的臀沟无意识地紧紧咂裹着父亲袁秃子那根正充满着奸淫她的欲望的粗硬的大黑屌。

  袁秃子用鸡巴感受着被女儿雅婷屁股瓣紧夹的这种独特刺激,听着女儿娇嗔的催促声,袁秃子趁着往前探身帮雅婷捞工作证的时机,用下跨正正地顶住女儿翘挺的小丰臀的正中部位,慢慢悄悄而又沉沉地把女儿雅婷的胯部顶压在梳妆台上,凭力道,袁秃子感觉女儿袁雅婷那双诱人的丝袜小脚的脚跟儿,肯定已被迫脱出了她那双小高跟了。

  袁秃子右手扶案,左手下捞,看上去完全是在竭力帮女儿找寻东西,袁秃子胯部沉沉顶住女儿连衣裙包裹着的屁股并慢慢前推动作,明显是为捞寻卡片而做着努力。

  从后面看,仅从袁雅婷精巧光滑的丝脚跟儿随着沉沉趴压在她性感翘臀上的老头肥硕身体的缓慢而沉重的顶推而不时滑出鞋槽、高高抬起的姿势看,几乎可以断定,这个趴在雅婷身后的老家伙的鸡巴肯定是勃起的,只是无法断定他是否已把鸡巴深深插入在袁雅婷的鲜嫩的肉躯里而已。

  (第8节)袁雅婷篇——无形中为父亲提供的体位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一直穿着高跟鞋、几乎只用脚尖站立的袁雅婷的双腿的疲劳感急剧增加着,同时,为了给父亲腾出前探的空间,袁雅婷一次次卖力地竭力下弯着她柔嫩酥软的小纤腰,过于下弯的细腰和后挺的臀部无形中形成了一道绝美的大曲度S型弧线,但这种大曲度S型弧线姿势的持续渐渐让雅婷的腰部和胯部变得僵硬……就这样,在父亲袁秃子肥胖、粗重身体的重压下,女儿雅婷纤弱的前跨部位一直被巨石般地重重压在梳妆台的台沿上。雅婷感觉,不知什么时候,她胯部的血流好像因重压而被阻断了,胯部的僵硬感转化成了因缺血而形成的麻木感,并在不断向她的下身蔓延;而连接着雅婷臀和胯的小蛮腰,也由于长时间、大曲度地下压着而僵住,几乎难以改变曲率。不过雅婷倒是不急于把纤腰收回,她觉得像这样向下压着腰,能给老父亲腾出更大的空间,为了能让年迈体弱的老父亲更轻松一些,雅婷的小蛮腰下压到了极致,紧紧贴住梳妆台面。

  (第9节)袁雅婷篇——善良的想法

  此时,袁秃子用力前挺的胯部以及他那完全压在女儿雅婷酥背上的肥硕上身,恰恰可以让因害怕上班迟到而焦急得心慌的女儿产生如下真切感觉——:「我身后的老父亲,为了帮我捞寻工作证卡片,正不辞辛苦地捞寻着,为了帮我,父亲是多么的任劳任怨……」想到这,袁雅婷突然觉得,父亲真是太不容易了,她有种想哭的感觉,因为她觉得自己真的很不懂事,连捡个工作卡的这种小事还要麻烦体弱多病的老父亲。

  她觉得上班迟到一次应该也没事,自己不应该催父亲催得这么紧,害的老父亲现在累的连呼吸都不正常了,听着父亲好像深呼吸一样地、慢慢地、深深地、一口一口地喘息(其实袁秃子是由于兴奋所致),雅婷觉得自己很对不起父亲,有些心疼老父亲的身体。于是,雅婷开始关心地跟父亲说:「老爸,慢慢来,不要紧的。」「哦,」袁秃子听到女儿这么说,愣了一下,心虚地回应了一声,他不知道女儿是什么意思,「对于他的所作所为,难道女儿觉察出异样了?」袁秃子正快速地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应对。

  「老爸,女儿对不起您,害您这么劳累,您慢些也不要紧的,我知道您身体不好,注意你的血压啊……」「呵呵,宝贝女儿这么懂事,爸爸听你这么一说,本来有事的也没事了呵呵,」袁秃子大喜道,刚才悬了一下的心立马着地了。

  「嗯?哦……」袁秃子在庆幸没被女儿察觉之余,心里萌生也了丝丝感动,女儿真是太乖巧懂事了,同时,袁秃子的愧疚感随之袭来。

  (第10节)袁雅婷篇——汗渍

  袁秃子想,那就歇一下吧,便把他沉重的躯体从女儿雅婷纤美的腰身上缓缓移开,他突然发现,女儿雅婷腰背上针织连衣裙内层的丝滑布料已经被汗渍湿透了,正紧紧贴在女儿的美背和蛇腰上。袁秃子再低头一看,他自己肥肚子外的老头式背心上也都是汗水,同时他闻到,那股他再熟悉不过的汗臭味,混杂着女儿雅婷身上悠悠的体香,正从雅婷湿热的后背和腰臀上阵阵散发开来。

  在女儿闷闷的闺房里,导致袁秃子汗流浃背的原因,除了捞不到女儿的员工卡的劳累,更主要的是由于袁秃子对性亢奋小心翼翼地把控和实施所带来的紧张。

  因为袁秃子在女儿身后,不知从何时开始已经进入了亢奋状态,在帮助女儿找东西的幌子的隐蔽下,在自觉不自觉中,袁秃子已用他的老肉根隔着两层布,在女儿一只胳膊被梳妆台和墙夹住而不得不趴着的情况下,偷偷地对女儿一直呵护在她鲜嫩臀瓣深处的肛门和女性外阴周边部位,展开了持续而隐蔽的猥亵。

  (第11节)袁雅婷篇——为父亲提供姿势的三个后果

  身体离开女儿雅婷的那一刹那,愧疚感和罪恶感占据了袁秃子内心的大半,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女儿也有下流的想法,竟然乘女儿之危还行动了,袁秃子下面的老肉根已被女儿刚才的温情关心瞬间打的软了下去。

  之前姿势的原因,直起身来后,袁秃子感觉腰又酸又疼:「哎哟!!!我的老腰哦,真是不中用了。」「老爸,真对不起,您歇一会吧……我也歇一下,女儿我的腰和腿都麻了呢」,说着,雅婷双脚踩着米色鱼嘴高跟,慢慢地把一直并拢着的两条大腿一前一后扭动着,以作放松,同时雅婷嘴里无意识地发出轻微而艰难的「哼~ 哼~ 」声。

  正当袁秃子要放弃继续混账行为的时候,一阵幽幽而奇特的香气从下面飘然而上,袁秃子低下头,只见,女儿被米色紧身针织连衣裙紧紧包裹着的两个圆圆的屁股瓣儿,正伴着雅婷无意识所发出的「哼~ 哼~ 」声一上一下地耸动着……由于刚才为了给父亲腾出足够的空间,雅婷一直保持着蹬直双腿、下压纤腰、后撅翘臀的姿势,她不知道,在父亲袁秃子对她实施的好一阵不道德的行为之后,却对她造成了三个后果:

  1、雅婷连衣裙外层的针织层下摆已上滑,并紧紧勒着她臀瓣中部;2、原本隐藏在雅婷针织裙摆内侧的白色丝质薄衬裙,已经露出了一大截,在上滑的外层针织裙摆紧紧包裹下,那层白色丝滑薄如蝉翼的衬裙正无助地、轻轻盖在她女主人袁雅婷白嫩娇俏的两瓣臀尖上;3、裙摆在上移过程中,雅婷的两只肉色超薄长筒袜的袜根暴漏,在与父亲袁秃子胯部及双腿紧密接触和摩擦的过程中,由于袁秃子刚才用他右侧大腿时不时悄悄地对女儿雅婷的右腿实施着攀爬式的摩擦猥亵,导致雅婷右腿上的那只肉丝的袜根已由雅婷右腿的根部向下脱卷到了她大腿中部,袜根儿卷成了一个浅灰色的细细圆环,正深深地勒在雅婷右大腿中央。

  雅婷不会想到,她给父亲提供的姿势,让猥琐的老父亲从她身后,不但「掀」起了她裙摆,竟然还正在脱着她一条腿上的长筒袜。

  第12节)袁雅婷篇——父亲在她背后悄悄掏出了鸡巴

  当袁秃子看到身前下方的景象,尤其是那圈长筒袜根儿卷成的浅灰色丝袜环儿,正深深地陷入女儿白里透红般、晶莹剔透的右大腿中部的嫩肉里,看着女儿纤细圆滚的大腿嫩肉和嵌在上面的可爱的丝袜环,一种异常强烈的奸淫美女的欲望,瞬间充满了袁秃子的大脑。

  袁秃子心脏的剧烈「砰砰」跳动,竟然带动了他下身那根肉具的迅速勃起和剧烈跳动,宽松的大裤衩急剧被撑大,袁秃子感觉到那根丑陋的尿具被裤头和裤衩束缚的生疼,这样下去肯定不行。袁秃子看着身前上身趴在梳妆台上、右侧面部垫在枕头上、一边在微微扭动下半身、一边睁着眼睛的漂亮女儿那两片轻轻喘息的、晶莹饱满的香唇,袁秃子再也抑制不住了,他把右手从自己大裤衩右裤腿伸了进去,熟练地拨开内裤,把那条丑陋的大尿具顺着他宽松的右裤腿掏了出来。

  憋了这么久,袁秃子终究还是把他那条又腥又臭、暴满青筋、包皮过长、长得还有点歪的18公分的大黑屌放了出来,从内裤中一放出来,袁秃子觉得尿具还在不停胀大,为了减少束缚带来的不适,袁秃子将大裤衩的右裤腿拉到了大腿根部,顺手把睾丸也从内裤中放了出来。

  (第13节)袁雅婷篇——袁秃子的功能性射精障碍

  过去四年中,袁秃子因丧妻和生活压力放弃了最基本的性福,任凭那玩意自己溢出,由于长期缺乏性生活并缺乏手淫,导致袁秃子近两年出现了功能性射精障碍:除了梦遗,现实中几乎达不到性高潮,而且精液只能在寻找高潮的过程中以每次只有微微一小股的方式、需十几次才能完全射出。也就是说,袁秃子只要兴奋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射精,那种爽快感特别轻微,像是特别细微的性高潮,每次却只能射出几小滴的量,而且精液越浓,每次射出的量越少,反之精液越稀,每次射出的量越多。这让袁秃子变得有些苦恼,因为只有在梦遗时,他才能酣畅淋漓地大射一通,他一度以为自己已不是一个正常男人。

  而现在,袁秃子突然觉得竟有些驾驭不了自己那头尿兽,它复活了!而且是不受意志力控制的复活!袁秃子似乎感到了一丝害怕,他害怕今天自己会把这四年乃至十几年、二十几年积攒的兽欲通过强奸的方式统统发泄在身前的、脸蛋儿长得迷人、奶子发育的又挺又大、蜂腰翘臀、纤腿玉足、白嫩可人乖巧娇美的亲生女儿身上,并把男性生殖液一滴不留地射入女儿体内。

  (第14节)袁雅婷篇——下身失去知觉

  看着身前女儿诱人的画面,袁秃子用尽全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左手作遮挡状以备快速应急,右手紧紧握住粗长的大黑屌对着女儿已裸漏着的、中部正嵌着丝袜环的右腿开始悄悄撸动……「老爸,我的腿好麻,一点知觉也没有了,」趴在梳妆台上、右脸枕着枕头的雅婷轻轻地说了一声。

  「大腿还是小腿?」袁秃子觉得雅婷的目光看不到他右手的动作,在欲望的驱使下,他没有停止,边撸边貌似关心地询问道。

  「腰以下都没知觉了,这种感觉有点像飘起来了,嘻嘻,还挺有趣的,嘻嘻」,雅婷边打趣又边关心道:「老爸,我歇一下,玩会手机,你也可以歇一下下,嘻嘻。」没想到女儿竟把身体的麻木当成了快乐,只见女儿顺手从梳妆台上拿起手机,摆弄了起来。

  (第15节)袁雅婷篇——大腿上被父亲撸上了

  粘液那股幽幽而奇特的香气又从女儿下体裙摆中飘然而上,强烈地刺激着袁秃子的嗅觉,袁秃子清晰地感觉到体内一股股江海般的暗涌在奔流,袁秃子一边紧握着鸡巴对着女儿几乎全裸露出来的右大腿的腿根部的鲜肉一下一下地用力撸,一边略带喘息声地对雅婷说:「好吧,雅婷……你可以……趴在那……歇……歇一下……老爸我……站着……歇歇……歇歇……腰……就好了……」说话的同时,袁秃子感到体内一小股粘液通过他的大黑屌端口涌了出来,袁秃子激动而又耐心地端着自己的大黑屌试图把包着长长包皮的屌头向前下方尽可能地向女儿右大腿根部抵近,终于,袁秃子第一滴散发着恶臭的褐色粘液滴了出来,带着粘稠的丝线缓缓滴落在了女儿雅婷右大腿根部细滑剔透的嫩肉上,紧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袁秃子微微地移动着屌头的位置,让这几滴最先涌出的兽液滴在女儿右腿的不同位置的嫩肉上。

  由于这时雅婷身上的紧身连衣裙外层紧紧的针织裙摆已上滑到了臀峰,内层白色丝质衬裙早已暴漏出来,轻轻地遮着雅婷的臀尖,知道女儿下身已处于麻木状态,袁秃子大着胆子用左手把紧紧包着女儿香臀的充满弹性的外层针织裙摆向女儿腰部轻轻一扯,由于弹性太紧,结果没扯动,便放弃了,目标开始转向几乎没有弹性的刚刚遮住女儿臀尖的少许宽松的内层丝质衬裙,袁秃子用左手轻轻掀起那层白色衬裙,两瓣晶莹透红的浑圆臀峰直入袁秃子充满欲望的眼帘,像花儿一样淡粉色的精致丝质小内裤不松不紧地刚好遮住女儿雅婷白嫩深深的臀沟和两瓣娇巧的外阴唇。从这层薄薄的丝质布料来看,包住女儿阴唇的部位没有任何液体痕迹,这说明两点问题,一是雅婷对父亲的性猥亵是毫无察觉的,二是雅婷下体的麻木并不足以导致她尿失禁。

  (第16节)袁雅婷篇——右大腿被父亲偷偷射精

  袁秃子在女儿身后悄悄地对着正玩着手机微信的雅婷激动地打着飞机,从袁秃子黑屌里流出的褐色腥臭粘液一滴接一滴地落在女儿雅婷右大腿根部的裸露部位。

  前些年,袁秃子也曾幻想过把精液射在穿着丝袜的女人腿上,可是那时候老婆就是不爱穿丝袜,那个愿望终究没实现,现在袁秃子明白,他已经有机会在穿着丝袜高跟的亲生女儿的美腿上射精了,即便他知道自己已患上了功能性射精障碍,也知道自己最多只能达到微高潮,但他不想错过。

  看着女儿正在享受她所形容的由于下身麻木失去知觉而产生的「像飘起来」的感觉,袁秃子便少了一分「被发现」的担心,他站在女儿身后,把他左腿跨在女儿微拢的双腿中间,让身体的中心正对女儿雅婷的右腿,然后微曲双腿,把腥臭的大屌头子直接按在了女儿雅婷右大腿中部嵌着长筒袜袜环处的白嫩大腿肉上,用双腿轻轻地把女儿的右腿夹在中间,尽量让龟头紧贴着女儿大腿肉,然后边撸鸡巴边用眼睛余光观察女儿脸部的反应,此事不宜久拖,大约过了两分钟,袁秃子呼吸变得急促,双腿已经紧紧地夹住了女儿的右腿,伴随着身体一阵抖动,只见从袁秃子黑臭的大屌马眼里,2颗黄豆大小的黄褐色的浓稠臭液如同2颗子弹般急速喷出,重重喷溅在了女儿右大腿中部的白嫩皮肤上!!!

  袁秃子此时注视着身前正侧着头趴着玩手机微信的女儿,再低头看女儿白皙的右大腿嫩肉上那两滴被他几秒钟前偷偷射上的黄褐色浓精,袁秃子的嘴角竟微微地抽动了几下,露出了一丝猥琐而冷冷的笑。

  袁秃子没有多做处理,他俯身用双手把嵌在女儿右腿上的长筒袜卷儿顺着她纤细的大腿往上穿回她大腿根部,把那两小滴精液直接包在了里面。

  (第17节)袁雅婷篇——雅婷的左大腿和膝窝

  袁秃子在女儿雅婷身后偷偷地找到了一次细微的性高潮,并成功把两滴小小的精粒喷在了女儿嫩白的右腿上。袁秃子想让女儿知道「生活中、工作中,其实女儿你周围的男人都是注满了精液的机关枪,随时随地都能射你一身的」。

  袁秃子俯身用双手把嵌在女儿右腿上的长筒袜卷儿顺着她圆滚纤细的大腿往上轻轻搓动,看着丝袜口一点一点地吞噬着正牢牢粘在女儿腿肉上的两小滴浓精,在袁秃子把女儿长筒袜口完全恢复穿回到雅婷右大腿根部后,被丝袜包在雅婷大腿上的那两滴精液,已被雅婷超薄的肉色丝袜碾压成了一小片指甲大小的污浊精斑,在女儿大腿上慢慢扩散浸润开来……袁秃子清楚,功能性射精障碍的缘故,使得他的生殖器的感触异常特殊,很难找到大的高潮,兴奋到一定程度,也只能是弱弱的微高潮,而且每次要么射不出精液,也么是极少量的星星点点。

  看着玩微信的女儿没有任何觉察,袁秃子又把目光投向了雅婷被丝袜包裹着的光滑洁净的左腿,袁秃子慢慢的挪了挪身子,右腿放在雅婷那双斜蹬着地、微拢的腿间,袁秃子在大裤衩的掩护下,用双腿慢慢夹住了雅婷的左腿……因为袁秃子一直在注视女儿左大腿根处那紧紧包裹的长筒袜口,他好想知道女儿的长筒袜到底有多紧,为什么能深深地勒住女儿的大腿。

  袁秃子一边注意女儿的动静,一边用左手扯了扯雅婷左腿根部的长筒袜口的那几圈颜色略深的松紧带部位。「好滑、好有弹性,」袁秃子心里默默赞叹道。

  「雅婷,爸爸的腰病又犯了,真得好好活动活动。」袁秃子说这话的同时觉得自己好虚伪。

  「嗯,好的,不着急的,老爸您的身体是最重要的呢,您活动活动吧」雅婷关心地对父亲说。

  袁秃子右手握着那根虽喷了两滴精液、但没有丝毫变软的大鸡巴,把鸡巴努力向下按至冲着地面的方向,左手把雅婷左腿根的丝袜口拉开了一个小口,让鸡巴由上而下顺势往丝袜里钻,龟头部位进去了,一点,再一点,袁秃子的双手在抖动中配合着,直到龟头部位顶到了女儿柔软的膝窝。

  「哦……腰好酸……!哦……」看着自己充血的大鸡巴正和女儿的大腿共用着同一只长筒丝袜,袁秃子禁不住轻轻一呼。袁秃子享受着自己的鸡巴和女儿的大腿被她长筒丝袜紧紧包裹在一起的快感,他双手撑着身前的梳妆台沿,身体由上而下地耸动着,整根鸡巴庞大的海绵体紧紧摩擦着女儿大腿的娇嫩肌肤,在女儿丝袜的包裹中正以别扭的角度艰难的上下穿梭,仅仅过了一分钟,袁秃子被包皮覆盖的龟头顶在女儿左腿膝窝里猛地跳动了两下,渗出了一滴透明的粘液。

  (第18节)袁雅婷篇——雅婷的左小腿

  袁秃子边调整着呼吸,边故作姿态地假装做放松运动,他把依旧怒勃着的鸡巴慢慢从雅婷的丝袜腿里抽出,雅婷大腿处的丝袜顺着父亲鸡巴的抽出轨迹留下了一丝淡淡的湿痕……就在袁秃子鸡巴抽离女儿丝袜的同时,「啪」一大滴暗黄色的精粒突然喷射而出(这时鸡巴的角度已是变为90度水平),直直地打在了雅婷丝质衬裙刚好没遮住的、左臀臀尖下的俏屁股蛋上!!!

  看着自己射出的暗黄色精液和女儿俏臀的白嫩细肉形成的强烈视觉反差,袁秃子本能地后退一步、微微曲腿、下探身体,双眼死死盯着仍被他双腿夹在中间的女儿那裹着薄丝的左小腿,并开始猛撸鸡巴!!!

  此时此刻,在袁秃子眼里,世界上最漂亮的事物,就是女儿这玉脂般、犹如精雕细琢的小腿儿和小脚儿。

  「我要侵犯女儿这条小腿」、「我要停下来,不能再继续,这样对不起女儿」,袁秃子的内心正矛盾地进行着斗争,接连的3次微高潮已使得他的心绪有些乱,「泄欲的冲动」和「对女儿的愧疚」交织在一起……他边思辨、边放慢了撸鸡巴的力度和速度,最后,袁秃子用理性战胜了冲动,他决定就此停手、准备起身,心里想:「女儿雅婷太无辜了」,但此时,体内那团邪恶的暗涌因刚才的沸腾却无法再收回去了,「嗖」的一声,一颗黄豆大小的浓黄精粒径直喷溅在了女儿雅婷左小腿可爱的腿肚儿上,顺着女儿的小腿肚儿缓缓地往下坠流……因为女儿雅婷的梳妆台并不是很高,她上身趴在台面上,双腿正好有点斜斜地蹬在后面的地板上……袁秃子茫然地顺着精液的流向向下看着,他对自己没能控制住射精而后悔不已,为了弥补过失,他急忙拿出短裤裤兜里的一团卫生纸,蹲下身,擦拭着女儿小腿上的那滴浓精。

  (第19节)袁雅婷篇—脚跟儿不经意滑出高跟鞋

  女儿雅婷正与女同事莉莉你一句、我一句地用微信聊着天……由于工作卡看来一时半会捞不上来,袁雅婷想待会儿跟上司李主任请个假,顺便在家休整休整,为了忙最近一个策划方案,袁雅婷上个周末就没休息,一直在单位加班。

  「雅婷,你那个方案做的怎么样了?」莉莉问。

  「我现在愁的也是这个事啊,还没完全做好,本来今天打算一早去单位重新梳理一遍资料的呢……我觉得李主任给的资料不够详实,还有很多细节需要向他汇报呢,并且吧,问题还有……」雅婷。

  ……

  想起女儿已经十多天没休息了,袁秃子心里不由得一酸:[ 哎……女儿刚踏入职场,真的挺辛苦。由于家庭条件一般,我做父亲的也没什么大能耐,没办法在就业上帮助女儿,还好女儿争气,大学毕业后靠出众的实力赢得了一份体面且收入颇丰的工作。现在,我的身体又不好,除了低保,生活来源主要是依靠女儿的收入。对雅婷的这般孝顺,我还能馈赠她什么呢???以我的现有的能力,我还能给女儿雅婷提供什么呢???] 袁秃子内心充满了对女儿雅婷的亏欠,他此时已被自责之心淹没了,对这些年来亏欠女儿雅婷的一切,袁秃子内心充满了强烈的弥补之意。

  袁秃子蹲在地上,掏出兜里的卫生纸,轻轻擦拭着刚刚微高潮时撸射在女儿雅婷纤美的左小腿肚儿上的那1滴黄褐色的浓精。

  他一边自责、一边听着女儿跟同事的聊天,一不小心碰了下女儿左脚的高跟鞋,雅婷精巧的左脚跟儿「酥」地一声从她米色鱼嘴高跟鞋的鞋槽里露了出来。

  (第20节)袁雅婷篇—被父亲弥补的右脚下鞋槽空间

  在此之前,姿势的缘故,已使得袁雅婷腰部以下变得麻木、无知觉,再加上她的右臂被紧紧卡在墙角,动弹不得,雅婷也就一直保持着这种趴伏的姿势。

  袁雅婷此时身体的绝大部分重量都落在了梳妆台上,双腿也因为进入麻木状态而几乎处于不承重状态,似悬非悬地斜立在那儿。

  [ 我现在就要弥补女儿!!!让雅婷知道我这个老父亲是多么的疼爱她!!!

  我需要个空间,即使没有弥补的空间,我也要创造空间来弥补女儿!!!] 袁秃子蹲着身子,右腿一撤、一上,麻利地把女儿雅婷裹着米色鱼嘴儿高跟的双脚并在了一起,往后轻轻一拉,只让高跟鞋的前半部着地,鞋跟儿自然地离开了地面……弥补心切的袁秃子,悄悄地把女儿雅婷的右脚跟儿同样从她高跟鞋槽里剥出,同时保证女儿脚尖儿依旧留在鱼嘴处,以支撑着她小腿的自重。

  袁秃子已顾不得自己那根因自责而处于萎缩状态的鸡巴,硬是拽着裹着长长包皮、软塌塌的鸡巴,连同睾丸一起,往女儿雅婷右脚心下腾出的高跟鞋槽里塞……袁秃子肉具前端的包皮特别长,以至于形成包茎,在完全勃起时,如果不靠外力,龟头根本走不出那一坨长长的包皮。

  由于鸡巴已软,没了指向性,袁秃子蹲着身子好一阵折腾,才使雅婷右脚心下的紧窄鞋槽完全包裹住了他那根裹着长长包皮的软肉虫和双卵!

  (第21节)袁雅婷篇—右脚心被父亲偷偷喷了三滴臭液

  袁秃子竟然创造出了一个用以弥补女儿的所谓[ 空间] ——雅婷正穿在脚上的鱼嘴高跟鞋槽和她温暖柔嫩的脚心所围合的空间!

  为了不让肉虫缩回来,袁秃子往前推着女儿的右脚和小腿,让她鞋跟落地,雅婷的丝袜小脚便慢慢地踩在了父亲袁秃子又黑又臭的大软虫上……不一会,袁秃子的肉虫和双卵在女儿雅婷脚下温热狭小的空间里,发生了奇怪的条件反射——肉虫在不受控制地苏醒翻动,瞬间撑满了雅婷右脚的脚下空间!!

  意识陷入混沌状态的袁秃子一心只想着要弥补女儿,全然忽略了「弥补」的初衷和方式。

  袁秃子双手轻轻握住女儿那只正紧紧踩在他鸡巴上面的右脚,屏住了呼吸,全身心地实施着他的[ 弥补] ……一直藏在长长包皮里的龟头变得铁一般的硬。

  [ 噢……噢……] 一阵抖动,袁秃子那根深深插入雅婷右脚掌下高跟鞋槽深处的大鸡巴,喷出了三滴浓浓的臭液。

  但此时的袁秃子似乎并不满足,他把马眼还往外渗着黄褐色黏液的鸡巴迅速抽离女儿雅婷右脚下的高跟鞋,把高跟鞋重新完全穿回她脚上,让喷射在雅婷右脚掌和鞋槽间的那几滴精液被雅婷用白嫩的小脚儿密密匝匝地踩着!

  袁秃子接着把鸡巴转向了女儿雅婷的左脚,他迅速脱下女儿左脚上的高跟,开始用女儿粉嫩柔软左脚脚心儿和脚跟儿,擦拭他裹着长长包皮的肉具前端所流出的湿粘腥臭的残留精液。

  (第22节)袁雅婷篇—一瓣娇嫩阴唇的意外露出

  袁秃子在女儿雅婷纤细的双腿和小脚上偷偷排解欲望之时,他的听觉、视觉、嗅觉都变得异常敏锐,生怕被身前的女儿雅婷觉察到。

  一阵淡淡的幽香,由上而下飘落,蹲在女儿雅婷脚后的袁秃子闻到香气,不自觉地抬起头,他的目光顺着香气沿着女儿性感的丝袜美腿向上游移,慢慢的,袁秃子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心口一阵闷,急忙深吸了两口气,才感觉好了一些。

  因为眼前的一幕来的太突然,无法不迫使袁秃子进行呼吸调整,袁秃子发现了那阵幽香的源泉——女儿雅婷的那充满魔力的世外桃源洞口(不知何时,原本刚好遮住雅婷小美鲍的那层丝薄小内裤,在雅婷身体的扭挪移转中悄然发生了位移,紧包私处的丝质小内裤的右沿已陷入了雅婷粉嫩嫩的蜜穴缝隙,雅婷整个娇嫩的右阴唇已完全无了罩盖,无辜地暴露在了被她年轻女主人的老父亲所营造出的充满邪恶和危险的空气中)。

  (第23节)袁雅婷篇—父亲本能地对雅婷勃起

  [ 雅婷,那你好好整理一下思路,想想怎么跟李主任汇报吧] ,微信另一端的同事莉莉说道。

  [ 嗯,我一会打电话给李主任请假,实在不行,我今天就在家休息,呵呵,哎,方案的事真愁人啊,一会只能电话汇报了] [ 是啊,我的方案也很不成熟呢,那你在家休息吧,雅婷。] [ 好的,不打扰你工作了,你忙吧,嘻嘻] 或许是预感到女儿雅婷和她同事微信聊天临近尾声,袁秃子的意识猛地从混沌的状态中恢复了正常,同时,他松开了正握着女儿雅婷左脚踝的粗糙左手,像是做贼一样,从女儿身后慢慢站起了身子,袁秃子恍然大悟:哦……原来,之前的自责之心让自己的精神状态出现了异常。

  刚刚回过神来的袁秃子,对之前十分钟里自己偷偷实施在女儿雅婷双脚的行为,感到很是不解,袁秃子清楚地记得,在此之前,他已决定收手,已决定不再对女儿做猥琐之事。

  单纯的袁雅婷不会想到,跟随她一路走过青春的娇嫩小脚儿,现在,已发育成了体弱多病的老父亲渴望用来发泄兽欲的绝佳目标。袁雅婷也不会想到,在自己跟同事聊天的同时,年迈的老父亲竟然在她身后,对她娇美白嫩的小脚儿进行着近乎变态般的猥亵。

  袁秃子感觉,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没发现异常,低头一看,原来是因为他那根腥臭黑红的大鸡巴因持续勃起而胀得难受。看到这,袁秃子内心充满了罪恶感,这完全不是他的本心,他开始连续深呼吸,以让鸡巴能够尽快萎缩下来。

  (第24节)袁雅婷篇—深深的娇嫩小臀沟被父亲无意间直接抵入鸡巴

  「l。o。v。e……love……」,一阵甜美的韩国女组合Apink的歌声响起,袁雅婷情绪也变得雀跃起来,这是她新换的手机铃声,当然更让她高兴的是,来电人是她大学时最要好的闺蜜……「喂,亲爱的,好想你啊……」……袁秃子听着女儿正嗔怒地在跟大学闺蜜发着工作上的各种牢骚……一直以来,袁秃子无法给女儿提供特别优越的生活条件,女儿雅婷从呱呱落地到蹒跚学步,再到如今已经完全可以被性感包臀裙、柔滑丝袜和诱人高跟鞋紧紧包裹住的青春小美女,袁秃子始终深怀愧疚……就在这时,女儿雅婷突然抬起头,转动了一下上身,俏皮地把头向左扭了100度,温柔地说道:「爸,休息好了吗?咱们继续吧,嘿嘿……哎呀,我下身全麻了呢,一点知觉都没了……」女儿突入其来的转身和扭头动作,让袁秃子惊出一身冷汗,他根本没任何心理准备,那根从大裤衩右裤腿完全裸露在外的鸡巴,虽然正在一点一点地萎缩变小之中,但是并没有完全软下来,袁秃子害怕得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如此短的时间内,想把那么一根仍微微胀着的鸡巴塞回短裤裤腿,已是不现实的了!

  在这紧急时刻,袁秃子灵机一动,以最快的速度向前跨了一步,弓腰下伏,用身体遮挡住了女儿雅婷的视线。在此惊吓之下,袁秃子感觉到鸡巴迅速加快了萎缩……太紧张了,袁秃子强装镇定地回答道:「好……好嘞……闺女……咱们继续……」可能是刚才站的太久了,猛地这么一跨步、弯腰,袁秃子的右腿突然抽筋了,「哎哟!我的腿!」还没站稳的袁秃子,因为瞬间失去了右腿的支撑力,身子一个趔趄,他右半边肥硕腰身的重量一下子全部落在了刚接触到女儿雅婷身体的右胯,结实地压在了女儿雅婷的翘臀上。因受到惊吓而完全萎缩的那根老肉虫,也随之没入了女儿嫩白紧实臀瓣间的幽幽臀沟中。

  (注:袁秃子阴茎日常状态长10公分,根部粗8公分;完全勃起长22公分,根部粗16公分)。

  (第25节)袁雅婷篇—失去知觉后的虚无感体验

  「爸,怎么了?」正打着电话的雅婷听出父亲像是身体有恙,急切地关心问道,同时开始转身要回头看看情况。

  「我……我的腿也……也麻了……」袁秃子慌张地答道,「雅婷,不要紧……不要紧……你继续跟你同学聊天吧……」「哦,爸你注意点啊」雅婷。

  「我老爸在帮我捞工作卡呢,刚才他腿都累麻了」雅婷跟电话另一端的大学闺蜜解释着。

  「……」闺蜜。

  「哎……我的腰和腿早就累的没知觉了,还好有我这么好的老爸帮忙,我都快感动死了……!这种失去知觉的感觉还蛮不错呢,形容不出来啦,就是找不到自己的感觉,嘻嘻,」雅婷给大学闺蜜轻松的聊着。

  袁秃子能听出来,女儿雅婷不但不介意下身因站姿导致血流不畅进而失去知觉,反而貌似还很愿意继续体验下身那种失重般的虚无感和漂浮感。

  (第26节)袁雅婷—(侵入篇)父亲的龟头滑入雅婷的生殖系统

  袁秃子为了不让女儿太注意身后,故意没说起腿抽筋的事,免得引来女儿的过度关心。袁秃子宽大的前胯紧紧压在女儿雅婷挺翘的后臀上,他双手撑住女儿纤腰两侧的梳妆台沿,支起肥硕的上身,边休息边缓着气。

  在此期间,已然完全萎缩下来的肉具,似乎变得灼热而火辣辣的,并且,肉具也被挤压的着实有点不适。袁秃子料想,应该是由于鸡巴第一次如此直接而亲密地置于女儿雅婷的娇嫩臀沟而导致心情过于激动,再加上右腿抽筋无法站立而只好使鸡巴一直那样沉沉、紧密地抵在女儿深深的臀沟里而使得热量无法及时散出,所以才导致出现热辣和不适感。

  就这样,袁秃子一直等到抽筋的右腿渐渐地没那么疼了,才觉得休息的差不多了,便准备起身,打算放松放松右腿,同时缓解肉具的不适之感。

  袁秃子双脚站立,缓缓直起上身,开始把他宽大沉重的胯部从女儿娇俏的性感嫩臀上移开。

  刚移开稍许余量,再一后撤,袁秃子只觉得他的下身被一握柔性十足的韧力紧紧地向前拽着,后撤不得!

  直觉和触觉告诉他:肉具的前端肯定是别在了某个地方,不然怎么会抽不开呢。

  袁秃子不由得紧张起来,急忙后移上身、低头下看,这一看,不要紧,吓得他从松懈之中猛然一惊醒,只见:一根又黑又长的老肉虫,如同加油管一般,正软塌塌的地连接着自己肥硕的前胯和女儿雅婷香俏的美臀,肉虫的前端一直伸入到了女儿白嫩臀瓣间幽幽的臀沟,包茎的鸡巴最前端,连同女儿雅婷粉色丝内裤的右沿儿,已自然地陷入了雅婷白皙大腿根部的粉嫩桃花蜜缝小口,薄薄的丝内只紧紧地包着主人的左阴唇瓣儿,那瓣早已暴漏在空气中的娇美晶莹的右阴唇瓣,正静静地含着父亲那吐着热气的腥臭黑屌的一端。

  看到这,袁秃子也意识到:女儿雅婷的娇嫩桃花小穴,正是他肉具前端灼热感和火辣感的所在。袁秃子丝毫不知在什么时候,他那条已完全萎缩下来的软软的腥臭黑屌的包茎部分,竟从雅婷身后、鬼使神差般地进入了女儿下身生殖系统最外端的那个始终紧闭着的、只有两三公分深的小腔包——姶瓣腔,探入了女儿婀娜柔软的身躯。

  (姶瓣腔:雅婷下身系列内生殖腔道的最外端腔体,内接主阴道腔,其外沿自然收紧形成阴道口,外连着小阴唇;腔体娇小、紧致、且富有弹性;腔道通体由5、6瓣晶莹饱满的鲜粉姶瓣儿紧密围合。)。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53aa.com 加入收藏夹!